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好吃的长虫
    蚕娘子和公良正说着话,屋中忽然出现一节青桑枝,上面枝叶青脆,看得蚕娘子一脸诧异。

    接着,她好像听到什么,一边听还一边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这是青桑祖神送你的礼物,收下吧!这节青桑枝是祖神从身上截下,上面生机磅礴,可保长久不散。以后只要找到合适地方种下即可。另外我再送你两对灵蚕种,放在青山冷玉里面冻着。将来若是青桑树长成,你可将它们从里面取出来,到时它们自会孵化,以后说不定你还能靠这蚕虫吐的丝挣一点钱财来用。”

    蚕娘子说完,还调笑了公良一句。

    公良听到是青桑祖神身上取下的青桑枝,没有拒绝,直接收下。

    这时,蚕凫听到他要走的消息,从外面急匆匆的跑来。

    气未喘匀,便问道:“哎,你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我们部落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没去过呢?”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公良笑了笑,道:“我在这里已经住了许久,是到该走的时候。再继续住下去,若是下雨,那便走不成了。”

    “那就别走,等明年和我娘亲他们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要不然路上有很多荒兽,还有一些野蛮的部落,会吃人的。”

    公良摸了摸鼻子,都不知该如何作答。

    蚕凫还要再说,却被她娘拉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就又捧着一件衣服走出来,撅着小嘴儿,有点不高兴的递给公良道:“喏,这是我最近按照东土人衣服样式给你做的长袍,本来想让你试试,没想到就要走了,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合身,肯定合身,”

    公良双手捧过衣服,但感觉平白拿人家的东西好像不好,就从果子空间拿出一手串送了过去。

    “这是用天香木心做成的手串,戴在手上可以辟邪除秽。”

    蚕凫戴在手上,闻起来果然香香的,就喜滋滋的举着手腕在她娘亲面前显摆,却被她没好气的拍了一下。

    事情已了,公良向蚕娘子告辞后,就抱着米谷,带着圆滚滚、小鸡离去。

    蚕娘子和蚕凫将他送出屋。

    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叽叽叫声,然后就见小柔那条叫宝宝的蚕虫飞速从后面爬来。等爬到公良身边时,它一点也不客气,抓着他的裤脚往他身上爬。公良连忙把它抱起来,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得寸进尺,想爬到他的脖子上,他连忙紧紧的把它抱在怀里。

    “宝宝,宝宝,你跑哪去了?”

    小柔焦急的叫声从后面传来,蚕虫听到声音,慌忙往公良衣服里钻。

    米谷看得不高兴了,挣开公良的怀抱,将蚕虫抱起来放到地上,然后又飞回公良怀里去。

    蚕虫连忙又往公良这边爬去。

    小柔的身影从后面露出来,当看到蚕虫后,顿时飞快的跑过来把它抱住。蚕虫挣扎着想要下来,可小柔哪会放开她,紧紧的抱着。

    蚕凫走下木屋,问道:“小柔,你这蚕虫怎么了?”

    “谁知道,上次吐丝大会回去,为了让它多吐丝,我就让它多吃点青桑叶,谁知道它就爬出来了。”小柔无辜的说道。

    “叽叽叽叽叽叽”

    蚕虫听到她说的话,激动的叽叽叫了起来。

    公良是有听没有懂,米谷给他翻译了一下,说小柔天天让它吃青桑叶,吃得它都想吐了,所以才找机会跑出来。

    听到米谷翻译的话,公良是无语,能吃就是福,这家伙还挑剔。

    蚕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公良看不关他的事,就向木屋中的蚕娘子,和走下木屋的蚕凫、小柔,点了点头,告辞离去。蚕凫在后面默默跟随相送,直到木桥边上才停下来。看着他没入林中的身影,不知怎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愁绪涌上心头,让她想哭。转过头,就看到娘亲站在后面。

    “娘亲”

    蚕凫扑了过去,心中积蓄的情,再难以自仰,痛哭起来。

    有些感情总是来得那么莫名其妙。或许,在一见面时,一切都已注定。

    小柔和怀中的宝宝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她在哭什么。

    “唉...”

    蚕娘子是过来人,知道这种感觉。

    当年她也是一片柔情深种,只可惜人家嫌她是大荒蛮子。幸好当时娘亲身体不适,让她回来接掌青桑部,也正是如此,才让她在十年一次的大典上遇到石腊,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人,要不然还真无法遇到他。

    有时候,一个女人,未必需要她的男人有多少的钱财,有多少的才华,有多少的权利。

    只希望,他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她的身边,知道她所知道的,感受她所感受的,能爱她、护她、惜她,如此而已。

    ...........................................................

    休息几日,又进入山林之中,让公良有种游鱼入水的亲切感。

    莽荒丛林的景致都差不多,到处都是高大粗野的树木。

    因为带着米谷、圆滚滚和小鸡,公良特别拿出巨骨扛在肩上,免得有不开眼的荒兽过来。

    这个巨骨也不知是何种猛兽的骨头,竟然对荒兽也有威压,很是奇怪。

    到了中午,公良就找了处干净的地方搭起帐篷,开始煮东西吃饭。

    圆滚滚和小鸡一个趴一个站,在他炒菜的炉边专心看着,恨不得将自己埋在锅中吃食当中。米谷却一刻也不安分,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偶尔飞起来在他们头顶没头没脑的飞着。

    突然,她看到远处草丛好像闪过什么东西,就快速飞了过去。

    “唔...”

    米谷飞到那边,发现草丛里趴着一条长虫,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就上前一把抓住,吃了起来。甜甜的、脆脆的,很好吃。

    那长虫也怪,一遇到她,仿佛遇到克星,软蔫蔫的,不敢动弹,任它折腾。

    小东西吃得高兴的眯起了眼睛。

    吃完一条后,感觉这东西好好吃,就想带点回去给她粑粑。

    于是,眼睛就四处游走起来。

    不一会儿,就让她找到一条、两条。看两手抓得满满的,她就兴奋的抓着长虫子,扇着小翅膀飞了回去。她不知道,当她吃了那条长虫后,背后洁白的羽毛已经有一枚微微带上绿色,眉心间一道玄奥印记渐渐浮起。

    公良炒完菜,左右看了看,发现米谷不见了。

    转头看了一下,就见小家伙手里抓着两条三角脑袋颜色诡异的毒蛇,兴奋的从林中飞了过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