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神钉破血龙
    “姓陈的,这都是你逼我的!”白玄机低喝落下时,在其身体周围,便有无数血红的符文闪烁而出,这些符文一个个弥漫血腥气息,透着一股子阴森。这些血色符文密密麻麻,将白玄机整个身体笼罩,它们不是去攻击陈锐,而是迅速钻入白玄机体内。

    一阵仿佛野兽般的嘶吼从白玄机口中传出,他深知自己受伤太重,一切术法,在陈锐那层出不穷的手段下,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尤其是想到对方那神妙的剑术神通,内心更是不安。

    他早已看出,眼前之人心机缜密,对于这一次行动早就成竹在胸,现在更有那无惧疼痛,肉身强悍的尸傀在身边不断干扰,若不早下决心,处境会越发不妙。

    因此,他才会将自身最强的术法施展出来,希望能博得一线生机。

    随着血色符文融入身体,白玄机的肉身立刻变得血红,而且立刻膨胀起来,仿佛全身的血液就要喷出体外。

    原本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白玄机,在施展了这诡异的术法后,面貌全非,更像是一具血尸。

    此刻,白玄机面目狰狞,一根根充血的青筋在全身各处鼓起,仿佛无数血色蚯蚓在蠕动,看起来非常恐怖。

    “砰砰!”原本还在皮肤之下的青筋竟然齐齐冲破皮肤,那些皮肤碎末仿佛腐烂的泥土一样,哗啦啦自空中掉落下去,立刻白玄机的身体周围充满了一层浓郁的血雾。

    一声充满痛苦的长啸,白玄机双手掐诀,往自己的眉心点去,顿时一股奇异之力自眉心传到他周身各处,他的双目凸起,直勾勾盯着陈锐,狰狞吼道:“秘术,血龙筋!”

    在他嘶吼回荡的刹那,立刻全身发出砰砰的巨响轰隆隆传出,只见白玄机周身蠕动的血色青筋,居然在这一瞬间,直接冲破血肉,化作一条条红色的毒蛇,彼此迅速交错在一起,无限叠加后,竟化作一条小型的血龙,直奔陈锐轰击而去。

    陈锐神色凝重,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术法,照理来说一个人全身筋脉脱出体内,必死无疑啊!他本没有斩杀白玄机的打算,只是想趁他重伤之际不断游斗消耗,最终生擒。

    毕竟,洛水村惨案与《洛水赋》一事还得着落在他身上,此事事关当年桃花村惨案,若不探个清楚明白,陈锐内心南安。

    然而,白玄机此刻施展的秘术给陈锐带来一股浓郁的生死危机,若是被这血龙沾上,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必定重伤甚至身死的下场。

    虽说如此,此龙速度极快而且似有灵,已将自己牢牢锁定,此时此刻,已经由不得他再手下留情,想要对抗这式秘术全力以赴还怕不胜,哪还有心思生擒白玄机?

    就在陈锐准备施展自己最强剑术时,佾云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小子,快用默灭神钉,默灭神钉正是这种血肉之物的克星。”

    陈锐脑海中立刻有一道奔雷炸响,神色立刻平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那一条条血筋交错汇聚而成的血龙,已然带着一股极为霸道的气息,仿佛要撕裂这天地,极速临近陈锐。

    庞大灵力弥漫的同时,更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在临近陈锐的瞬间,这血龙张开大口,轰然间对着陈锐一口咬下。

    陈锐神色平静,冷笑中一拍乾坤袋,那两枚默灭神钉立刻飞出,直接钉在了血龙的上颚上。

    就在钉住血龙的瞬间,默灭神钉立刻红芒极速闪烁,每一次闪烁,便会吸取血龙一部分的血肉,到了最后,肉眼已经看不出两次闪烁之间的间隔,只能看到两枚默灭神钉上掀起了滔天的红芒,遮盖了整个天空。

    “咻!”在默灭神钉的强悍异能下,那血龙已被吸收得干干净净。

    一声惨叫,自白玄机口中传出,紧接着一口散发恶臭的黑血,自他口中喷出,旋即全身摇摇晃晃跌落地面。

    就在这一刹那,陈锐收起默灭神钉,身子动了。他一步迈出,身形已经融入风中,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重伤垂死的白玄机身旁,右手极速掐诀,指出之际有着紫金之气环绕,瞬间化作了一朵庞大的紫金莲花,然后将全身血液弥漫的白玄机包裹。

    两人一起落到了地面上,陈锐看着紫金莲花中受伤濒死,全身血液弥漫,脸色惨白到了极致的白玄机,长长吁了一口气。

    方才那短短数息之间,若是没有佾云子提醒,自己已经施展最强剑术神通与这诡异术法硬拼了,如此一来,那么下场只有一个,两败俱伤。

    此刻白玄机全身颤抖,似乎抵挡不住皮肤溃烂,失去全身筋脉的剧痛,而看向陈锐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恐惧。他已经被陈锐最后施展的两枚奇异铁钉吓破了胆,只因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法宝,竟然能够在短短数息间,就将他以秘术催动,由全身青筋凝聚而成的血龙吸收殆尽。

    陈锐冷冷的望着白玄机,手持秋水,缓缓抬起,立刻剑气纵横,刹那间秋水剑上已经被一股浓郁的黑色剑气笼罩,旋即往白玄机一指。

    看到这一幕,白玄机真的怕了,虽然他施展了秘术重伤濒死,可也只不过濒死而已,若是给他一段足够长的时间休养,还能恢复原来的筋卖,得以不死,毕竟,他丹田内的元婴尚存,只要元婴存在,便有恢复的本钱。然而,此刻陈锐若一剑刺来,却是必死无疑。

    “陈兄,有话好说,莫要杀我,一切要求,我都同意!”白玄机瞳孔猛地收缩,盯着那黑气弥漫的秋水剑,苦涩道,他能为一族老祖,绝不是什么无脑之人。方才与陈锐一战,自己的最终秘术被破解后,已然毫无抵挡之力,对方若想杀自己,也只在一剑之间。然而,陈锐并没有这样做,还多此一举将自己封印,显然,陈锐对自己没有必杀之心。如此一来,若是交流得当,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我需要知道有关洛水村惨案和奇书《洛水赋》的一切。”陈锐平静道。

    白玄机仅仅只是沉默片刻,立刻道:“若我说出知道的一切,陈兄能否放我一条生路?”

    陈锐双目一凝,冷冷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说,现在就死!”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