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万果酒
    当天夜里,公良受到了毛人部全族人的热情招待。

    石洞之中,篝火通明,公良和毛人部族长阿大坐在柔软的毛毯上,几个长着长毛的毛人部娇小女郎在旁殷勤的侍奉。

    篝火前面,一群赤红长毛的毛人部女郎跳着火辣辣的舞蹈,举手投足中,旖旎出无限风情。

    或许是杀死圆鳞鬣蜥的神勇,让毛人部女郎喜欢上了眼前的焱部少年。她们一个个趁着跳舞的机会,不停的对公良搔首弄姿,卖弄风骚。有的还借机会将自己的尾巴在公良面前扫过,然后扭着屁股,向他飞了个媚眼。

    公良看得恶寒,不说他没有恋童癖,就算有恋童癖看到她们那一身长毛也恋不起来好不好。

    又一个身材娇小的毛人部女郎一边跳舞,一边将身子挪了过来。

    只见她屁股飞甩,尾巴在公良面前曼妙轻摇,极尽婀娜之意。

    但随风飘来的一股猴骚味,却让喜欢干净的公良闻之欲呕,也不知这些人多久没洗澡了。

    公良不由求救的向毛人部族长望去,不奢望她们下去,只希望这些女郎收敛点。

    可惜毛人部族长只是笑意盈盈的劝酒,其它全然不睬,他也只能继续忍着。孰料这些女郎好像来了兴致,一波赤红长毛女郎下去,又一拨金黄长毛女郎上来,接着又是一拨雪白长毛的女郎聘聘婷婷,摇曳着婀娜身姿走来。

    在毛人部中,这些女郎或许是百里挑一,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的存在。

    可在公良眼里,却和猴子没什么区别。

    只是这些毛人部的长毛女郎完全没有自知之明,一个个以为自己是天仙般的人物,借着跳舞机会,摆弄出无数手段,只希望得到他的青睐。

    所谓“男效良才,女慕少艾。”,是人之常情,公良又能说什么?

    所以只能忍着,忍着,忍着,实在是忍不了,第二天一早,他就向毛人部族长辞行。

    毛人部族长讶异道:“这么快就要走,不多留几日,我还想带你去看看我毛人部历经数代种成的万种果林?”

    公良连忙找借口说道:“再过一年就是神庙祭典,我想早点过去,免得到时赶不上。”

    毛人部族长点头道:“那确实要去,既然如此,我也不拦你。但你既然救了我毛人部,我毛人部也不能全无表示。走,我带你去取一些我毛人部酿制的万果酒。”阿大说完,就带着公良往旁边族人居住的小洞走去。

    毛人部自己开凿的小洞并无规则可循,有的在外面,有的在里面,有的还在更深处,弯弯绕绕,走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一堵石门前。

    石门所在的地方也是一个石洞,里面有毛人部人居住。若不仔细看,都看不到石门的存在。

    公良感觉这里确实是一个很隐蔽的地方,若用来藏东西,根本无法发觉。

    几个跟来的毛人部人上前推开石门,毛人部族长就带着公良走了进去,里面是个更加宽广的石室,角落里摆满了石制酒坛。

    到了这里,远远还没到目的地。

    边上还有一道石门,毛人部族长推开石门,继续往里面走去。

    到了这里,火把就不能带进去,毛人部的人也没有继续跟着,只有公良和族长阿大一起进去。

    里面也是一间石室,没有油灯,也没有火把,只有石壁边上镶嵌着的一块块莹白石头,发出一丝丝如同月光般的莹黄光亮。公良好奇的上前看了下,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毛人部族长看了,就说道:“这是月光石,能在夜里发光,只是不能持久,每隔一段时间还要拿去外面吸收月光才能再用。”

    那就是充能了,电动车也一样要充电。公良在心里嘀咕道。

    石室内弥漫着一股果酒香味,非常浓郁,仔细听,还能听到一点点的滴嗒声。

    借着月光石的光线,公良看到石室中间有个四十平方左右的小洞。

    小洞洞顶很奇怪,雕琢成往内凸起的半圆形,就好像露出一边的圆球,圆球中间,不停的有水珠从石头中渗透出来,滴在下面一个石制酒坛中。

    “这就是万果酒,每到果子成熟,我毛人部儿郎就会采摘果子,扔进上面山崖的石洞里。这些果子在洞中自然蕴育,久而久之就成了万果酒。等时间一到,这些酒液就会沁入石层,从里面滴下来,这边就有人拿坛子接住,像这种酒,我们毛人部一年能收二十几坛,味道甜而不腻、香醇浓郁,色如新蜜,清亮透明,在各个部落都很受欢迎,却不算什么稀奇之物。”

    毛人部族长说完,就带公良往石室右边一条斜下的石阶走去。

    石阶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镶嵌着月光石,让狭长的石道看起来很亮。

    走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一个和前面石室差不多大的石室内,只是边上放着一些土陶酒坛。

    这里的环境和布置,几乎和前面一模一样,中间也有个小洞,洞内顶部的半边圆球上凝聚着一滴液体,久久未滴。

    毛人部族长指着小洞内的液体说道:“这也是万果酒,只是味道要比前面那些要好,但数量较少,一年只能收个几坛,算是比较少见。”

    看了一下,毛人部族长又带公良往室内右边一个斜下石阶走去。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一个和前面差不多模样的石室。室内和前面一样,中间有个小洞,洞内顶部的半边圆球微微湿润,似乎在凝聚着什么。

    “这也是万果酒,只是和上面两处不同。

    这里的万果酒都是我部儿郎从大荒之中采来各种大药和灵果放在上面石洞中蕴育而成,因为都是灵株,所以不仅味道香醇,灵气也十分惊人。放在上部之中,和那些琼浆玉液相比,也是不输。只是这酒难得,蕴育后,再被石层中的美玉层层滤去杂质,只留下最精粹的部分,有时几年也未必能得到一坛。”

    听到毛人部族长的介绍,公良才发现小洞内的石头和其它两处不同,竟然是玉石一般的石质。

    毛人部族长走到旁边,推开一扇石门,从里面抱出一个酒坛。

    这酒坛和上面的那些完全不同,完全是小洞中一般的玉石雕琢而成,通体明澈,借着月光石的莹亮,还能看到里面液体流动。

    毛人部族长打开酒坛,从里面拿出一柄玉勺,从里面提了一点酒,倒在一小玉碗之中,请公良品尝。

    公良喝了一口,顿觉一股清凉落入腹中,感觉就像在冬天吃冰淇淋一般,全身清爽,毛发舒畅,不由大赞道:“好酒。”

    毛人部族长摸着下巴胡子说道:“自然是好酒,不过却十分难得。即使我毛人部历代收藏,如今也不过百坛而已。这边大概有三十坛,你且收起来。我毛人部也无他物,只能送你一些自酿果酒,还望不要嫌弃。”

    “这...这怎么行?”

    公良是很喜欢,但这酒显然是毛人部的贵重之物,他怎么好意思拿。

    只是毛人部族长盛意拳拳,不容拒绝,公良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了。

    拿完东西,他们就往上走。到了上面石室,毛人部族长又送了公良五十坛万果酒,到了最上面,更是送了一百坛。

    公良都拿得有点不好意思,他以为不过是帮忙杀了一头圆鳞鬣蜥而已,用不着这样。

    但对毛人部族长来说,他却是救了他们族人的性命。纯补的大荒人一向是有恩报恩,这么大的恩情,怎么能不报?

    再者,公良从祖地焱部出来,将来肯定是要回大焱部去。他能从祖地那种毫无灵气的地方出来,若说将来是泛泛之辈,打死人也不相信。所以,能够与一位大部落将来精英,在微弱之时打下交情,区区一点果酒,又算得了什么。

    不得不说,毛人部族长想得很深。(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