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大果果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米谷来到屋外,尽情的扇着翅膀,一会儿往上飞,一会儿往下飞,一会儿往前飞,一会儿往后飞,好不快活。

    这时候,还珠格格中的那首《你是风儿我是沙》,就是她此刻心情的第一写照。

    虽然那是一首男女间的情歌,但那个意思移到这边倒也一样。

    米谷在木屋前飞了一会儿,看了看后面,发现粑粑还没起来,就往溪边飞去,一边飞,还一边“呼呜、呼呜”叫着,好不开心。

    “你看,你看,那边有个小东西。”一到溪边,她就被一名漂洗轻纱的少女发现。

    “哎呀,长着翅膀小孩,还真没见过。”

    “这是哪来的呀!都没在我们部落见过。”

    “好像是昨天那个从祖地焱部来的客人家里的小孩。”

    “嗯,昨天宴客的时候我也见过,没想到这小东西这么可爱。”

    “不要过去,小心掉进水里。”

    漂洗轻纱的少女一边看着,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忽然看到米谷飞到溪面上,连忙提醒道。

    米谷可不管她们,一边扇着翅膀“呼呜、呼呜”叫着,一边看着从溪中扑到轻纱上的小龙鲤。这时,又有一条小龙鲤扑到轻纱上玩。米谷看到,立即飞了过去,一把将快要扑到轻纱上的小龙鲤抱住了。

    小龙鲤不安的挣扎,米谷乐得直笑。

    她就这样抱着小龙鲤在天上飞来飞去。

    小龙鲤都快被吓死了,不停的摇头摆尾,使劲挣扎。无奈被米谷紧紧抱住,怎么也无法下去。

    旁边那些漂洗轻纱的少女看到这个情形,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

    玩了一会儿,米谷才把小龙鲤放回溪里。小龙鲤一入水,瞬间游得不见踪影。

    米谷看它游走,自己也往木屋里飞去。在门口看了看,粑粑还没起来,就又飞到外面去玩。忽然,她看到远处那三棵高大挺拔的青桑,不觉好奇,想去瞧瞧。回头看了看屋里,粑粑还没起来,就迅速飞了过去。

    “呼呜”

    她张开双手,享受着风扑面吹来的感觉,好舒服。

    一会儿,来到树下,看到树那么高,就好奇的顺着树干往上飞。

    “咻呜、咻呜”

    一边飞,小家伙一边发出声音,也不知道把自己当成什么。

    飞了一阵,竟然还没飞到尽头,小家伙有点累了,往下看去,不由吓了一跳,连忙抱住一根从旁边伸出来的树枝,感觉还是不大安全,又赶紧用双脚紧紧的缠住树枝。

    该怎么下去呢?

    看了看下面,小家伙有点慌了,都忘记自己会飞,急忙大叫道:“粑粑、粑粑、粑粑。”

    “哈哈哈哈,这小东西,太可爱了。”

    忽然,米谷听到耳边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好奇的左右上下看了看,却没看到人,感觉好奇怪。

    “就是血脉驳杂了点。”这时,旁边又有一个老妇人声音传来。

    米谷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四处看,可惜还是没有看到人。

    “像她这样,想要成长,就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但还不一定有用。”再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来。

    米谷眼睛像小雷达一样,四处搜寻,却怎么也看不到人,感觉真奇怪,为什么有声音却没人呢?

    “小东西,回去吧!”最初那个老者的声音又传入耳中。

    米谷感觉周围景物一变,自己就回到了粑粑身边,手里还抱着一个比自己个子还高的大果果,闻一闻,香香的,舔一舔,甜甜的。于是,她也不管这东西是不是来历不明,是不是有毒没毒,就埋头吃了起来。

    大果果好大,吃去上面一圈,她就感觉小肚皮很饱。

    还有很多大果果,小家伙为难了,怎么办呢?

    看了看还在睡觉的粑粑、滚滚和鸡,小家伙好聪明,走到粑粑身边,推着他的脸叫道:“粑粑、粑粑、粑粑。”

    公良被她推醒,睁开眼来。

    昨天承蒙青桑部族长盛情招待,感觉他们部落酿制的桑果酒味道不错,就多喝了一点,谁知后劲恁大,最后自己连怎么过来睡觉都不知道了。

    坐起来,他就看到米谷身边放着一个巨大的桑葚,起码有半米多高,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

    “粑粑、粑粑。”

    小家伙抱着大果果过来,推给公良,不用说也知道是要给他吃。

    “真懂事。”

    公良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摘了一点来吃,味道十分清甜。吃了后,感觉脑袋一下清醒了不少。

    小家伙看到公良吃大果果,可高兴了,不停的扑扇着翅膀摇着尾巴。又发现旁边圆滚滚和小鸡还在睡,她就爬过去,抓住圆滚滚的耳朵使劲拉,要把它拉过去吃东西。圆滚滚还在睡梦中,蓦然感觉耳朵好疼,不由嗷嗷大叫起来。

    睁眼一看,又是米谷这小屁孩作怪。顿时“嗷嗷”叫着向公良控诉道,米谷又抓我耳朵。

    米谷听到它的叫声,叽里呱啦比手划脚的说了起来,可惜公良是有听没有懂。

    圆滚滚好像能听懂它的话,看着巨大桑葚,屁颠屁颠的走过去,一嘴咬下,顿时咬下好大一块。感觉好吃,它就浑沦吞下,又咬了起来。

    它也没有忘记它的好朋友小鸡,转头去叫它过来吃。

    米谷看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感觉又饿了,也围过来吃。

    公良见它们一个个吃得凶猛,估计自己没吃多少就被它们全部吃光,干脆拿刀把桑葚切了,一人分一块,省得像猪一样,乱哄哄的抢东西。

    吃了一会儿,公良才想起来问米谷,东西是哪来的。

    米谷听了,抬头瞪大眼睛,叽里呱啦比手划脚的诉说自己刚才神奇的遭遇,可惜公良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感觉自己说了半天都白说了,米谷有点生气。忽然眼睛滴溜溜转,一把抓起公良的手咬了起来。猝不及防,公良手上顿时被她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咬出两个小洞。等他反映过来,小家伙却已经在给他舔伤口了。

    公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立马抓住米谷的屁股“啪啪啪”打了起来。

    米谷被打得好伤心,不过她不哭,而是把公良还没吃完的那块桑葚收缴过去,不给他吃了,自己化悲伤为力量在一边,埋头啃着。

    公良看得无语。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