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天香树(下)
    “部落里的灵蛇也很喜欢天香树,平常都会将身子缠在树上,让天香树的香气驱走身上的腥膻味。不过天香树长大后,香气就会变得醇和内敛,到那时,它们就会从树上爬下来,转移到其它香味浓郁的小树上去。所以,我们操蛇部的灵蛇和外面那些长虫不同,少了一股腥膻臭味,灵智也高一点,不似外面那些只知咬人的无知蠢物。”

    阿瓦一边说一边走,路上公良还发现了一棵爬满各种蛇类的天香树,真是看得头皮发麻。

    若非知道这些蛇不会咬自己,他都想立刻掉头走人。

    “哼嗯、哼嗯”

    正说着,一群小香豚从树林间转了出来。

    后面圆滚滚一看,立马冲了上去,按住一只小香豚咬了起来。刚刚咬下,就感觉味道不错,又舔了一口,发现根本不是昨天吃的小香豚,就“嗷嗷”叫着跑回去向公良申述道:“公良,这些家伙和我们昨天吃的不是一个味道。”

    公良没理它。

    这憨货,昨天那些是煮熟的,今天这些是活的,怎么可能是一个味道?

    那些小香豚被圆滚滚吓到,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

    看着小香豚离去的背影,想起昨天桌上那水炖小香豚的美味,圆滚滚感觉自己口水又要流下来了。瞄了瞄公良,见他不理自己,就把头撇到一边,也不想理他。

    心里想着晚上要不要跟他睡,感觉还是跟小鸡睡好一点,小鸡这家伙还是蛮讲义气的。

    “这些小香豚也是天香林中的特产,原来住在山里,后来被天香树林吸引,就生活在了这里。这些小香豚平日以天香果和天香树的叶子,树下杂物为生,肉质没有其它兽类的燥热和骚味,味道非常不错。除了小香豚,还有昨天吃的那些大虫子也是天香树林的特产,它们就藏在树根下的肥沃泥土中,如果我们要吃,就要自己翻土了。”

    阿瓦边走边说,后面小屁孩也嬉闹着跟了上去。

    树林中有一些天香树被砍去,留下一个好大的树桩。

    公良走过去,拿起大狗腿劈了一块木头,闻了闻,气味十分香醇,应该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想了想,就对旁边的阿瓦问道:“你家里有没有砍下的天香树?”

    “当然有了,多的是。”

    阿瓦说道:“你不知道,这天香树可是好东西,不仅可以烹茶煮肉,还可以煎汤洗澡,用来洗去身上的污秽,洗久了身上会有一股香气,到林中打猎的时候就不用怕里面的瘴毒了。而且,这天香树还有一个大好处,那就是用天香树做成的盒子储藏东西,可以保存很长时间。我们操蛇部的人家家户户都用它。”

    “那回去送我一根,我拿来做珠子。”

    “要多少有多少。”阿瓦大气的说道。

    天香树在操蛇部漫山遍野都是,还真不是什么金贵东西。

    旁边的圆滚滚好像闻到什么味道,翘着鼻子闻了闻,再仔细闻了闻,嗯,是蜂蜜的味道。它都好久没吃蜂蜜了,顿时馋得大声的对公良叫起来,“嗷嗷嗷嗷”,公良,那边有蜂蜜。

    公良也很久没吃到蜂蜜了,意动道:“在哪里?”

    “那边。”

    圆滚滚指了指前面,屁颠屁颠的往前跑去。

    公良看了,对阿瓦说道:“小家伙好像发现那边有东西,我们过去看看。”

    “好。”

    两人随着圆滚滚一起往前走,一会儿,来到树林边缘,圆滚滚停了下来,指着上面大叫。

    公良抬头望去,只见面前高大的天香树上挂着一个巨大的蜂窝,上面群蜂飞舞,好不热闹。

    阿瓦看到蜂窝,不觉色变,“该死,这边怎么会有香蜂?”

    “什么香蜂?”公良问道。

    阿瓦解释道:“这些东西原本只是寻常蜂子,后来在天香树林采蜜采久了,身上也染上了天香树的香气,所以我们都叫它香蜂。这东西蜇人虽然不致命,但却让人疼得死去活来,十分不好受。它们原来一直住在那边的山峰崖壁,也不知道怎么飞到这来了。不行,得把它们赶走,要不然会蜇到人的。”

    说完,他转头对后面一群孩子中,一名流着鼻涕的小孩叫道:“小石子,去把你爸的黑岩蛇叫来。”

    那叫小石子的一听,转头就跑。

    公良突然想起,这小石子不就是刚才蛇蛋口中那个有一条名叫“臭死鸠儿”灵蛇的家伙吗?

    很快,小石子就又跑了回来,身后跟着一条腿粗的大蛇。

    这蛇全身乌黑,皮甲布满棱形角质,形如岩石一般。黑岩蛇**强横,坚硬无比,刀砍不进,矛刺不伤,只是很难成年,但长大后往往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小石子,让你爸的灵蛇去把树上的蜂窝捅下来。”阿瓦看他带着黑岩蛇到来,连忙说道。

    “等一下。”

    公良赶紧叫停,“你就这么让它去把蜂窝捅下来。”

    阿瓦奇道:“要不然怎么办?”

    看了看他,公良无语道:“那蜂窝掉下来,香蜂跑出来乱飞蜇人怎么办?”

    “呃...对呀!”阿瓦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让后面的小屁孩散开躲避,自己也赶紧往边上一棵大树走去。

    公良无奈道:“你就这样捅蜂窝啊!你要去拿个大袋子过来,如果蜂窝掉下来正好可以接住,然后把袋子扎紧,就不怕那香蜂跑出来蜇人了。”

    他没想到这家伙水平这么差,要在前世,他头戴摩托车帽,脚踩水靴,手戴防护套,一身雨衣披着,什么蜂窝摘不下来。若是再手有一罐杀虫器,那简直是喷哪哪死,灭谁谁亡,哪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这家伙就是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就敢捅蜂窝,在前世的电视剧中,注定活不过两集,指不定还是开头被毙那种。

    阿瓦感觉这主意不错。

    想起公良刚才好像拿了灵公给的纳物宝袋,就说道:“也不用什么袋子,灵公不是送你一个纳物宝袋吗?那纳物宝袋是吞日龙蝰胃囊所化,内有空间,可容万物。虽然你这个吞日龙蝰胃囊所化的纳物宝袋有点小,装了那么多酒已是极限。不过再装一个蜂窝也没事,等会儿蜂窝掉下来,你就张开袋子装起来,然后扎紧口袋闷死,肯定没事。”

    阿瓦说完,还好心的给公良指了指前面不远处水潭的位置。

    公良看着他,那心情简直就是三个字,日了、狗了。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给自己找了份这么有前途的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