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布计(二)
    白衣儒者点头道:“饶悲风是数部客卿中禁制一道最强者,不过此人性情古怪,虽为我苏门客卿,却不为门规约束。能令他感到有兴趣的事物,唯有术算和禁制。门中这一次派他前来,算是投其所好,就不知此人会不会准时到来了。”

    身材高大修士道:“饶悲风此人我也听说过,的确了得,这一次有他前来相助,青蛟宗护宗大阵已经不再是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反倒是青蛟宗的实力。最近这段时间里,我方大军屡屡受挫,这令我等不得不谨慎一些。”

    白衣儒者微笑道:“无妨,一旦出师不利,届时自有高手会来帮助我们。”

    白玄机双目瞳孔一缩,迟疑道:“苏……苏兄是说他们?”

    “正是。”白衣儒者说。

    自从和北山黑虎联手那一刻开始,陈锐就已经着手布计。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而这些天内,南水郡越发的热闹起来,因为郡内各处大街小巷,都张贴着南水郡白家发下的两张通缉令,被通缉者是一男一女,从通缉令上面的样貌来看,是陈锐和夏晚儿无疑。毕竟,夏家修士见过他们二人。

    然而,这时候陈锐和夏晚儿早在和北山黑虎会面后,就已经离开南水郡郡城,再一次来到了洛水村。

    这一日,洛水村中一处空地上,两道人影纵横交错,时而有剑击之音传出,每一次交击,便有冲击席卷,剑气纵横。

    “晚儿姑娘,不错嘛。”一道身影自风中闪现而出,淡笑道。

    “公子就别取笑我了,晚儿知道公子手下留情了,而晚儿却已经竭尽全力。”夏晚儿手持长剑,脸色苍白,胸口不停起伏着。

    而在村子的另一处,一个黑衣身影早就盯着这一幕,此刻视线扫视了一下陈锐和夏晚儿两人,目光越来越亮,因为眼前这一男一女正是白家发布通缉令上的人物。

    此人名为钱涛,修为只在聚灵前期,乃是南水郡附近的一个散修。钱涛虽说修为不强,可修炼了一种可以隐藏气息的秘术,此秘术颇为玄妙,一旦施展,就连归元期的老怪也无法察觉。

    此刻钱涛目光炯炯,将自己的修为气息完全隐藏后,便匆匆离开了洛水村。在离开洛水村后,他立刻临空而起,向着南水郡方向飞去。

    就在钱涛离去时,陈锐的目光有意无意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公子,计划顺利吗?”夏晚儿问道。

    “还成,现在就差最后一手了。”陈锐笑道。

    再说钱涛,此时在飞行中,内心砰砰狂跳,他回想起陈锐和夏晚儿的容貌,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他这一次只不过是无意间经过洛水村,便察觉到村内爆发出极其凌厉的灵力波动,当下他便施展秘术将自己的气息隐藏,悄悄接近灵力传来之处,没想到会见到白家通缉令上悬赏通缉之人。要知道这一次悬赏,白家可是许下丰厚的奖励。而且并不需要擒住这两人,只需将这两人所在的位置告之即可。

    自己若将这消息献出,定能获得那笔丰厚悬赏金,想到这里,钱涛目中露出火热。他已停留在聚灵期多年,久久未能突破,这一次若能得到赏金里的丹药,定能突破至结丹期。

    钱涛速度颇快,但还是恨不得自己的速度能够再快一些,好让自己尽快回到南水郡,到达白家府邸。

    在飞行了三个时辰后,钱涛终于来到了南水郡城,他一进入郡城,立刻疾驰起来,良久他便来到了白家府邸大门口。

    钱涛走上前去,对着白家两个门卫道:“烦劳两位通禀一声,就说我钱涛有要事求见白家族长。”

    当中一个门卫看了钱涛一眼,声音有些慵懒:“刚进去一个,现在又来一个禀告要事的,走走走,我家族长可没空见你。”

    两门卫的修为虽然比钱涛来的低,但对钱涛没有丝毫尊敬之意,此刻更是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

    对门卫的态度,钱涛丝毫不在意,咬牙道:“两位,在下的确有要事,这一次路过某地时,恰好见到了通缉令上那两人。”

    门卫一惊,道:“好,你随我来,如果事情非你所说,那么后果自负。”

    钱涛连忙跟随门卫走进,一路直行,来到了一处大殿,尚在殿外,便能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曲乐以及阵阵欢笑之声。

    大殿外,站着一排排护卫,这些护卫的修为均是不弱,在钱涛看来,丝毫不会弱于自己。

    “这就是大家族的底蕴啊。”钱涛内心暗叹。

    门卫带着钱涛匆匆而过,直接走进大殿,只见大殿之中,放着几张桌案,几个儒者打扮的修士坐在其后。

    这些人目光专注,盯着眼前的歌舞。从他们的神情可以看出,这些儒者意在看舞,而不是舞蹈之人。钱涛就不同了,他只是瞄了一眼舞姬,就不由吞下一口唾沫,然后立刻低头不看。

    大殿主座之上,端坐着一个颇为俊朗的中年男子,此人不怒自威,颇具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当然其人修为也极为不弱,已是结丹中期。

    就在钱涛和门卫两人进入大殿时,中年男子神色一凝,道:“白磊,有什么事?”

    门卫恭敬道:“族长,这位朋友说见过通缉令上那两人!”

    话语出口的瞬间,周遭空气瞬间一凝,那中年男子目光一亮,右手一挥,那些舞姬顿时左右散开。

    “此事当真?”中年男子看向钱涛,问道。

    钱涛不敢怠慢,连道:“千真万确,几个时辰前,晚辈在洛水村见过他们。”

    中年男子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朗声道:“来人,带这位兄弟去道藏领取赏金。”

    很快便有一个白家族人走进大殿,将钱涛领了出去。

    “诸位,此事事关重大,白某亲自禀告老祖还有两位前辈知晓。”说完,中年男子身形一晃,出了大殿。对于钱涛所说,中年男子没有丝毫怀疑,毕竟在白水郡境内,没有哪个聚灵期修士敢拿白家的通缉令开玩笑。

    中年男子走后,那些留下来的儒者却开始讨论起了之前的舞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