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余波未了
    重雾遮林,五十米内难见踪影。

    见此浓雾,居于大荒边际,高山阳面坡地的巴部人不敢出门,全都呆在部落之中。

    远处,两道绿光穿透重重迷雾盯着巴部。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声阴唳,一阵呼喊,一阵惨叫。等到浓雾散去,巴部中的巴部人已经不见踪迹,只余下断裂的寨墙、残破的木屋,在昭示这里曾经有人存在过。

    巴部位于大荒边缘,人迹罕至,即使是出了事,也难有人知道。

    直到旬月后,有罗部人从此经过,看到巴部人消失不见,才慌忙回转部落告知。

    这时,外面又传来几个部落全族人消失不见的消息,罗部以及附近的部落才慌乱起来,纷纷联合,互为犄角,以防不测之事发生。

    苍莽大荒,浩瀚绵延千万里,山势磅礴,逶迤连绵,其间崇山峻岭无数,河沟渊谷纵横交错,潜藏着数不尽的强大荒兽,偶尔有一些攻击部落也是常有的事,但从来没有哪个这么凶残,竟然直接夷平一个部落。

    最主要的是这头荒兽竟然让这些部落的巫和祖神,连传出消息的时间都没有,这才是最恐怖的。

    因为有前几个部落的前车之鉴,罗部人不敢马虎,寨门上日夜有人巡守。

    却不知,在远处林中,早有一双凶狞血眼盯上了他们。

    入夜,罗部依然一片通明,四周篝火熊熊,不时有人往上添加柴火。

    罗部后山之中,一头如小山巨大,牛耳豹身的独目诸健,闭眼趴在那里。

    大荒诸部的祖神,大部分是诸部从小养大,传承了无数年的存在,对部落有着极深的感情;有的则是暴力驯服,用来守护部落的守护兽,但一代一代传承下来,这些守护神也渐渐变成部落祖神,接受部落供养,算是互惠互利;也有的是大荒生灵,比较亲善那种,主动接纳弱小的部落守护他们,而那些部落也会自动供养回报;还有一种,就是部落的巫通过和产生灵智的生灵沟通,让它帮忙保护部落,而部落则负责供养它们,属于互相依靠的存在。

    独目诸健是罗部先祖养大,是活了许久的存在。

    蓦然,独目诸健睁开眼,站了起来,凝视着眼前漆黑夜空。脚下却是微动,轻轻踩裂藏在脚心的一段玉骨。

    “出来,我看到你了。”独目诸健忽然口吐人言。

    原本漆黑一片,空无一物的夜空,脩然飞掠出一道绿影。

    “六翅毒鸠,你这么做,就不怕被神庙诛杀,将灵魂沉入冥渊之中,永生永世受那地火焚烧之苦吗?”见六翅毒鸠没有回应,独目诸健再次开口吼道。

    六翅毒鸠依然没有回应,只是喙嘴一张,喷出一股毒液。

    独目诸健飞速闪开,毒液落在地面,冒出一股白烟。它毫不示弱,独目一闪,一道炽热白光顿时从独眼往六翅毒鸠射去。六翅毒鸠六翅微动,轻轻闪过,顺势往前飞掠。速度之快,宛若惊雷一震,肉眼都来不及看清,就见它扇着翅膀从独目诸健腹边飞过,在它身上划出三道深浅不一的伤口。瞬间,血如泉涌。

    毒羽上的毒素随着羽翼沁入体内,那独目诸健的身体竟然开始慢慢融化,最后变成一滩黄水沁入地面,消失不见。

    杀死独目诸健,六翅毒鸠就往罗部飞去。

    一时间,惊叫声、惨叫声、哀嚎声,连成一片,又慢慢消失,寂灭无音。

    等附近诸部祖神得到独目诸健的消息赶来,罗部人已经消失不见,只余熊熊篝火和断了一角的寨墙、倒颓的房屋,在那无声的叹息。

    没想到六翅毒鸠竟然如此凶残,诸部祖神合议,决定埋伏于断壁红峡之中,合诸部之力击杀六翅毒鸠。

    一翻大战,山崩地裂,日月无光。

    六翅毒鸠原本快要愈合的伤口不堪诸部祖神联击,再次崩裂开来,六翅断了三翅,身上更是创伤无数。眼看就要死在断壁红峡之中,却被它找了个空档,狼狈逃去。

    诸部祖神没想到六翅毒鸠实力这么强悍,在诸部联手下,竟然还能离去。

    未免六翅毒鸠以后报复,诸部联合上书神庙,请神庙派人,诛此凶孽。

    ...................................................................................................................................................

    神庙之中,一团爝火不息。

    旁边,一群大巫围着爝火,四面而坐。

    半响,一名身体健硕的苍虬老者,才缓缓开口说道:“记得当年我还见过那只鸠儿,没想到却成了这样?”

    “终究是吃了人。一旦吃了人,就绝不能饶,要不然置我神庙威严于何地。”一名黄眉红脸老者铿锵有力的说道。

    “那这次谁去?”苍虬老者问道。

    “我和刀勐去吧,早日解决那孽畜,也免得再有部落受害。”一名看起来年岁颇长,却依然带有一丝曼妙风韵的妇人说道。

    黄眉红脸老人一听,顿时嚷道:“我可不和你去,你爱和谁去找谁去,不要找我。”

    “嗯...”

    那妇人一眼瞪了过去,黄眉红脸老人仿似有杀气临身,不由把身子缩了一缩。旁边人看得都笑了起来。

    “毒鸠六翅,一对御毒,一对行风,一对使雷,速度疾快,若是有心躲避,他们两个恐怕还不够。”一名看起来颇为文雅的老者说道。

    “那就行书诸部,让我百部精英儿郎出来活动活动,权当是大典前的试练。”旁边一名老者说道。

    “那就这样决定?”苍虬老者左右看了看。

    “嗯”

    一群人均点头答应,只有黄眉红脸老人貌似不服,张嘴欲言,却被那风韵妇人给瞪了回去。

    ..................................................................................................................................................

    大焱部刀罕得到神庙传书,立马骑着自己的坐骑独角犀跑出部落。没想到跑没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轰隆巨响,转头,就见部落那惹不起的两位骑着鹰嘴犀追了过来。不由在心里暗暗叫苦,瞬间念头飞转,绝不能让两人缠上,要不然他可没好日子过。

    “小子,你怎么自己偷偷跑了,都没叫我们一声。”骑着鹰嘴犀的其中一人,追过来就瞪着铜铃巨眼喝问道。

    “大竜叔,我是收到神庙行书,去帮忙搜索六翅毒鸠,你们过来干什么?”

    “你是精英我们就不是精英了。小子,不要忘记,你小时候跟我们比撒尿可从来没赢过。”

    刀罕听到他的话,就差没钻进土里去。

    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怎么还老是说出来听?当下心中决定,一定不能让他们两人跟去,要不然他的脸肯定要被两人丢光。

    想了想,刀罕说道:“大竜叔、二竜叔,我听说青桑部女娘已经从她们部落出来,很快就到神庙。你们看那大荒诸部,哪个不是虎视眈眈盯着青桑女娘。你们要是跟我一起过去,错过了青桑女娘,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大竜、二竜两人听得眼前一亮,却又狐疑道:“真的?青桑女娘真的要来神庙了。”

    “大竜叔、二竜叔,咱们这么好,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了?”刀罕一脸正色道。

    “你小子骗我们的事情可多了。”大竜鄙夷道。

    “就是。”二竜更加鄙视道。

    刀罕挠了挠脑门,说道:“大竜叔、二竜叔,那些都是以前的事,现在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们。我保证青桑女娘一定会去神庙,要是没去,回了部落,我任凭你们处置。”

    大竜和二竜对视一眼,道:“看来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二竜:“那咱们不能和这小子去找那毒鸟,要去神庙才行。”

    大竜:“嗯。”

    刀罕一看两人中计,连忙向他们告辞道:“大竜叔、二竜叔,那我先走了。”

    大竜和二竜理也没理他,现在有了青桑女娘,谁管他死活。

    刀罕连忙骑着独角犀飞速离去,独角犀好似也知道不能呆在这两祸害身边,瞬间加速,不一刻,就没了踪影。

    “这家伙,跑这么快干嘛?”二竜看着远处微微扬起的尘埃,喃喃说道。

    “你别管他快不快,我跟你说啊,等会儿要是见了青桑女娘,一定要我先上,你站我背后等着。”大竜对二竜嘱咐道。

    二竜听得直瞪眼:“凭什么要你先上,我在后面等,我要先上。”

    “因为我是老大,你是老二。”大竜也瞪眼大声说道。

    二竜竖着脖子,更加大声的说道:“阿姆说了,我们是一起出来,不分先后。”

    “要不然你想怎样,打一架。”大竜干脆大吼道

    “打就打,谁怕谁。”二竜抓着拳头,一点也不示弱的吼道。

    于是,两人就下地打了起来。两头鹰嘴犀自个在路边慢悠悠的啃着青草,好像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