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操蛇部
    看到来人不是天鸠部那群鸟人,瑞算是松了口气。

    仔细打量眼前32少年,虎背熊腰,体魄健壮,走起路来沉稳有力,看起来就像一头大荒小莽牛。只是身边那黑黑白白的小兽,傻头傻脑,一看就知道是头无脑蠢货;倒是那只小鸟不错,眼神凶猛,指爪尖利,一看就知道是只好鸟。

    一会儿功夫,瑞就将公良看得明明白白。

    公良铠甲废掉,就随意的拿了件兽皮披在身上,袒露左臂,铭刻的貔貅焱纹显现人前,那森森利爪,那血色眼眸,仿佛就像活了一般,凶相毕露的凝视着你。刚刚恢复的少年站在阿爸身后,好奇的看着公良,眼神刚好和貔貅对上,吓得缩了缩脑袋,不敢再看。

    “你是哪部的?”瑞问道。

    “焱部。”公良回道。

    “焱部的,那么远,怎么跑到这边来了?”瑞又问道。

    “小子出门游历,一时迷了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们操蛇部地界,再往前就是天鸠部了。”瑞看没什么危险,摆摆手让族人散开做事。

    “首领。”

    这时,旁边族人递来一根八尺长矛,有小孩手腕粗,上面缕刻无数螺旋纹路,矛头三棱锥形,开有血槽。矛身上有些地方已经黝黑,好似饮过无数鲜血,在光影下,露出一道暗黑冷芒。

    瑞接过手,竟然略略一沉,不由看着公良问道:“这是你的长矛?”

    “正是。”公良点了点头。

    瑞吸了口气,道:“你们焱部的人个个都是怪...,呃,巨力,连你这么小都能用这么重的长矛。不过,这么好的长矛在我们这边部落很少,你要小心被抢。”

    说完,才又想起他是焱部的人。

    他们焱部人个个都是怪胎,力大无穷,自己担心他还不如担心那些抢他东西的人。

    忽然,瑞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想了下,又问道:“你说你是焱部人?”

    “对。”

    “哪个焱部?”瑞再问。

    公良看着他,笑道:“祖地、焱部。”

    听到他的回答,不管是首领瑞,还是旁边族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公良看去,一时愕然。

    因为感谢公良救了自己儿子,瑞请公良到自家部落做客。公良正想找人问路,就答应下来,随他们一起回去。路上,首领瑞的儿子阿瓦恢复精神,不再对公良身上的貔貅焱纹感到畏惧,就上前和他说话。问他是怎么过来的,问祖地还有多少人,有什么东西,凡种种种种。

    公良尽量回答,两人逐渐熟悉。

    一路上,他们都是骑着斑斓大蛇前行。

    经过藏东西的地方,操蛇部的人取出早前猎杀的荒兽带走,大部分都是由斑斓大蛇拖着,咬着。这些大蛇在这里俨然成了干活的牲畜。

    从阿瓦口中,公良得知,这些都是操蛇部人的伴生灵蛇,是他们拿来对敌和狩猎的手段之一。

    再往前,逐渐出现一条大路,顺着大路往前,就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寨,上面族人看到首领打猎归来,顿时叫了起来。

    不一刻,一群人走出来欢迎。恐怖的是,这些人身上竟然都缠着蛇,有的一条,有的好几条,有的是戴在脖子,有的是挂在耳朵,有的是盘缠在腿,有的是悬挂在腰,看得人头皮发麻。

    圆滚滚早就吓得躲在了公良身后,小鸡倒是不怕,眼睛盯着它们,似乎有了食欲。

    瑞看到公良的表情,笑道:“没事,这些都是自家养的,不会随便咬人。”

    公良扯着脸皮,笑了笑。心里却道:你娘,不会随便咬人,但也会咬人好不好。

    忽然感觉脖子有点滑腻,转头看,就见一条大蛇缠在脖子上,对他吐信子,吓得他就要拔刀砍,却听旁边阿瓦说道:“这是我的吞鸠儿,今天没带它出门,才会运气不好被天鸠部的鸟人抓走,要是有吞鸠儿在,我才不怕。喏,我把吞鸠儿借给你,在部落有它在,就没有蛇敢来缠你了。”

    “谢谢,不用了。”

    公良吞了吞口水,轻轻把所谓的吞鸠儿给送了回去。

    你妈妈的,他杀蛇吃蛇一点也不忌讳,但缠在身上,就让人有点头皮发麻了。连忙对阿瓦的好意表示感谢,至于缠在身上,那就敬谢不敏了。

    那些载人带东西回来的大蛇到了寨门前,把东西放下就钻进了丛林中,小一点的则一起进了寨门。地上的猎物则被出来的人给抬了进去。

    走进寨里,左右两边都是石屋,远远的,只见路的尽头有一座宏伟高大殿堂,也不知是什么地方。

    公良到了里面,好奇的四处看了看,不由脸色发青,有点后悔跟瑞来他们部落做客了。

    里面到处都是蛇,屋顶、屋檐、墙角、路边,或卧、或盘、或挂、或勾、或悬、或躺,形态不一,简直就是个蛇窟嘛。

    阿瓦俨然已经把他当成好朋友,看到他的样子,就在旁边说道:“放心,这些都是我们从小养大的伴生灵蛇,不会轻易咬人的。”

    往前走,路边开始有人摆摊卖东西。公良看了下,想着等会儿是不是拿些东西来这边跟人换些路上用的物品,主要是吃的,天天吃肉有点腻味了,也要换点口味。不过看这边也没什么东西,想换点好的,估计很困难。

    再往前走几步,突然听到旁边一间石屋里传来一声暴喝:“小虫子,你要再敢进来偷东西吃,我就把你剁了炖汤喝。”

    接着,就见一条手腕粗的五颜六色斑点蛇被扔了出来,然后一个长得圆乎乎的小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蹲在屋下,一脸委屈的样子。

    “蛇蛋,怎么,又惹事了?”阿瓦对小胖子叫道。

    “阿瓦哥哥。”

    看到阿瓦,小胖子眼前一亮,跑了过来。那条蛇也飞快的爬来,缠着他的腿,直往上爬。

    阿瓦一把抓起它的头,拉了起来,“小虫子,你是不是又偷吃东西了?”

    小虫子无辜的摇了摇头,忽然好像发现什么,使劲的摇摆着身子,往公良那边钻去。公良连忙闪开。小虫子看着他,眼神变得好可怜。公良从来没有想过一条蛇的表情,竟然会这么丰富,真是见鬼了。

    “你身上应该有什么吃的,被这家伙发现了。”阿瓦解释道。

    这东西是是吞日龙蝰,有太古时期吞天蛇的一丝血脉,对好吃的东西非常敏感,即使在几里外依然能够闻到。

    可惜肚深似海,永远也吃不饱,天天因为偷吃东西被教训,可是又屡教不改,麻烦得让人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