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灵蛇丸 六翅毒鸠
    “嗯...”

    公良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

    昨天挖了天香树后,连夜把树种下,足足忙了一晚上,直到天亮才睡下,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站起来,运动一下身子,打了几下散打拳法,感觉精力恢复得不错。

    圆滚滚和小鸡见他起床,才慢慢的从柔软毛皮窝中站起来,伸着懒腰。昨天两个家伙表现不错,公良拍了拍它们的头,以示鼓励。

    打开门,他就看到阿瓦和蛇蛋坐在外面地上玩着小游戏。再看看天,已经是中午时分。

    阿瓦拿着一块石子放在手心,飞速的在两个手里扔来扔去,然后让蛇蛋猜哪个手里有石子。

    蛇蛋看得眼花缭乱,一次也没猜中,脸上就被阿瓦用红泥划了一道又一道红色印记;小虫子看到主人遭难,自告奋勇上前帮忙,结果也是一次没猜到,被阿瓦狠狠的用红泥在它身上擦了几把。本来五颜六色的斑点身子,看起来更加诡异了。

    他们玩得投入,连公良来到身边也不知道。

    公良在旁看了一会儿,就知道阿瓦做了手脚。

    每当蛇蛋指着有石子的手的时候,阿瓦就飞快将手里的石子扔到后面去。他那叫吞鸠儿的伴生灵蛇就在旁边,一看到他扔来的石子立马压在身下转移到后面去,神不知鬼不觉,根本没人看得出来。

    所以,蛇蛋永远都不可能赢。

    “这次你猜哪只手有石子?”阿瓦两只手抓拳放在蛇蛋面前。

    蛇蛋想了想,指着他的左手道:“这只。”

    “你确定。”阿瓦狡猾的笑道。

    “嗯。”蛇蛋肯定的点着头。

    “我猜这只手也没有,”公良在后面指着另外一只手说道。

    “阿良你终于睡醒啦,我都等你好久了。”阿瓦一看到公良,站了起来,不玩游戏了。

    “你等我干嘛?”公良奇道。

    “巫让我来找你,请你过去一趟。”

    阿瓦早就过来了,看到公良还在睡觉就没叫他,干脆和跟在他屁股后面的蛇蛋一起玩游戏。本来像他这样的成年人应该是部落的支柱,要出去狩猎。只是上次阿瓦差点被天鸠部的人抓去,瑞就勒令他呆在部落里,哪也不许去。

    “那我们走吧!”

    “嗯。”阿瓦就带着公良往巫所在的大殿走去。

    忽然,眼尖的小虫子看到阿瓦坐的地方多了好几颗小石子,就对蛇蛋叫了起来。

    蛇蛋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被骗了,在后面大叫道:“阿瓦哥哥,你作弊。”

    阿瓦听到他的话,连忙飞快的往前走去。公良看得直摇头,这家伙,真是小孩心性。

    操蛇神人大殿中,烛火通明,巫坐在神人面前,笑意盈盈的看着远远走来的公良和阿瓦。

    公良和阿瓦上前躬身问好,圆滚滚照旧躲在公良后面,鬼鬼祟祟的看着巫,它从巫身上感觉到和焱部巫一样,让它敬畏的气息。

    巫看到圆滚滚,笑着招了招手,让它过去。

    圆滚滚蠢蠢的转头前后左右看了看,疑惑道:是在叫我吗?

    巫又招了招手,这下它肯定巫是在叫它,也不知道要干嘛!圆滚滚看着公良,让他决定自己要不要去。

    “去吧!”公良点了点头。

    圆滚滚这才扭着屁股,往前走去,到了巫身边讨好的蹭了一下。巫哈哈笑着摸了摸它的头,然后拿出一个天香木瓶,倒出一粒药丸给它。圆滚滚歪着呆萌的大脑袋想了想,咬着跑回到公良身边,放在他的面前,“嗷嗷”叫着。给你吃,这是好东西。

    公良感觉头上一群黑鸦“呜哇呜哇”飘过,他没事吃这破药丸干什么,不由训斥道:“巫给你吃,你就吃,呱噪什么?”

    圆滚滚本来是想把好东西跟他分享,没想到他不领情,就自己吃了起来。

    吃的时候还摇头晃脑的砸砸有声,好像在享受什么美味。

    看得公良都不知道怎么说它,又不是仙丹,就一个破药丸,至于做出那个样子吗?

    那呆萌傻憨的样子却是逗得巫哈哈直笑。

    笑完后,巫说道:“这是灵蛇丸,是专门配给灵蛇吃的东西,可以帮助你那两头龙蝰更快的成长。我专门为你配了一些,都在这个盒子里,你收起来吧!”

    巫将身旁一个大盒子推了出来,公良也不客气,收了起来。

    “盒子里还有一张药方,灵蛇丸吃完后,你就依照上面的方法自行配置,但切记,不可传人,这是我们操蛇部在大荒生存的立足之本,传出去为祸不小。”

    公良连忙发誓,绝不会把药方传出去。

    巫点了点头,道:“两头龙蝰还小,灵蛇丸药力需要半个月才能完全吸收。你就每半个月给它吃一次,长大后可以酌情缩短时间。你那两头小兽也可以吃,但不能吃太多,毕竟是专门给灵蛇配置的药物,吃多了对它们成长不利。你到神庙的时候,不妨在那边人族商店找找,那里有一些专门给灵兽配置的药物。”

    “是。”

    “你什么时候要走?”

    公良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准备的东西,就说道:“明天一早吧!”

    “到时让龙蝰祖神送你一程。”

    巫说完,想了想又说道:“若是往前,就必需经过天鸠部,若有可能,你最好绕道走,祖神也只能送你到部落边上,免得引起两部冲突。”

    “是。”

    “说起来也是冤孽,”

    巫叹道:“天鸠部祖神六翅毒鸠原是太古毒凰与食蛇鸠交配而成的异种血脉,而天鸠部的人又是六翅毒鸠与荒人杂交而成,天生双翅,因遗传其先祖血脉,性喜食蛇。我们操蛇部又以操蛇闻名,部落中灵蛇无数,正好是天鸠部人进阶的食粮,所以两族避免不了冲突。尚好一直以来都彼此克制,没有造成太大伤害。这次天鸠部冲入我部,有新进龙蝰祖神的原因,也有天鸠部人内部矛盾,很复杂。

    所以,你经过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一看不对,就退回来,等明年我们去朝拜神庙的时候,再一起上路。”

    公良连忙应是,但说心里话,让他在这里再等一年,他真的受不了。

    从巫那里出来,阿瓦一直低着头,很不开心。一直到家门口,才抬头对公良问道:“你真的要走吗,不多留几天。”

    只不过几天,他已经把公良当成很好的交心伙伴,一听到他要走,自是难免神伤。

    “终究是要走的。”

    公良笑了笑,从口袋取出一串用天香木心珠子串成的手串,手串通体墨黑,飘散出一股醇和淡雅的香味,在阳光下更是闪着一股莹亮光泽。

    “这手串送你了,戴在身上应该可以避邪除秽。”

    “你就拿这个送我啊!这还是我送你的呢?”阿瓦不满的说道。

    公良听得大笑起来,阿瓦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翌日一早,当太阳跳出水平线,爬上山峰,将第一缕阳光投向操蛇部的时候,公良已经收拾好东西,带上圆滚滚和小鸡走出了操蛇部。

    来送行的人很多,有巫,有阿瓦一家,有莫阿一家,有蛇蛋一家,还有操蛇部的老老少少。

    公良是个不喜欢离别的人,因为离别伤感,往往一段时间才能平静,所以倒不如自己安安静静的离开,一如他静静的来。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巫站在人群前面,左手拿着一盏清泉,右手举着一叶绿枝,慢慢走到公良面前,将绿枝在清泉中一点,嘴中念着祝福的咒语,往公良洒去。

    水珠滴在脸上,一片清凉。

    念完咒语,巫又对公良说道:“若是前路难行,那就回来,操蛇部永远是你的家。”

    “是,”公良强忍着想哭的冲动,向操蛇部众人抱拳道:“诸位,保重。”

    说完,就转身带着圆滚滚和小鸡站在前面等候的龙蝰祖神身上,往前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