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邀约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他有一种全身笼罩在冰窖中的感觉,因为陈锐周身上下散出的杀气实在太可怕了。他有种感觉,就算对方手上不用力,自己在这种杀气下也承受不了十息。

    “三息时间,说清楚为什么跟踪!”陈锐话语冰冷,周身杀气惊人,毕竟他现在距离白家府邸不算远,若是身份败露,后果不堪设想。纵使他最终无恙,可夏晚儿和青麟很难幸免。

    这少年内心已经升起了一股强烈到极致的死亡阴影,自知今日一旦解释不清,必死!

    “有人让我送一道讯息给前辈!”这少年总算机敏,当下毫不犹豫开口。

    陈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少年立刻会意,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玉简,颤颤巍巍递给了陈锐。

    陈锐双目精芒一闪,接过玉简后,松手放下少年。少年一动也不敢动,浑身颤抖中,忐忑的看着陈锐。

    陈锐对着玉简灵识一扫,内中一张路观图,还有一道讯息立刻浮现在脑海:请道友来天来阁一叙。

    陈锐沉吟片刻,淡淡开口,道:“没事了,你走吧。”

    闻言,少年双目忽然恢复了灵动,当下对着陈锐躬身一拜,道:“谢前辈。”

    陈锐挥了挥手,少年立刻站起身,一溜烟地离开了胡同。他是真怕了,仅仅是被对方的杀气笼罩,就有一种立刻会死掉的感觉。而他十分清楚,那不是感觉,而是真实,这神秘的面具前辈的确仅仅靠杀气就能将自己震杀。

    “前辈,说说此刻白家内顶尖修士的修为吧。”陈锐忽然开口道。

    “年轻人,你太没有长进了,老是依靠我这个残魂。罢了,你先说说看。”佾云子的声音响起。

    “嗯,在我的感应中,内里有三个归元后期修士,不过具体达到归元后期的什么层次就无法探知了。”陈锐缓缓道。

    “能做到这样也算过关了。的确有三个归元后期修士,而且其中两人距离归元圆满只差半步。以你现在的实力,一对一都勉强,一对三的话必死无疑。而且,白家府邸内除了这三人外,归元中期的修士也有七人。嘿嘿,上一次攻打青蛟宗的修士有这阵容,只怕……”佾云子道。

    陈锐内心一惊,额头上瞬间冒出了细汗。佾云子说得没错,如果上一次青蛟宗面对的是这种阵容的话,他也只有一个下场,跑路!不过这样一来,就没办法履行当初对沉凡发下的道心誓言了。

    “看这种架势,苏门对青蛟宗的灵脉还没死心啊。而我想要在白家老祖身上得到《洛水赋》以及当年桃花村惨案的真相,就更加困难了。”陈锐脸色有些难看。

    “这就是你该烦恼的事了。对了,刚才那小修交给你的玉简上都说了什么?”

    “有个神秘人物相约。”陈锐说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对于这神秘人的邀约,陈锐内心是抱着谨慎的态度的。这邀约来得莫名其妙,不得不谨慎。

    “哦?这倒有些意思了,你在白水郡内可没有什么相熟之人,而且你来到城内也不过是一天时间,也没和其他人起过什么冲突,怎么可能会有人邀约?”佾云子道。

    “这也是令我感到莫名其妙的原因。不……不对,冲突虽然没有,但是昨日在酒馆和一个自称为无浪的修士打过照面。”陈锐忽然道。

    “你说是那个修行雷功法的小子?”佾云子道。

    “雷功法?你说那个叫无浪的人吗?”陈锐有些惊讶。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眼力吗?”佾云子道:“嗯,昨日进城之后一切都很正常,也不像身份败露的样子。而那小子倒是和你说过几句,如果说有修士邀约,也只可能是他了。”

    陈锐和佾云子都不是什么迟钝之人,一番分析后,锁定了这唯一可能的结论。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往天来阁走一遭吧,我倒要看看这无浪在耍什么花样!”陈锐双目一闪,沉声道。

    有了玉简当中路观图指引,陈锐倒是省下了不少麻烦。他在郡城内快速行走,约莫半个时辰后,就来到了一座名为天来阁的客栈面前。

    确定了此地的真实性后,陈锐并没有直接进入,而是先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客栈。

    “公子,你回来了?探查的怎么样?”见到陈锐安然归来,夏晚儿自然欣喜无限。

    “不出所料,如今白家府邸内高手如云。”陈锐表情凝重,沉声道。

    “那怎么办?”夏晚儿担忧道。

    “不急,接下来你们两个先陪我去一个地方。”陈锐道。

    “好。”夏晚儿道,对于陈锐的安排,夏晚儿一向是无不遵从的。

    一旁的青麟看到夏晚儿对陈锐这样百依百顺,当下就不爽了,劝道:“晚儿姐姐,你对这家伙也太顺从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女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工具,用完就会丢弃,你可要小心些。”

    夏晚儿不由莞尔,笑道:“不知道你这丫头在说什么?”

    青麟却正色道:“我娘亲说了,天底下的男人除了父亲外,就没有什么好人。你看这家伙,一肚子坏水,指不定又打什么主意了。”

    陈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喂,你哪里看出我一肚子坏水了?难道你忘记了,如果不是我帮忙,你青蛟宗早就败亡了。”

    青麟却是不屑道:“哼,那是你别有目的,总之除了我爹爹外,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陈锐不由扶额,叹道:“真不知道从小到大,沉夫人都给你灌输了什么思想!短短几句话,就把‘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个观点强调了三次,真有你的。”

    青麟道:“这些都是我娘亲亲眼所见,怎么会骗我?”

    陈锐无语,也懒得和这小丫头在这莫名其妙的问题争执什么,转移话题道:“走吧。”

    三人很快离开了客栈,陈锐在前,夏晚儿和青麟在后,往天来阁走去。路途中,陈锐一直沉默,倒是夏晚儿给青麟讲起了陈锐的种种事迹,似乎想要改变一些青麟那根深蒂固的观念。

    当陈锐和两女走入天来阁时,一个小厮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前辈这边请。”

    对于小厮的这种态度,陈锐没有丝毫意外。之前,他来到此地时,就已经感应到天来阁内有一个归元后期一个归元中期两个高手。而这一次前来,陈锐并没有刻意将修为尽数收敛,对方察觉到自己到来实属正常。”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