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肉垫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叫什么叫,压一会儿又不会死。”公良一边说着,一边解开绑在身上的绳子,把圆滚滚放开。

    圆滚滚一得到自由,立马往公良跑去,呲牙咧嘴怒气冲冲的咬着他的鞋子。

    “嗷嗷嗷嗷”

    什么带我玩好玩的东西,你就是拿我当肉垫的,压得我疼死了。我要咬死你,咬死你。

    圆滚滚大吼着不满的咬着公良,把他那用没多久的兽皮靴子咬得一塌糊涂。

    天地良心,公良从来没想过要拿它当肉垫。不过这主意不错,下次可以注意。

    他连忙解释道:“哪有,若不是你挡住我的视线,那雪橇能撞坏掉吗?说起来都要怪你。”

    这锅圆滚滚可不背,听到他的话,顿时嗷嗷叫道:

    ?都是你,都是你,我才不坐那雪...什么撬呢?我不坐我不坐。

    公良的鞋子都快被它咬烂了,连忙说道:“好好,不坐就不坐,那你到果子空间里面去,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这下总行了吧!”

    听到公良的话,圆滚滚用它傻呼呼的大脑袋想了想,感觉可以,就放过了他。不过却对那吓到自己的雪橇非常不满,即使已经撞烂,它还是过去狠狠的踩着。原本已经撞烂的雪橇,更是烂的不成模样。

    这时,公良才想起放在胸前的小鸡,连忙把它抓了出来。

    小鸡蔫蔫的,软软的,眼睛都闭着。

    不会是死了吧!

    公良吓坏了,使劲的摇着小鸡。

    “啾...啾...啾...”,不知道是感觉到了公良的关怀,还是被他摇醒,小鸡睁开眼来,有气无力的叫着。

    看到小鸡醒来,公良就把它放在地上。小鸡全身软绵绵的,直接倒在雪堆里。圆滚滚和小鸡处出了感情,看它这样,也没有继续在碎烂的雪橇上发泄不满情绪,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看到小鸡还躺在雪堆上,它就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一下,两下,三下,似乎感觉味道不错,还要继续舔下去。

    嚓,你以为是棉花糖,还是糖葫芦,舔什么碗糕。

    公良一巴掌将这憨货拍开,把小鸡捧起来,喂了些水,又在它身子上揉搓起来。

    片刻后,小鸡恢复体力,又精神十足的“啾啾啾啾”叫了起来。

    看小鸡没事,公良算是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死了呢?

    人和动物处久了就会有感情,就像自己养的儿女一样,变得多愁善感,时时刻刻要去关怀注意。这种情绪真是要不得。

    公良感叹了下,看已近中午,就从果子空间拿东西出来吃。

    现在他煮东西都煮出了经验。早上吃完东西,他就将专门打制的三脚万锻钢精炉洗干净,然后放进兽肉和水,点上火放在果子空间里慢慢熬煮。这样到了中午时候,只要调下味道,基本上就有东西吃了,十分简单。

    吃完饭,休息一会儿,他们就继续赶路。

    漫漫雪海,仿佛没有边际。

    前行路上,并不是永远都是晴好天气,有时也有漫天风雪,有时也有雾气弥漫。这种天气,公良往往会停下来,或遁入果子空间,或在厚厚的积雪下挖个洞呆着,等到太阳出来再又赶路。

    一路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是无数个日起日落。

    越往前走,积雪越薄。

    有一天起来,他看到覆盖巨树枝上的白雪在慢慢融化。

    渐渐的,积雪不再,露出下面肥沃泥土,被冻得枯黄的小草开始从泥土中钻出新嫩的芽儿,越来越大,似有勃勃生机在其中蕴育,忍不住要喷发出来。

    春来了。

    春天的到来,给原本惨白的大地换上了绿色新衣,从表到内都焕然一新。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也变得一片苍绿。

    行走路上,也逐渐出现凶兽踪迹,以公良现在的力气,大部分都是被打杀的份,所以一路前行都是横冲直撞,无所畏惧。

    只是随着气候转暖,天气开始变幻无常,不是弥漫着浓浓白雾,就是下着绵绵细雨,要不然干脆就是大雨倾盆,引起山洪,淹没了一大片低洼树林。

    又一阵大雨袭来,断断续续下了几天,公良在果子空间呆得烦了,就想在外面巨树上盖个木屋住,等天晴了再走。

    于是,他就到外面,趁着雨势不大,砍了几棵巨树,在一棵巨高的巨树上搭起了一间差不多80平方的小木屋。

    雨又变大了,公良看着雨珠如珠帘般不停的从屋顶滚落,蓦然想起前世西湖边的垂柳。

    也是这个季节,自己举着画扇走在断桥上,沐浴春雨,一缕遐思,冀盼良缘。

    “啾啾啾啾”

    小鸡在屋中四处走着,不时跑到公良身边,探头往下看,几十米高的巨树,看下去有点触目惊心。

    为了预防雨水带来的潮湿和阴冷,公良盖房子可谓下了一翻力气。不管是屋顶,还是前后左右墙壁,都是加了一层厚厚的木板,也就是两层木头墙面。所以,即使是沐浴了几天的绵绵细雨,屋里面还是没有一点潮湿的感觉,也没有春季的阴冷,只有雨水冲刷天气过后的清新。

    走了这么久,公良虽然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但他感觉,自己离海不远了。

    看着外面的雨,不由皱了皱眉头,已经下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

    还是原来冰雪天好,有时坐雪橇,一天都能走百十里路。不像这种天气,一旦下雨,林中充满瘴气毒蛇不说,山路也变得泥泞不堪,非常难走。

    一般像这种山路,得要天晴后两三天才能走,但这两三天后说不定又下雨了。

    这雨,下起来连绵不绝,下得都让人有点绝望。

    想了想,公良从果子空间里取出一个铁锅,在上面放了几块干燥的柴火点燃,然后又取出一根凶兽骨头来。

    自从学会骨卜后,他一直很少用,即使是在路上迷失方向,他也是顺其自然。在他以为,人生就是因为充满未知,才显得那么精彩。若时时刻刻知道前路是什么,那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当然,预知危险除外。

    毕竟,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活得久一点。

    两者并没有冲突。

    这次,为了看雨什么时候会停,说不得要骨卜一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