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鼋桥现任督通
    海风微抚,微波晃动,海面的蓝光,在月色映照下,显得那么的梦幻,迷离。

    忽然,一头巨大的白头巨鼋从海面冒出,猛然望月长哞。

    它的声音好像召唤的号角,接着,就见一头头白头巨鼋陆陆续续从海中浮出,仰头吸收月光,肉眼可见,一柱柱月华被它们吞入腹中,有些逸散开来,漂浮在众鼋之间,形成一层薄薄的月黄迷雾。

    “鼋桥吗?”

    公良放眼望去,无数白头巨鼋布满海面,好像一条沟通海岸的桥梁,远远看不到尽头。

    眼前发生一切,和前巫兽皮卷上记载的完全一模一样,想来这应该就是鼋桥了。

    生怕鼋桥沉没,不敢耽搁,他连忙收起圆滚滚和小鸡,跳入水中,往最近的一头白头巨鼋游去。

    来到白头巨鼋身边,抓着鼋甲艰难的往上爬。

    这白头巨鼋非常大,最小的背甲都有十几米,公良在焱部钓到的那些巨鼋在这些面前如同鳖孙一样,毫不起眼。

    白头巨鼋只顾着仰头吸收月亮菁华,都没察觉到他。往前看了看,距离另外一头白头巨鼋还有段距离。不过这段距离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以跳过去。看了看,在鼋甲上助跑几步,猛然跳了起来。

    “嘭”的一声,身子稳稳落在白头巨鼋背甲上。

    因为发出的声音太大,公良生怕白头巨鼋察觉,连忙趴在鼋甲上,还做出随时进入果子空间的准备。

    过了一会儿,看没什么事,才继续往前跳。

    前巫兽皮卷中并没有记载具体的离去方法,只是指示往东而行,所以他也只能继续往东。

    越往前跳,迷雾越是浓厚,但漂浮在白头巨鼋中间的发光水母,和白头巨鼋的眼睛就好像一盏盏明灯般,在茫茫迷雾间给他指引。

    刚开始跳的时候,他还不熟练,速度很慢。等适应下来后,速度越跳越快,最后都不用在白头巨鼋上休息,飞速的往前纵跃奔跑,宛如在平底行走一般。

    奔跑时的呼吸带入大量迷雾,这迷雾是白头巨鼋凝聚的月亮菁华,一入腹中就被两叶树的果子空间吸收转化入丹田,那真气也跟着一点一点的增长起来。

    起先公良也不知道,后来休息才察觉到,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路,他也来不及顾这些,停一下后,就继续往前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但感觉应该有几十里路,但前面依然一片迷蒙,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不过,他毫不气馁,继续往前奔跑纵跃。

    又跑了一阵,眼前忽然出现一片黑影。透过重重迷雾,抬头望,依稀能看到一座山的影子,难道说快到地方了?

    公良心中欣喜,连忙加速往前跑去。

    又跑了两个小时,当他跳上一头白头巨鼋后,发现前面已经没了巨鼋。走到边缘,就看到眼前出现一片纯净沙滩,沙滩的尽头是一片广袤丛林。

    终于到地方了。

    公良差点欢呼起来,他从来没想过埋头赶路,不知前路是这样一种挠心的煎熬。

    回头看了看,迷雾似乎越来越浓,所有的白头巨鼋已经被掩蔽在重重迷雾之中。公良转回头,就想上岸。忽然感觉这样上去有点可惜,这些迷雾可都是增长真气的好东西,不如先在这里修炼一下,晚一点再过去,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

    想做就做,他就盘腿坐在最后一头白头巨鼋身上,闭目瞑心,意沉丹田。

    当他闭眼之时,脑中倏然出现巨犀望月图。

    一缕月光透过迷雾照在眉心,连同周遭迷雾也被带入眉心空间之中,化成一滴滴清凝月露融入冰晶玉露之中。冰晶玉露的数量,缓缓增长起来。

    公良极力想着意入丹田,不让巨犀望月图控制自己思维。

    他的反抗有点用处,一丝丝月亮菁华集聚的迷雾随着他的呼吸进入腹中,被两叶树上的果子空间转化为真气。可他却还有点贪心不知足,干脆用前世看过的一个采气法门,张口对着月亮菁华聚成的迷雾吞咽起来。

    这种采气方法有个弊端,就是采集到的气体驳杂不堪,以后需要花费无数时间精力来淬炼精纯。

    但他体内有果子空间在,所有吞入的气体被迅速转化,真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

    只是一会儿,他体内的真气就从龙眼大小,到鸽蛋大小,再到乒乓球大小。

    眼见丹田真气持续增加,公良就开始借着不停涌入体内的真气开始冲穴。

    前阵子他又冲开下脘、建里、中脘、上脘四穴,这时真气被他御使,连过前面几个穴位,直上巨阙,无数真气夹带着冲击的巨力,竟然一冲而过。

    公良再接再砺,御使着真气穿过巨阙,通鸠尾、入中庭、直逼膻中。

    膻中乃人体重穴,关卡牢固,但在真气洪流中也没抵挡多久就被冲开。随后真气毫无阻碍,一路直上承浆。

    但到了承浆后,真气就难以寸进。

    公良索性将真气收回丹田,过了一会儿恢复过来,真气还略有增长。他开始御使真气下丹田,破石门、关元、中枢、曲骨、会阴诸穴,然后从会阴过长强,欲冲督脉。

    督脉起于长强穴、止于龈交穴,单28穴。

    分别为:长强、腰俞、腰阳关、命门、悬枢、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哑门、风府、脑户、强间、后顶、百会、前顶、囟会、上星、神庭、素髎、水沟、兑端、龈交。

    任脉已通,若是再冲开督脉,那就算通了小周天。

    但想一气冲开诸穴也非易事,所以公良将真气暂停于长强,积蓄真气。

    随着他大口吞咽和呼吸,大量的迷雾被转化为真气。

    真气越聚越多,直到长强穴有点涨疼的感觉,公良草觉得真气已经蓄积得差不多,开始御使真气冲出长强,循脊骨,过腰俞、阳关、命门诸穴,直入百会。

    百会乃诸穴之首,人身之要害,穴位牢固,一时竟然冲不开。

    不得已,公良只好将真气停下,再次积蓄真气,等到真气充沛后,再次冲穴,一次、两次、三次...,一次次的冲击,百会穴终于有所松动。有见于此,公良连忙御使所有真气蜂拥而去。

    “轰”

    突然,公良感觉耳边传来一阵巨响,仿佛晴天霹雳般,一阵雾状气体猛然冲入脑海,头部刹时膨大如鼓,两只耳朵也变大变长,伸出好远。

    人,一时竟变得有点昏昏沉沉。

    过了一会儿,进入脑海的气团慢慢收缩变小,化作一股清灵凉爽的泉水,顺着前额缓缓流下。过前顶、囟会、上星、神庭、素髎、水沟、兑端、龈交诸穴,与打通的任脉相接,真气彼此循环,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

    至此,任督二脉俱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