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卜
    密林上空,笼罩着一层厚厚迷雾。

    雨,如丝线般不停的从上倾泻而下。

    屋内,一团火焰炙热的燃烧着,上面一根兽骨不停的被火焰灼烧,从干燥的血红变成煞白,过了一会儿,又转为焱黑。

    公良坐在火旁,紧紧的盯着焱黑兽骨,一句句玄奥的古语以莫名音符,跌宕起伏的从他嘴里吐出,周围的雨声在此刻变得静寂起来,只剩下一阵阵音波从屋中荡漾而出。

    燚热的火焰妖娆着舞姿,不停的炙烤兽骨。燚(读:意)

    渐渐地,焱黑的兽骨化为焰红。

    似乎热到了极点,兽骨终于忍不住火焰的摧残,猛然迸裂开来。

    “哔...啵”

    仿佛远古的道音,响彻在灵魂深处。

    公良进入到一种莫可名状的境界之中,眼前突然出现一幅画面,一片迷蒙的空间中,山势起伏,丛林密布,上空大雨倾盆。那雨好大,鸡蛋粗的雨线从上泼下,丛林中水势猛涨,一股股水流从外涌来,将丛林中的巨树淹了一半。

    蓦然,他瞪大眼睛,他看到丛林中巨树上有一栋木屋的身影,好像自己住的地方。

    雨势愈急,水势越来越大,一点一点的淹没巨树,眼看就要淹到木屋脚下。

    雨,忽然停了,转眼间,天上出现阳光。

    那阳光穿透重重云雾照射在下面。将要淹没树林的大水涤荡着波涛,被光一照,顿时辉耀出璀璨的缤纷色彩。

    画面就此而没,公良从莫可名状的境界中清醒过来,还未来得及回味,就见手中兽骨化为一堆灰烬。一股饥饿感从身体传来,来不及多想,连忙拿出放在空间万锻精钢炉中熬煮的凶兽肉,凶猛的吃了起来。整整吃了一炉兽肉,才从这股饥饿的劲头中缓过来。

    “呃...”

    公良打了个饱嗝,转过头来,就见圆滚滚和小鸡圆睁着大眼看他。

    不是看他怎么吃那么多,而是这炉凶兽肉本来都是它们一起吃。现在他一个人吃了,它们俩个吃什么。

    察觉到它们心中的疑问,公良说道:“放心,等会儿我给你们弄好吃的。”

    听到有吃的,圆滚滚就放心的回去兽皮上继续趴着,小鸡倒是好奇的在那边探头探脑的走来走去,也不知在看什么。

    公良将万锻钢精炉收起来,静静的坐在篝火旁想着刚才一幕。那景象太过玄奇,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以前骨卜的时候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景,大部分都是通过崩开的兽骨裂痕,对照巫给他的骨卜之道兽皮卷内容,看到底预示什么?完全没有过今天这种情景。

    难道是自己骨卜能力增强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还是说以前骨卜都是错的,这次才是真的?

    没头没脑的,完全搞不懂嘛!

    那巫也是,传也不传好一点,什么事都没说,就让自己悟,悟个毛啊!

    其它先不说,这次骨卜消耗的能量着实惊人,不仅粉碎了一根高级兽骨,连他体内的精纯气血也消耗了许多。即使吃了一炉凶兽肉,现在还感到身子一阵阵空虚,四肢无力。看来以后若是没有强大的兽骨支撑打底,或者有巨量的气血精华在身,真的是不能轻易骨卜了。

    因为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刚才脑中出现的画面也是惊人,雨势之大真是前所未闻。

    不过越是大雨,越是不能持久。以前老家下雨都是这样,这个他有经验。

    就是看那雨下大后,水势淹没地面,还差点淹到木屋底下就有点不行了。看来自己得换个地方,免得真被水给淹到了。

    想了想,公良走出外面,也不顾扑面而来的细雨,往远处望去。

    雨雾迷蒙,看不清太远地方,但依稀可以看见前方有座挺拔的高山,那边地势应该可以避过脑中画面中的大雨才是。想着,公良就把木屋中的东西和圆滚滚、小鸡收起来,顺便把身上穿的万锻钢精铠甲脱下。

    他必须尽快赶到前面山上,并在天黑之前盖起一栋木屋。

    其实他也可以住到果子空间里,但谁知道雨要下多久,在里面又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跳下巨树,公良疾速在雨雾中穿梭,不一会儿就被雨水淋湿,但他仍然不管不顾的前行。

    原本以为前面的高山不远,谁知道跑了几公里还没到,看来古人说的“望山跑死马”也不是没有道理,最后赶到山上,天已经暗了下来。

    到了山上,他连忙把路上砍的巨树从空间中取出来,飞快的搭起木屋。

    最近他搭木屋有了经验,熟手熟脚,速度很快,到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就把木屋搭好。和刚刚住的那栋一样,也是两层木墙的屋子。因为是在地面,所以特地以吊脚楼的样式搭盖,以防止下面水气上升,沁湿木屋地面。

    公良还在木屋周边挖了几条水沟,将水排到山下去。

    一切准备完毕,他就着雨水洗了个澡,才回屋里取出铁锅点燃篝火,拿着凶兽肉烧烤起来。片刻后,一股肉香弥漫在木屋之中。

    圆滚滚和小鸡顿时围了过来。

    圆滚滚更是馋嘴的嗷嗷叫着,小鸡好点,只是在旁边啄着一块还没烤的兽肉,没办法,都是馋的。

    翌日醒来,公良看到天气并不如他骨卜的那样大雨磅礴,反而没有下雨,只是白雾迷蒙,笼罩着这片天地。

    难道骨卜错了?公良搔了搔脑袋,感觉不可能呀!昨天骨卜的画面太真实了。

    到了中午,迷雾散去,天气转晴。但没有出太阳,天气变得焖热起来。

    下午时候,天猛然暗了下来。那是一种黑的暗,几乎看不到周围的事物。这种暗持续到了夜里,雨下了起来。起初很小,逐渐变大,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公良骨卜中所显现的鸡蛋粗的雨线。

    磅礴大雨如天河倾颓一般,疯狂的往下泼来,完全没有片刻停息。

    而且,这雨并不是公良所想的那样,下了一会儿就停,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直到他第二天醒来还在下。

    下面丛林的水慢慢涨了起来,渐渐淹没草丛,淹没低矮的灌木,淹没小树,再慢慢淹到大树和巨树身上。

    一如骨卜所显,大水从远处涌来,慢慢淹到昨天他住的木屋脚下。

    这时候,前面就是一片汪洋大海,除了没有被淹没的山头和巨树顶冠,到处都是水。

    看着眼前情景,公良估摸着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大海,而眼前情景,则有点像前世天文大潮,海水倒灌的样子。没想到自己在这边住了几天,却不知道大海离自己这么近。他也庆幸自己没那么快到海边,要不然若遇到这种大雨,凑巧又是天文大潮。

    白天还好,若是晚上,自己又凑巧睡在木屋,夜里海水倒灌进来,自己哪还有命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