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为谁执着为谁狂(一)
    “无法饶恕,比起这家伙最无法饶恕的是我自己。”陈锐喃喃,手中紧握秋水剑,双眼深处,一丝丝哀伤夹杂着杀机涌现而出,有自责更有对血咒的杀机。

    他脚掌猛然一踏,整个人拔地而起,顿时一股狂暴无比的灵力波动如同惊涛骇浪一般自其体内席卷开来,秋水剑缓缓飞出,来到了他的背后,道道剑鸣之音回荡。

    此刻他身在半空,闭上双眼,兵阶深渊者之强,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草木皆兵,可能只是此人的神通之一,他必定还有更强的杀招。

    血咒修为已经超越普通的归元大圆满,修为上也远远超过了陈锐。因此,无论是神通还是修为,甚至是法宝,陈锐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丝毫优势。

    即便是配合法宝默灭神钉,陈锐也没有十足把握将其斩杀。可陈锐内心却对此人有着必杀之意,于是便有了取巧之意!

    他身在半空,双目井壁,脑海中回荡着接受紫金莲传承时,看到剑尊流浪剑子施展过的仙神劫第一式,剑翼!而紫金莲本人也施展过一次。实际上,陈锐在传承结束后,也努力感悟这一式剑术神通,可每一次都是失败,偶尔有一两次能够施展而出,那也是只具虚表,没有任何攻击之力。

    不过,陈锐相信,这一式剑术神通,在剑极洲大陆上应该没有什么人能够看透,毕竟其出现之时,剑意剑气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那剑尊师徒施展剑翼的情形,此刻清晰地印入陈锐的脑海。陈锐脑中那巨大的剑翼,渐渐凝实,心态调整到之前那几次成功施展而出时,这一刻,他猛然睁开双眼,其眼内闪过一丝莫名之色。与此同时,他背后秋水划过一道剑花,紧接着一只由无数长剑交织而成的巨大剑翼。

    陈锐只是随意看了血咒一眼,他忽然有一种凌驾于天地之上的感觉,好似他就是那个跳脱轮回,凌驾规则之上的剑道无上大能。至于那兵阶深渊者,更是在他眼中如同蝼蚁一般。

    陈锐背后的巨大剑翼,加上那俯视众生的眼神,被血咒看在眼里,令他心神第一次感到恐惧,惊骇!

    “这……这种目光,这种剑意,只有在我在圣城时,第一次见到渊帝时,才有类似的感觉,即便是渊帅也不曾具备!”血咒身子一阵,身体四周的灰色气息,立刻不受控制地乱舞起来。

    陈锐似乎有些明悟,剑翼亦是剑意!他伸出右手,往下一点,一点之下顿时那巨大的剑翼猛地一扇,,顿时天空一暗,无数道夹着各种奇异之气的虚幻之剑,如倾盆大雨一般,往血咒倾泻而去。

    血咒身体巨震,弥漫在他四周的灰色气息顿时不受控制起来,汹涌澎湃,这代表他的心已乱。

    在这一刻,他眼前所见的一切,都被这漫天的奇异虚幻之剑取代。一股无法战胜,无法抵挡,甚至就算闪避,也会被其轻易追上的感觉,在其心中蓦然而起。好像这一式剑翼神通,便是蕴含了天地,这无数虚幻之剑,便能屠灭一切生灵,足以灭世。

    这种感觉环绕心间,血咒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这无数虚幻之剑,虽说还未临近,仅仅气势,便几乎摧毁了他的心神,摧毁了他的道念。

    血咒挣扎的咆哮一声,他身为兵阶深渊者,本就是为天地所不容之生命,此刻一股不甘的情绪,在其心中疯狂涌出,他抬头看向迅速临近的无数虚幻之剑,脸上出现一股疯狂之色。

    包含天地又如何,能够屠灭生灵又如何,能够摧毁一切又如何,这一切本就应该是深渊者的能为。

    血咒身形拔地而起,一声不屈的咆哮回荡天地,一直紧握手中的血红长剑忽然变大,旋即直接崩溃开来,化作无数猩红血球,冲天而去。

    “血剑之咒!”血咒咆哮道。

    那无数奇幻之剑临身,但就在这一刻,却是威风拂面。这些虚幻之剑一一从他身上透体而出,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这很正常,凭眼下陈锐的修为和领悟,施展这一式只有其形,没有其实,如果能够完美施展那逆天的仙神劫第一式,反倒怪了。如果凭现在的他能够完美施展,这一式也就不会被剑尊保留在仙神劫之中了。

    血咒一怔,这种表情,在他脸上几乎很久没有出现过,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经历生死险关后,内心兀自出现地不由他控制的余悸。

    “死!”就在他心神恍惚的瞬间,陈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手中秋水黑气环绕,正一剑往他后心刺入。

    血咒不愧为兵阶深渊者,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身形略微侧身,避过了要害。然而,他却发现,一股剑气猛地从透体而入的法剑上席卷开来,向他体内各处冲击而去。

    “啊啊啊啊……”血咒疯狂地嘶吼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时内心没有丝毫犹豫,身形立刻后退去。

    然而,陈锐根本就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身形一闪欺身而进,汇聚快,准,集中三大要诀的简单剑术,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往血咒周身笼罩而去。

    血咒闷哼一声,显然在陈锐之前出其不意的一击下,受伤不轻,当下毫不犹豫,手掌一握,原先化为无数血球的红色长剑,已经重新凝聚在其手中。

    此刻,他避无可避,只得挺剑迎击。

    天空之上,一时之间,人影交错,双剑闪电般交击,低沉的剑击脆响,夹杂着无数狂暴纵横的剑气,一圈又一圈的席卷开来。

    渐渐的,一股恐怖无比的剑气龙卷风,以两人交战为中心,向着四周疯狂蔓延开来。

    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斗法,这已经是在修为的基础上,纯剑术的比拼。陈锐的剑,快,快得令人不及反应,准,准得令人心神惊惧,集中,集中得令人无法抵挡。

    血咒越战内心越是焦急,他深知与陈锐这般斗剑,自己只要有一丝丝懈怠,就会在瞬间被他刺成蜂窝,斩成碎末。太不可思议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剑术,也从未与人这般斗法过。这哪是斗法,分明就是凡人间的武林高手之间的比斗。可血咒半点都不敢分心,因为眼前之人施展的剑术虽说都是一些基本剑式,可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看起来像是无赖打架,却又剑剑直指要害,威力更是惊人。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