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她要吃小鸡了
    给圆滚滚敷完药,公良本来想继续去洗东西,可又怕米谷把圆滚滚咬了。

    这小屁孩现在正是懵懂无知的时候,什么都抓,什么都咬,什么都吃。为了避免圆滚滚再次被咬,他就让它和小鸡站到帐篷外面去,自己迅速用木头做了一排围栏挡在帐篷外,免得小家伙爬出来。而帐篷里面空无一物,倒也不怕小家伙折腾。

    公良叮嘱圆滚滚和小鸡在外面看着,有什么情况立即叫他,又回头看了看里面的小家伙一眼,这才放心的去洗东西。

    圆滚滚看着被关在里面的米谷,好高兴,好开心的在外面“嗷嗷”叫着,心道:看你小屁孩还咬我。

    米谷见它们都走了,只留下自己,在帐篷里爬了两圈后,就来到围栏前看着外面,也想出去。

    可惜被围栏挡住去路,怎么也爬不出去,顿时不开心的在那“呜哇呜哇”哭了起来。

    公良远远的瞧了一眼,见没什么事后,就继续埋头洗东西。

    圆滚滚看着在里面哭的米谷,心里好得意,故意在她面前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还幸灾乐祸的在外面“嗷嗷”叫着,冲着她做各种鬼脸。过了一会儿,又转过身去,将屁股对着她扭了起来,一边扭还一边“嗷嗷嗷嗷”的唱着歌,我好开心,我好开心,我好开心...

    孰料乐极生悲,米谷忽然伸出手来,抓住它屁股后面那几乎没有的尾巴。

    圆滚滚吓死了,拼命往前爬,并“嗷嗷”大叫道:救命啊!公良,救命啊!她抓住我的尾巴了,她抓住我的尾巴了。

    米谷一抓到东西手就不放,使劲的将它往身边拉了过来。

    圆滚滚感觉自己尾巴都快断了。

    小鸡看到好朋友尾巴被抓,这次终于有机会帮忙,“啾啾啾啾”的跑上去,轻轻的啄着米谷的手。它不敢太用力,只是要让米谷感觉到疼把手缩回去,但米谷却不怕,依然使劲的抓着圆滚滚的尾巴往前拉。

    圆滚滚大声惨叫。

    “嗷嗷嗷”,我的尾巴要被她拉断了,我的尾巴要被她拉断了,救命啊!公良,救命啊!

    看到圆滚滚的惨样,作为好朋友,好麻吉,小鸡啄的时候就用了点力,似乎被啄痛,小家伙生气了,鼓着粉嫩小脸看着小鸡。

    小鸡没发现,继续啄着她的手。

    啄啄啄,啄啄啄。

    突然,小家伙松开抓住圆滚滚尾巴的手,猛地往小鸡脖子抓去。猝不及防,小鸡一下被抓住,顿时啾啾叫了起来。米谷却不管它怎么叫,只是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它的脖子往身边拉,张嘴欲咬。

    小鸡吓死啦,“啾啾啾啾”大叫起来。

    圆滚滚逃过一劫,回头却看见小鸡被抓,米谷竟然张嘴要吃小鸡。

    小鸡眼看就要被拉过去咬了,它连忙上前用双掌推开米谷的脸,不让她咬。

    一边按,一边还不忘“嗷嗷”叫着求救道:公良,你快来啊!她要吃小鸡了,她要吃小鸡了,她要吃小鸡了...

    米谷也不管它推着自己脸的手掌,反正就是使劲抓着小鸡的脖子往嘴边拉。

    小鸡“啾啾”叫着,双爪使劲抓地,拼命扑闪着翅膀,死命的抵抗米谷的拉扯,却发现还是不行,连忙将双爪踩在围栏木头上,用全身的力气将自己的头顶出来,免得被米谷咬了。

    但米谷也不知道哪来的怪力,力气竟然奇大,偏偏又是死心眼,也不管圆滚滚,就是抓着它的脖子不放,用力往嘴边拉。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小鸡都看到她嘴里面闪光的牙齿和那两颗尖利的虎牙。

    心中惊恐万分,拼命的啾啾叫着,死命挣扎。

    它好朋友圆滚滚也帮忙用力的推开米谷的脸,不让她咬,但似乎无济于事。

    公良没想到只是洗点东西的功夫,竟然状况百出,匆匆洗完回来,就见米谷这小家伙抓着小鸡的脖子,将它的头往自己嘴里送。小鸡使劲的挣扎着,圆滚滚拼命的推开她的脸不让她咬小鸡。

    他是看得无语,这小屁孩真是,什么都咬。连忙上前拉开她的手,没想到小家伙抓得紧紧,死活不松手。

    公良顿时恼了,跨过围栏,对着米谷的屁股就是“啪啪”几下。

    小家伙疼得“呜哇呜哇”哭了起来,手也松开了。

    小鸡趁机跑开,心里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不敢再呆在她身边,跑得远远的。

    公良也不管米谷哭不哭,双手插在她腋下,将她举了起来,一脸凶狠的对她说道:“记住,以后不许再咬小鸡和圆滚滚了,知不知道?”

    米谷还小,哪懂得他说什么,只是泪眼朦胧的“呜哇呜哇”哭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爽了,忽然打了个激灵,一股热尿顿时从下面喷射出来。公良举着她,正好被她尿了一脸。

    圆滚滚和小鸡在旁边完全看呆了。

    小家伙尿完后也不哭了,傻傻的望着他。看到他一脸尿的时候,还开心的笑了起来。

    公良是那个欲哭无泪!不久前还被这小屁孩口水攻击,现在又被她尿液攻击,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有心打她屁股几下出出气,但看她一脸懵然的样子,这气怎么也无法起来,只得作罢。

    见她安分下来,就把她放到一旁,自己拿了块兽皮擦了擦脸上的尿。

    他也是有点傻,一边擦,还一边在心里想着,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童子尿?

    外面东西已经全部洗好,擦干净后,感觉不能让米谷这小东西再乱来,就去果子空间的天香树上砍了一些比较直长的粗大树枝,去掉一些小枝叶和树皮后,就拿到外面给米谷做了一个可站可坐的坐笼,免得她四处乱爬,还乱咬东西。

    做好之前,他又从果子空间里砍了一根粗大刚竹,切出一个个竹环套在坐笼边上,当成玩具给米谷玩。

    坐笼因为用天香树做成,带着一股天然清香,可以避虫除秽,小家伙似乎也喜欢这个味道,坐在里面四处闻着。

    公良拨弄了一下边上的竹环,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顿时引起了小家伙的注意,也坐在边上拨弄起来。

    拨了几下,感觉好玩,就继续拨着,在那边玩得不亦乐乎。

    看小家伙玩得高兴,公良松了口气,叮嘱圆滚滚和小鸡不要靠得太近,就去溪里抓鱼和鬼蟹。刚刚没时间抓,现在他打算抓一些放在果子空间的小湖泊里面养,要不然小湖泊中只有从焱部带来的小溪鱼,品种太单一,也浪费了那么大一块小湖泊。

    当然,也顺便抓一些留在晚上吃。

    抓了几条鱼,转头看了下在坐笼里玩得开心的米谷,感觉还是不太放心,就把坐笼带到溪边,自己一边抓东西,一边看着。

    小家伙坐在坐笼里,一边玩着竹环,一边看公良抓鱼蟹,开心的不得了。

    等东西抓得差不多,公良就收拾帐篷等东西,离开此地,继续往前走。

    走的时候,小家伙依然被他抱在怀里,后来感觉抱着太累赘,他就找了张柔弱的兽皮包着她的身子,用兽筋绑着背在后面。但小家伙已经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哪还耐烦被拘束在里面,不停的挥手踢脚,就想从他背上下来,弄得公良烦躁不已,就把她抱到面前,一脸生气的瞪着她。

    可她却一脸无辜的看着公良,还对他“咪咕、咪咕”的叫着。

    有时候看到他生气的样子,她还会开心的笑;有时候是对他猛吐口水。

    公良被她搞得心累无比,果然,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带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