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不速之客
    ”“好久不见啊!”陈锐对着寒羽微笑道。

    寒羽微微一怔,指了指自己,有些迟疑道:“前辈是和我说话吗?”

    陈锐点头。

    寒羽更加觉得奇怪了,他可不记得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有这种高手,当下迟疑道:“还请前辈恕罪,晚辈的确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前辈了。”

    寒羽的说话时极为恭敬,对于之前的收徒一事自然不敢提起半句,以他的实力去收一个能灭杀天劫的存在为徒,这不是自取其祸嘛。

    “哈哈,这百多年虽说不上沧海化桑田,可我的变化还是有点大的,我就是陈锐,当年在乱魔域闪雷宗旧址,你我的确见过的。”陈锐微笑道。

    话音落下,寒羽的瞳孔不由一缩,当下仔细凝视着陈锐,然后他的表情从迟疑到确定,再到震惊,到了最后,他张大了嘴巴,喃喃道:“你……你真的是陈道友?”

    陈锐点头道:“千真万确。诸位,这一次陈某能够恢复修为,倒也多亏了你灭天宗。陈某思虑不周,从而引起天劫,给灭天宗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此事是陈某的过错。”

    咎灭天连忙抱拳正色道:“前辈不需客气,我灭天宗能帮到像您这等高人一点小忙,实乃我宗之幸。至于损伤一事,前辈不必再提。”

    陈锐摆了摆手道:“不需多说,此事就算我陈锐欠你灭天宗一个人情,将来若是有什么为难,可以让我出手一次,以弥补这一次损失。”

    咎灭天和寒羽对视一眼,旋即客气道:“那晚辈也就不再矫情,谢过前辈!”

    陈锐脸上露出笑容,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此时此刻,随着天劫的散去,阳光重新普照大地,周遭氛围都陷入一片祥和之中。

    然后,仅仅只是片刻后,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这种祥和。那是一驾马车,由一头全身已是骸骨的骷髅马牵引着,正从天际极速而来。

    马车内,庆熵一边喝着杯中美酒,一边搂着一个妖艳美女,大手时而在女子身体上游走揉捏,在女子的娇声之中,男子笑声更甚。

    “前方正是灭天宗,奇怪了,灭天宗内应该没有能够触发天劫的人物才对啊。难道?”庆熵喃喃道,忽然他双目一凝,看向灭天宗的方向。

    “庆熵大人何需烦恼?既然已经确定是灭天宗,那么前去查问就可端倪,想必在大人面前,灭天宗之人还不敢撒谎!”那妖艳美女呵呵笑道。

    这一次,庆熵没有开口,而是皱着眉头,不知为何,刚一踏入灭天宗的范围,就立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踏入了某种极为危险的地区,似乎就是在这小小的灭天宗内,隐藏着会让他心惊肉跳的存在。

    这种感觉,的的确确存在,使得他的内心更加谨慎起来。

    片刻后,他这辆马车已经来到了灭天宗宗门上方,凌空而立。

    “庆熵大人,灭天宗到了。此地确有残余的雷霆之力,在这里一定出现过天劫!”妖艳女子缓缓道。

    “魅姬,你出去问个明白!”庆熵喝了口酒,挥了挥手,道。

    微笑中,魅姬走出了车棚,缓缓落下地面,看向灭天宗的一众高层,随着她视线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忽然目光一凝。

    她的目光,凝聚在了一个身穿粗布麻衣,满头白发的青年身上。这青年看起来一脸温和,容貌甚是俊朗,更有一股无法言喻的气质从他周身散发而出。

    魅姬立刻有了好感,刚要说话,眉头又立刻一皱。

    他的修为,让人看不透,乍一看似归元前期,仔细一看又仿佛是归元中期,凝神细查,却是归元后期,当回过神来时,那人明显就是归元大圆满。

    这一幕,立刻让魅姬内心强烈警惕起来,甚至在这某一瞬间,她发现眼前之人和庆熵执事一样可怕。

    “灭天宗怎么会有这等修士?难道此人是弓道不世出的老怪?”魅姬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灭天宗正是弓道附属,有弓道本宗内不世出的老怪来到灭天宗,这也不是件奇怪的事。

    不过,魅姬很快就发现似乎什么地方,出现了违和感,到底是什么?

    那边,灭天宗众人见此女忽然从骷髅马车内走出,内心已经十分震惊,能够毫无阻拦就能进入灭天宗宗门,就已足够说明眼前这妖艳女子的不凡。

    当察觉这妖艳女子的修为在归元后期时,脸上的表情愈加凝重。实际上,魅姬此女并非庆熵随手掳掠的女修,她是悬空城内的铜牌执事,是一个修为达到归元后期的高手。

    此时此刻,双方表情均是十分凝重,唯有陈锐一人目光平静,因为他已经察觉除了此女外,骷髅马车内还有另外一人,此人修为极强,应该已经超越了归元大圆满,否则灭天宗之人也不会没有察觉了。

    不过,魅姬也仅仅只是谨慎罢了,在她的判断中,就是眼前这粗布麻衣的小子修为再高,她也丝毫无惧,这不马车里还坐着一个悬空城排名第六的高手,银牌执事庆熵呢。

    这种实力,莫说在灭天宗这等弓道的附属宗门,就是在弓道本宗,都是绝强的存在。不然的话,悬空城怎么能够在剑晨星上一手遮天呢?

    不过,她感到的那股违和感,实在找不出来源。

    “呵呵,没想到堂堂弓道附属宗门灭天宗竟会这么狼狈!不知诸位可否和妾身说说,方才灭天宗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会引动天雷?”魅姬呵呵一笑,将一缕青丝挽在了而后,风情万种地说道。

    当她话语刚一说出,忽然就发现了自己感到违和的地方,原来竟是出在对方站立的位置上。

    按照粗布麻衣青年和灭天宗众人所站的位置来看,他们之前应该是相距三丈,面对面站立,这种位置,显然有点分庭抗礼的味道。

    若这粗布麻衣青年乃是弓道不世出老怪,那么他和灭天宗众修就是一家人,站立的位置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正常情况,一旦有外来者闯入,该是那粗布麻衣青年领头,其余人跟随在后,迎上前来才对。

    而自己径直到来时,丝毫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局面,这粗布麻衣青年表情虽然平淡,可灭天宗众修的表情却是十分凝重。”,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