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小子有礼了
    “嗷”

    “不要叫,要是让它跑了,信不信我把你黑熊猫眼打成紫色的。”

    公良躲在一棵巨树后面,低声的对旁边嗷嗷叫的圆滚滚训道。

    他们在狩猎,前面是一头白鼻角鹿,看来是离群行走,附近并没有种群。只要是鹿,就没有听力不好,跑不快的。所以公良听到圆滚滚的叫声,才会训它。圆滚滚也是好意提醒他,可以上去了,见他不仅不领情,反而骂它,就生气的把头别在一边。

    大荒之中,不像祖地,多是凶兽,但这里更多的是实力强横的荒兽。

    公良也拿捏不准眼前白鼻角鹿是不是荒兽,所以不敢正面对上,只能偷袭。

    白鼻角鹿似乎听到声音,抬头四处看着,耳朵更是动了动,听着声音。过了一会儿,看没有动静,才又低头品尝身前一片美味的青苔。

    好机会。

    公良猛然从树后窜出,人未跑,手中短矛已经掷出,速度疾快,白鼻角鹿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短矛狠狠刺在身上。感觉不妙,它甚至连头都没抬,就转身急跑,却哪知另外一根短矛随后飞来,刺在大腿上。疼得一个踉跄,往前跌倒,又迅速站起,就要跑。但哪来得及,公良已经持矛追来,手中长矛如电般,猛然刺入白鼻角鹿脖子。

    矛势不减,狠狠刺在旁边巨树上,将白鼻角鹿挂在那里。

    白鼻角鹿挣扎了一下,最终无奈的死去。

    公良用力将矛一抽,一股鲜血喷射出来。

    “嘭...”

    高大的白鼻角鹿倒在地上,压坏了一堆杂草。

    后面圆滚滚和小鸡这时候屁颠屁颠的跑了上来,一个埋头猛喝鲜血,一个左啄啄右啄啄的捡着便宜。

    公良也拿出水囊装了一袋兽血,喝了一口,充沛的兽血精华立马充斥在整个身子,刚才消失的力气又补了回来。

    白鼻角鹿的血要比凶兽血来得高级,想来应该是荒兽了。

    这么多兽血他也喝不完,就把白鼻角鹿收进果子空间,将心头血收起来后,就在鹿身上刺了几个口子,把血放到三色稻田里,顺便把鹿皮、鹿角等杂七杂八没用的东西扔到小黑水池分解,然后才带着一大堆白鼻角鹿肉出了果子空间。

    找了个干净地方,清理一下。

    公良从果子空间里取出一个铁架,将白鼻角鹿肉用一根专门烧烤的粗大铁钎插着,放在架上,点了一堆火烤着。

    一边烤,一边翻,一边刷上用盐、小溪鱼粉和稀释野山椒粉组成的调味料。

    不一会儿,肉香就飘了出来。

    圆滚滚的口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小鸡可不像它那样,只是睁着大眼,直直盯着架上烤肉。

    过了一会儿,看肉还是没熟,圆滚滚顿时没耐心的叫了起来,“嗷嗷嗷嗷”,公良,肉怎么还没熟呀!

    “熟什么熟,我烤肉的都没说话,你这吃肉的倒是叫了。你再叫信不信我不给你吃。”公良乜了它一眼说道。

    “嗷”,哼,圆滚滚不满的把头甩在一边,本来想不理他,但烤肉就要好了,怎么说也不能和好吃的肉肉过不去,就讨好的蹭了蹭公良。

    唉,这世道,想吃点好东西真不容易,也太难为圆滚滚了。

    吃完东西,公良和圆滚滚、小鸡三个靠在树身休息,感觉口有点干,他就进果子空间取了一截赤红山藤,倒了一杯汁液喝着,这日子过的真是惬意逍遥。圆滚滚和小鸡也感觉这日子美美的。

    眯着眼睛,想休息一下,再赶路。

    忽然,公良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声音,隐隐约约,不大清楚。

    难道附近有人?

    想及此,公良心头火热。

    他已经在丛林里走了大半个月,结果连个鬼影也见过,好不容易发现有人,连忙把圆滚滚和小鸡收起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身上万锻钢精所做的铠甲已经被白头巨鼋毁掉,现在公良没有什么累赘,身轻如燕,跑起来速度飞快,如疾驰的高铁一般,树木往后面飞掠而过。不一会儿,他就听到前面传来大声喧哗。

    不敢冒冒失失上前,看了看四周,往一棵大树上爬去,先看看情况再说。

    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见前面林中空地两群人持械厮斗,接着,就见一群人中有人上前,抓起另外一群人中的一个少年腾空而起。

    我嚓,那人背身竟然有对蓝色翅膀。公良看得眼睛直瞪,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地方,连羽人都出来了。

    另外一群人看了,大声喊叫起来,一支支箭矢长矛冲天而去,可惜却对空中羽人无可奈何。

    初到此地,可谓睁眼瞎,公良想找人问,总得送个见面礼才好说话。

    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想了下,感觉应该救一救天上那少年。于是,他就举起手中长矛,瞄准空中羽人,默默运气,将所有力气集中在右手。蓦然一声大喝,长矛掷出,如箭矢疾飞,如流星追月,如白虹贯日,在空中掠出一道气影,瞬间来到羽人身后,从臀后钻入,从胸前钻出,却去势不减,飞出二三十米后,才从空中掉落。

    羽人死去,手中一松,少年顿时从空中掉下,另一群人连忙上前接住。

    原本厮斗的两群人马,羽人那一群看到羽人被杀,立即四散逃去,而另外一群人则抱着少年大叫起来。

    公良看了,爬下树,将圆滚滚和小鸡放出来,并拿出一个装满各种东西的背筐背着,顺便拿了一点兵器放在里面,就往那群人走去。

    “阿瓦,阿瓦,你没事吧?”瑞拍着儿子的脸,不停的大声叫道。

    旁边族人也关心的围过来看,边上无数色彩斑斓的大蛇或是盘在树上,或是坐在地上,或是竖立,有的更是如人一般,好奇的围在人群中看着阿瓦。这群人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不以为意。

    阿瓦听到父亲的声音,幽幽醒来,看着一个个关心的眼神,说道:“阿爸,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突然,林中传来一阵声响。

    瑞猛然喝到:“谁在哪里?”

    刚刚遭到攻击,瑞不敢有丝毫大意,其它族人也连忙拿起武器,小心戒备。

    旁边色彩斑斓的大蛇纷纷爬过来,将众人保护在中间,幽冷眼睛直盯着前面树林。

    林中草动,公良慢慢从树林阴影中走出来,看到一群斑斓大蛇,差点吓了一跳,再看到小心戒备的众人,不由笑道:“诸位,小子有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