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为谁执着为谁狂(终)
    ”这就是剑意,无论是术法还是剑术,未必就有固定的姿势,固定用剑之法,只要能够达到打击甚至是击杀对方的目的,无论什么姿势,有没有固定形态都无所谓。这正是接受传承时,剑尊流浪剑子教导紫金莲说的话。

    两道身影,几乎是在刹那间便已交手无数合。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战中的血咒越来越狼狈,虽说得保要害不被攻击,周身上下其他地方已经留下了无数道伤痕。而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再合陈锐纠缠下去,自己必死无疑。他内心暗恨,如果不是之前陈锐偷袭,以他巅峰状态,倒也是无惧陈锐这种疯狂的打法。

    “铛铛铛……”伴随着剑击之音,无数狂暴的剑气,继续蔓延,直接将方圆十里之内的地方尽数笼罩,可见双方斗剑之激烈。

    远处,已经结束战斗的北山黑虎看着这一幕,那十里之内的剑气,已经浓郁到了一种骇人的地步,就算自己冒然走入,想必也会十分难堪。

    至于无浪,则是一脸惊惧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若是自己被这股剑气笼罩,必定是九死一生。

    已经被完全压制的血咒此刻头皮发麻,“这是个疯子,他的修为是借助外力才得以疯狂暴涨,此刻肉身分明已经支持不住这股疯狂暴涨的修为,都快要崩溃了,他还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难道不怕就此道消吗?”

    眼下情况正如血咒所想,此刻的陈锐周身鲜血弥漫,每出一剑,身体之上就会喷出一股血雾,就因为这样,出剑上才会略有偏差,否则血咒早就已经身亡。虽说如此,此刻血咒的情况也没有比他好上多少。

    剑气风暴席卷中,北山黑虎看到了,两个血红的身影不断交错,身形如鬼似魅,可各自手中之剑更是没有闲着,每一剑都是精彩绝伦,威能惊天。

    北山黑虎不由张大了嘴巴,这剑若是往自己身上招呼而来,他甚至连一剑都挡不住。更令他惊讶的是,陈锐已然成为血人,可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这是何等的执着,何等的忍耐力,又是何等的疯狂!

    “疯子,此人是个疯子,我不能和他继续打下去,速退!”越来越吃力的血咒内心惊恐到了极致,在硬吃陈锐一剑后,他的身形借力瞬间往后倒卷了数百丈,在喷出一大口鲜血同时,周身红芒大闪,往远处遁逃而去。

    陈锐周身血雾缭绕,目中更是充血,一股股专心的剧痛往自己心神袭来,可他连哼都没哼一声,和她的付出相比,自己这种痛又算的了什么?

    这个深渊者,他必须杀,一是为了替夏晚儿报那一爪之仇,二来,如果被其逃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而且日后必定麻烦不断。

    陈锐极速掐诀,四周忽然狂风皱起,天空忽然乌云汇聚,化作云海旋涡。

    “天丛冥剑!”陈锐口中低吟,夹杂着天地之力的狂风乌云在逆反融合戒的催动下,尽数被秋水剑吸收,眨眼间,秋水剑已然变成一把十丈大小的滔天黑剑。

    他一拍乾坤袋,那赤红长弓瞬间飞出,迎风变大。陈锐不假思索,咬破舌尖,直接一口精血喷了上去,顿时赤红长弓嗡鸣大作,威能顿时增加数倍不止。

    陈锐催动全身灵力,化作一双虚幻大手,开弓,上箭!此箭并不是之前和赤红长弓配套的长箭,而是那把十丈大小的滔天黑剑,陈锐此刻身上的一切之力,修为之力,肉身之力,甚至是剑道之力,等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凝聚在了这临时组合的弓箭之下。

    “死!”陈锐一声低吼,拉开如圆月般的弓弦,猛然间松开,弓弦嗡鸣惊天而起,取代此刻天地间的一切声息,在极速弹出时,那天丛冥剑随着弓弦而动,在那弓弦内巨力的作用下,离弦而出。

    天地剧变!

    一股震耳欲聋的尖啸之音,在天丛冥剑冲出的刹那,卷天而起,这一剑破开了周围空间,如同死亡之虹。疯狂的冲了出去。

    “咔嚓咔嚓!”陈锐的身子被反震之下,身体轰然有了崩溃的迹象,连续退后数十丈,还是无法彻底抵消那开弓之力,鲜血溢出下,其身倒卷,直奔远处落下。

    但他的双目却是盯着前方,神识锁定着不断逃逸的血咒的身影,带着狞笑,盯着那惊鸿一剑,呼啸而出。

    远处极速逃逸的血咒察觉这一幕时,脸色直接变得惨白,这一剑迅速绝伦,威力更是惊人无比,尚未临近便已感到眉心刺痛。

    他知道自己无法闪避,也无法逃走,咆哮中猛的转身,手中血红长剑猛的抛出,化作一副铠甲将将其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他还无法安心,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具巨大的骸骨挡在前方,此骨上下透出一股诡异而强大的气息。

    但就在巨大骸骨出现阻挡天丛冥剑的瞬间,便轰轰崩溃,成为无数碎片倒卷,身穿血红铠甲的血咒惨叫中身子退后,但还没等他退出一步,那惊鸿一剑已经传透骸骨,将血咒笼罩。

    轰的一声,血咒身体外的铠甲碎裂,紧接着身体崩溃,就连作为深渊者命脉的命核也随之瓦解。

    “轰隆隆!”在击杀血咒后,天丛冥剑的余力有所消散,但威力仍然强大,此刻呼啸间瞬息便往远处而去。

    “轰!”数息过后,大地猛的摇晃了一下,想来那是因为天丛冥剑爆裂的缘故。

    就在这时,一道血红之芒从血咒崩溃的肉身中猛的射出,直奔陈锐而来。

    此刻的陈锐,内外交困,受伤极重,这等足以让修为大幅度跌落的伤势就算放置不管,都难以痊愈,更何况他体内灵力爆冲,不出半刻,他便会爆体而亡。

    因此,在这道血红之芒极速而来时,他已没有任何能力闪躲,眼睁睁的看着此芒轰向自己的胸口。

    他已经看清,这是一道异样的符文,通体血红,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此符文直接穿透自己的左胸,最终落在了心脏之上,化作了一道咒印,狠狠地刻了上去。

    陈锐不由感到全身一震,紧接着,全身上下竟然透出一股舒爽的感觉。他自然是十分诧异,仔细感应了一番后,终于明白过来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修为之力正在不断减弱,而导致这一结果的源头,自然是那奇异咒印。”,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