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咪咕米谷
    回到大殿,又是一片热闹喧哗的场景。

    妖艳女子高坐在上,看着慢慢走进来的公良。

    那些妖媚女郎也站在楼阁走廊上,看着他,窃窃私语。

    不管大荒还是祖地焱部那边的人,似乎都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在焱部和操蛇部的时候,公良自己还可以弄点东西来吃,但在这边,即使是肚子饿,也只得忍着。

    圆滚滚跟在公良后面,鬼鬼祟祟的偷看妖艳女子。

    自从来到这里后,它就变得十分乖巧。

    小鸡睁着大眼,无所畏惧的四处看着。

    粉嫩婴儿似乎还没有睡饱,依然埋头大睡,一点也没有受周围影响。

    公良回来,自有侍女拿出坐垫过来侍奉,接着就有几名侍女扛着一抬火烷布和一抬火灵浆从里面走出来,另外还有一个用火红砂岩做成的花盆,里面装满了火红石头,上面插着一枝火树枝桠,枝头上还挂着一朵玉兰般的花朵。

    “这些火烷布和火灵浆是我送你的见面礼。那花盆里的火树枝桠是我新截下的,生机旺盛,比较好养活。花盆底下有火灵石,上面是一些比较普通的火焰石。你如果真的想养火树,就要多找一些火灵石和火焰石放在旁边让它吸取,最好是把它种在火山边上,让它自行吸收地火之力,这样比较容易长大,也不用花费太多灵石。”

    说着,也不知想起什么,妖艳女子看着公良又笑了起来。

    上面楼阁上的妖媚女郎也是大笑不已。

    公良是不明觉厉,一脸懵然。

    所谓“礼尚往来”,人家送了东西,自己怎么也要有个回礼。

    可是他想了想,发现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好东西送给人家。自己酿的酒和昨天喝的一比,根本就拿不出手,至于新从操蛇部得来的灵蛇胎、灵蛇酒,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拿出来。那种东西,哪个女的敢要?

    想了想,似乎只有自己新串的天香木心手串可以拿出来见人。

    于是,他就将一串天香木心手串给了旁边侍女,让她送上去给妖艳女子。

    “姐姐,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上次刚好做了手串,就送给姐姐了,还望姐姐不要见笑。”

    妖艳女子接过侍女送来的手串,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闻了闻味道,就将手串戴在手上,墨黑的天香木手串更加衬得她的细手如玉白皙。

    她看了看,点点头道:“这天香木心手串倒是不错,应该是操蛇部人从祖山带过来的老东西,现在可不多见,没想到竟然被你这小家伙得到了。”

    “姐姐也知道操蛇部?”公良问道。

    “真是笑话,就在我旁边,怎么可能不知道。”

    听到她的话,公良就奇怪了。

    既然她知道操蛇部,那为什么操蛇部首领瑞没有把这个地方标出来呢?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小家伙,你也在我这边也呆了一天,赶紧把东西收了上路。我这边地火之气充沛,呆久了容易染上火毒,虽不致命,但也不好受。”

    公良自然从命,就上前把东西收进纳物宝袋中,然后恭敬的告辞道:“那小子就走了,姐姐,我们有缘再见。”

    妖艳女子没好气的说道:“呸,谁跟你这小家伙有缘了。记住,以后出去见到我,记得叫火娘子,不能叫姐姐,知不知道。”

    公良搔了搔脑袋,一脸憨厚的问道:“为什么,姐姐这么年轻,怎么就不能叫姐姐了?”

    妖艳女子白了他一眼,心说:难道她能说怕别人说她装嫩吗?肯定不能这么说的。

    想到这小家伙叫自己姐姐,就忍不住一脸通红,一时恼羞成怒,道:“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还不赶紧走,天都快黑了。”

    也不知道妖艳女子为什么突然大发脾气,公良只得赶紧离开,免得遭了池鱼之殃。

    妖艳女子慵懒的靠在座榻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想着,也不知道这刚从祖地出来的小家伙将来能走多远,会不会有大荒百部的精英子弟厉害。

    公良走下火树,回头看了一眼,眼睛瞬间瞪得牛大,刚刚还在的火树竟然消失不见了。

    低头往凹陷地面看去,发现那火树依然长在地心沸腾岩浆引起的炙热火焰上。

    难道刚才或者昨晚发生的事全是幻觉?他连忙打开纳物宝袋,火烷布和火灵浆,以及火树枝桠依然还在。

    看来并不是幻觉,而是这位姐姐神通广大,竟然能够将火树大小虚实变化,手段真是不凡。

    幸好对自己没敌意,要不然自己就成渣渣了。

    再看了一眼扎根于岩浆上的火树,公良就转身离去。

    走了大约半天,他终于走出这片沙砾遍地、干旱异常的荒芜之地,重新回到莽莽丛林之中。

    走在丛林之中,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亲切,连趴在老树脚下,青紫不一的龌龊地衣都显得那么可爱。

    丛林之中,还有尚未完全散去的缭绕薄雾,如白纱般柔柔地漂浮在空中。

    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重重叠叠的枝叶照进来,斑斑驳驳地洒落在草地上。草地上闪烁着晶莹的露珠,散发着青草、鲜花和湿润的泥土的芳香。各种各样的小花开放在阳光照下的地方,有白的、红的、蓝的、紫的,还有金黄的,如群星点缀在绿空之中。

    回到丛林,圆滚滚又恢复了以往的活泼,不像在火树中那么安静,一声不吭,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它快乐的走在飘香的丛林中,偶尔追逐花蝶,偶尔低头吮吸花草的芬芳,有如诗人般,一脸的陶醉。

    小鸡却不像它那样,一路走一路埋头在地上东啄啄西啄啄,一刻也停不下来。

    小屁孩在进入丛林的时候,终于醒了过来,伸了个小懒腰,张开眼睛好奇的看着四周。

    “哒哒哒”

    公良嘴巴动了几下,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逗着小家伙。粉嫩婴儿却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睁着大大的眼睛,“咪咕、咪咕”叫着。公良算是发现了,这小家伙好奇或者懵懵懂懂傻傻蠢蠢萌萌的时候就会“咪咕、咪咕”的叫,想了下,就决定给她取个谐音名字,叫米谷。

    “小家伙,这个名字不错吧!”公良轻轻点了点米谷的粉嫩小脸。

    这小家伙的脸粉嫩粉嫩的,非常的有弹性,点一下,就弹回来,点一下,又弹回来,非常好玩。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点烦了,米谷小脸一鼓,蓦然喷出一口口水来。

    公良飞速把头一歪,躲过了小家伙的口水攻击,不无得意的说道:“小屁孩,还想喷我,你以为你是谁呀!这种伎俩用一次就不好玩了,还想......”

    “噗”

    他话还没说完,米谷又喷出一口口水.

    这次公良没躲过,被喷得一脸都是。

    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小米谷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

    公良擦了擦脸上口水,怒瞪着小屁孩,眼睛都快喷火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