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星辰古树
    片刻后,公良清醒,昏沉脑胀的感觉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从未有过的清爽。

    脑子更是清晰异常,逐渐忘却的前世画面,此时如电影胶片般,一帧帧从眼前飞掠而过。

    “咦...”

    蓦然,他发现奇异一幕,竟然能看到自己的血管、肉、内脏,和一条条运行气血的经脉。

    仔细看去,任督之间有股气体,上者上,下者下,如江河流水,缓缓而动,连绵不绝。顺着真气的流动方向观察一会儿,他发现额前眉心位置,似乎有一丝光亮,不觉投眼望去。

    突然眼前一暗。

    再复光明时,意识已经出现在一片迷蒙空间中,里面漂浮着一团焱火,而旁边则围绕着一圈冰晶玉露。

    公良心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那焱火怎么像自己在部落看到的祖神焱火。

    心中好奇,不由往那焱火看去,倏然,脑中出现一幅画面。

    一片昏沉天地之间。天上一片混蒙,地上一片树林,林中一头巨兽追逐着一群狼奔豕突的猎人。接着,就见混蒙天空坠下一团炎炎焱火,刚好击中那头巨兽。火焰炙热无比,巨兽瞬间被焱火烧死,只留下一片灰烬的树林和一堆白色骨灰。猎人们感恩戴德的叩头跪拜,并把这团焱火燃烧剩下的火花带回族**奉。

    从此后,天上落下的焱火就成了那猎人族中的图腾祖神。

    “这不是自己在祖神殿中看到的浮雕壁画吗?”公良诧异道。

    画面还在继续。

    祖神殿下的空旷所在,一团巨大的幽蓝火焰在黝黑黑木上漂浮,忽然有大量青烟涌入,那幽蓝火焰吸收青烟后越来越大,最后竟然迸裂开来,分成一大一小两团火焰。小的栖息于黝黑黑木之中,大的漂浮在地底空旷空间,四处游荡。

    这时候,在祖神殿中的公良刚好有一丝意识探来。它顿时好奇的跟随意识飞过去,到了眉心空间之内。

    公良看到这幅画面,不觉苦笑不已,原来当初还是自己做的错。

    焱火在眉心空间安身后,倒也安份,甚至还帮部落度过一劫。公良通过它的视角,看到了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还有冰晶玉露的生成。

    只是他很奇怪,冰晶玉露是让人吃了变聪明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呢?还有如此神奇的变化,真是让人奇怪。

    一幅幅画面飞速掠过,让公良重新看了一次自己的经历。

    忽然,画面一转,意识又出现在空旷的地底空间,寄居在黝黑黑木上的幽蓝火焰分身变大了一些,吸收着从上面飘下来的丝丝青烟,似乎感觉到什么,幽蓝火焰不停的摇曳身子,公良竟然能够从中感觉到欢喜。

    画面一变,出现祖神殿中祭拜焱火的画面。

    巫和部落勇士跳着苍莽古巫,旁边老人皮鼓相和,唱着部落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激昂古曲。

    公良见巫垂垂老矣的身子竟然如年轻小伙一般轻盈跳舞,第一次感觉当部落的巫不只需要丰富的知识,看来还是一件体力活。

    过了一会儿,祭拜结束,众人散去。他甚至能听到大家轻声的话语。不觉古怪异常,难道自己真的亲临了一场祭祀,自己明明就在这里,怎么过去的?蓦然,画面一转,自己又回到原来的迷蒙空间,不知怎么回事,自己和焱火之间忽然有了一丝联系,似乎能够感觉到它在想着什么。

    看它此时摆动的妖娆身姿,分明就是无限的喜悦。

    公良悄悄探出意识如同对待圆滚滚和小鸡一样,摸了摸,瞬间从焱火身上传来欢喜异常的感觉,就好像圆滚滚小时候一样,屁颠屁颠的。

    他也是运气好,在焱火初有意识前得到它。现在的焱火,就如同婴儿一般,一片白纸;要是焱火等成长起来,接触无数生灵,生成自己完整的意识后,他才去接触,肯定被焱火焚烧而死。

    摸了摸,公良又往围绕在焱火周围的冰晶玉露看去。

    此时冰晶玉露已经凝聚到十一滴之多,重重叠叠,形成一个宛如莲台一般的冰晶玉露台。

    公良轻触一下,一片冰凉,意识竟然又清晰了几分。

    迷蒙空间除了焱火和冰晶玉露之往,什么都没有。呆了一会儿,公良就感觉泛味,想出去,但怎么出去呢?心中念想,突然一暗,就出了迷蒙空间,眼前依然出现内视血肉经脉的画面。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直呆在丹田中的两叶树和果子空间,就往丹田看去。

    丹田之中,两叶树扎根在虚无之中,果子挂在一片叶子之下。他发现两叶树好像比他上次见到的要苍老得多,而果子似乎又大了一点。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仔细看去,突然从两叶树上传来一股漩涡,将他吸了进去。眼前顿时一暗,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再醒来,他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混沌中,四周蒙蒙,如天地之初,身边是一棵接天连地的两叶苍劲古树,上面挂着一颗远比自己丹田中果子大的果子。

    或许,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果子,而是一颗星球了。

    忽然,一道冷冽光芒从极远处扩散开来,瞬间充斥整个混沌之地。光芒所过之处,所有事物灰飞烟灭,云消雾散。

    两叶树也不例外,被冷冽光芒扫得只剩下那颗星球大果子。那果子就这样漂浮在虚空之中,也不知怎么回事,越来越小,变成一颗黑珠子。后来混沌之中有了生物,有了树木,有了河流,黑珠子就从虚空掉落下来,被泥土掩埋,直到遇到公良。

    这就是两叶树的前世今生,和焱火一样,通过感知将自己的经历告诉公良。

    那黑珠子其实就是上一棵两叶树星球大的果子凝聚而成的精华种子,它的使命是再次蕴育出两叶树,而长出来的两叶树使命就是生出果子,并以自身养分让它成长。等果子长大,它就会同黑珠子种子一样,被果子吸收,消失。

    若有一天,果子空间破灭,果子就会重新化成黑珠子种子,流落凡尘,直到被人发现。

    两叶树有个名字,叫星辰古树。上面的果子也有个名字,叫星辰籽。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提供生长,果子里面的空间就能无限成长,直到成为一颗真正的星辰。

    星辰籽的成长需要掠夺大量的天地灵气,所以才会遭天地所忌,陨落凡尘,也不知过了多少纪元,竟然被公良得到。

    从星辰古树中出来,公良唏嘘不已,星辰古树的画面虽然只是记载它的一生,但又何尝不是在诉说一个平凡人的成长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