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粑粑,你得 尾巴怎么这么短
    鬼方国的地理位置是坐北朝南,依山而建。

    山边上,耸立着一棵高大无比的苍老神槐,那就是鬼方国的祖神。

    神槐祖神是直接汲取地力生长,无须鬼方国人提供祭品,所以鬼方国也没盖什么供人祭拜的祖神殿,只有一片面向神槐祖神的宽大广场。每年鬼方国人都会秉着心中信仰,自发的聚集到神槐面前虔诚的叩头祭拜,祈求祖神庇佑部落平安康宁。

    广场两边,分别是鬼方国主与巫的住所。

    他们分别把守着前往神槐祖神的通道,若有人对神槐不利,必将受到两人的严厉打击。

    鬼方国主夫人芸娘是东土人,当年鬼方国主回到鬼方国后,为免芸娘思念家乡,特意依着东土城池的样式盖了鬼方国,而家中房屋和庭院中的景致,更是建得和东土那边的房屋一模一样,就连家中下人,也有很多是从东土那边买来的。

    住得久了,那些东土来的人倒也不想家,反而喜欢上了这里,喜欢上了大荒人的憨厚、朴实、纯粹。

    屋中,芸娘靠在鬼方国主身上,问道:“玄夷,每年都会有其他部落的人经过我们鬼方国,为什么你独对那小家伙青睐有加?”

    “不一样。”

    玄夷说道:“能从遍布凶兽的祖地出来,绝不是个简单的人。几百年前,也有一个从祖地出来的焱部人。那人其实年岁已高,根骨早定,但回到大焱后,经过万兽血池洗礼,竟然一跃冲天,铸就无上洞天,可惜终究天资有限,只到了蜕凡之境,后来过碧落海去东土时被无夜龙鲸所害。引得大焱召集大荒百部杀入碧落,将那里的海族杀得干干净净。从此后,碧落海中就再无海族敢在次驻留。”

    “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芸娘,我鬼方国现在到了中等部落之上,已经是进无可进。若想晋为上部,就必须要大荒百部中半数以上的部落同意,到时候免不了还要拉下一个上部,那岂是容易的事。这小家伙回到大焱肯定会被大焱部重视,若能在这时留下一点香火情,以后说不定对我鬼方国晋入上部会有所帮助。只可惜入了上部,就必须搬到神庙那边去,我们祖神又没法挪动,真是让人头疼。”

    “入上部有什么用,还不如呆在这里好呢?”

    “你不知道,不入上部,很多东西就无法参与,我们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

    ......

    他们在屋里说话,公良却已经踏上行程。

    依照操蛇部首领瑞给的地图,再往前应该就是大海,只是身在莽莽丛林之中,也不知道大海在什么方向。公良特意爬上一棵巨树看了下,发现前面不远有座大山。地图上有记载,那座山叫玄阳山。

    公良就往玄阳山方向走去,想从山上看看自己离大海到底还有多远,也好找条直线过去。

    说来那鬼方国主也是,明明在城外修了一条宽广大路,为什么不直接修到海边呢?也省得他这么辛苦。

    一名身着火红衣裳的女子踏着一只火鸟从丛林上空飞过,经过玄阳山时,感觉前面山间灵气逼人,就想过去察看,却见极远处有道光柱直冲云天,她连忙快速往那光柱出现的地方飞去。

    丛林之中尽是高大巨树,树藤与杂草灌木互相缠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拉也拉不开,公良不得不又拿出青龙偃月刀出来开道。

    现在米谷渐渐长大,已经有了自保手段,他也不再拘着她。只是背着背筐,等她飞累了自会自己下来休息。

    走了一会儿,公良忽然感觉有点尿急,就把长刀一插,急匆匆的跑到一棵巨树后面,拉出小弟尿了起来。

    尿了片刻,感觉有点不对劲,抬头,就见米谷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神奇的看着他。吓得他连忙把家伙收起来,以至于裤子都湿了。

    “米谷,你在这里干什么?”公良气急败坏道。

    任谁尿到一半憋回去,都是这般痛苦。

    粑粑,你的尾巴好短,都没有偶的长,而且还和偶不一样,长在前面,还没有毛,还会喷水水。米谷一脸天真的说道。

    “这不是尾巴。”公良痛苦得弯起了腰。

    那是什么呀!粑粑。米谷眨着眼睛,好奇的问道。

    公良感觉现在不是和她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连忙说道:“等会儿爸爸再告诉你,你先去那边玩。”

    喔,虽然不解,但米谷还是听话的飞到一边去了。

    公良这才重振旗鼓,继续尿了起来。等舒服的尿完后,他才发现,人生的美好其实就在于能不能愉快的撒泡尿而已。

    嗯...

    突然,他看到圆滚滚和小鸡竟然也从旁边伸出头来,往自己下面看去,不由瞪眼喝道:“贼头贼脑的看什么?”

    哼,有什么好看的,尾巴比我还短。圆滚滚“嗷嗷”叫了几句,傲娇的转身,摇着它那几乎没有的尾巴,一扭一扭的走了。

    小鸡还在那探头探脑,被公良一瞪,连忙缩了回去。

    公良是欲哭无泪,他保存这么多年的清白之身竟然就这么落在这些家伙眼里,真是让人憋屈啊!

    等走回去,米谷就飞了过来,求知欲满满的看着公良,等他回答问题,圆滚滚和小鸡两个也围了过来。

    公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轻声的说道:“米谷,刚才那不是爸爸的尾巴,是尿尿的东西。要记住,以后不能随便看人家尿尿的地方,知道吗?”

    喔,米谷随口应着,又奇怪道:粑粑,为什么偶尿尿的东西和你不一样。

    “因为爸爸是男的,你是女的,怎么能一样。记住,以后不能看人家尿尿,若有人在你面前露出尿尿的东西,那就是暴露狂,**癖,是坏人,你要吐口水毒死他,知道吗?”为了以后不让米谷乱来,公良一而再再而三苦口婆心的叮嘱道。

    嗯嗯,米谷连连点头,再问道,粑粑,那什么是男的,什么是女的呀!

    “男的就像爸爸这样站着尿尿,女的就像你一样蹲着尿尿。”

    粑粑,偶有时候也站着尿尿的。米谷一本正经的说道。

    公良算是被她的强悍给震惊了。

    幸好小家伙没有再继续其它的问题,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休息片刻,他们就继续赶路,很快就来到玄阳山脚下。

    玄阳山很高,但山坡上却植被稀少,遍地沙砾,偶尔有些杂草,也是枯黄一片。

    公良看这地方好像有些诡异,顿时小心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