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买卖
    “那本书拿给我看看。”公良指着架上那本厚得不像话的大荒图鉴说道。

    季寓庸小心脏疼得厉害,这可是他带到大荒为数不多的重器之一。没想到这家伙眼睛这么贼,一下就看到了。但心疼归心疼,说出去的话却不能收回,要不然有何诚信可言。所以,他就从架上拿下书,放在柜台上。

    公良翻开大荒图鉴,里面的文字全部是用荒文书写。

    上面用彩图画着大荒之中的各种荒兽、矿物、灵草之类,每一种东西都有价格,后面往往都会附上一句:可到神庙东土人族商店或者东土游商处,换取灵石抑或其它物品。

    但除了物品和价格外,就再也没有其它介绍。

    比如天香果,上面介绍说:操蛇部特产,每颗值下品灵石一枚,可到神庙东土人族商店或者东土游商处,换取灵石抑或其它物品。

    比如荒牛,上面介绍说,就食于大荒群山草地之中,全域皆有,每头值三百下品灵石,可到神庙东土人族商店或者东土游商处,换取灵石抑或其它物品。

    至于性味归经,有何用,通通没有记载,好像被阉割过一样。

    公良又看了看柜台架上的其它书,都是些经史子集之类,一点技能方面的书籍都没有。这样子看起来有点文化输出的味道,估计是想把大荒当成他们的粮库,甚至是想把大荒化成东土之一!毕竟大荒的物产在这里,谁看了都眼红。

    这手法看起来很熟悉,前世一些国家就是打着开启民智,解放天性,构建大同民主社会的口号撞开了中国旧社会的大门。

    在他穿越之时,甚至还有国家打着民主的口号,把其它一些国家搞得民不聊生。

    说起来,这不过是一种变相的殖民方式而已。

    公良看了下,问道:“你这边有修炼功法吗?”

    他现在也就只会五行拳和散打拳法,还有操蛇部学到的御蛇决,其他什么都不会。这点本事在大荒显然没什么用,所以看到季寓庸是东土来的游商,才想问一问,看有没有修炼功法。

    “没有。”季寓庸说道:“修炼功法需要拜入宗门才能学到,而市面上流传的那些东西。说实在,还不如你们大荒人自己的本事厉害。”

    和他想的一样,果然是文化输出的手段,要不然也不会没有功法。

    公良又问:“那你这边有没有那种能够变大变小的炉子,或者干脆大一点的炉子也可以。”

    现在三脚钢炉煮的东西都不够吃,所以他想另外买一个。

    “没有。”季寓庸又摇了摇头,忽然感觉有点蛋疼,怎么老是问他这里没有的东西,又好奇道:“你会炼丹吗?”

    “不会。”公良摇了摇头。

    “那你要炉子干嘛?”

    “煮饭。”

    季寓庸听得都快晕倒了,竟然有人买炉子煮饭,真是闻所未闻。

    看柜台没什么他喜欢的东西,公良不想再呆下去。不过眼中这本大荒图鉴对他来说还有点用处,起码他可以从上面学到一些知识。于是,就问道:“这本书怎么卖?”

    “不要钱,说送你就送你了。”季寓庸难得豪气一把。

    “那谢了。”公良就把书收了起来,但却又从空间中取出三颗天香果送给了他。

    季寓庸接过去闻了闻,咬了一口,眼前顿时一亮,问道:“大哥,请问您手上还有没有天香果?”

    “干嘛?”

    “能不能向你买一些?”季寓庸殷切的问道。

    “哦”

    公良眉毛一撇,顿时来了兴趣。这种天香果只是普通天香树上所结的果实,空间里硕果累累,没想到有人想买,不由问道:“怎么算?”

    季寓庸脑子飞转,这家伙完全不像前头那些荒人,就知道不是好骗的角色,所以价格不能高也不能低,就说道:“五颗天香果一颗下品灵石。”

    公良摇了摇头,“你要知道,天香果是操蛇部的特产,一向不外卖,可是难得之物。一颗下品灵石就想拿走五颗天香果,未免也太便宜了。”

    “那您说多少。”

    公良举起一根手指道:“一颗天香果换一颗下品灵石。”

    “不可能。”季寓庸大叫道。

    天香果拿回大虞国也不过才能换一颗下品灵石,跟他换了,岂不是半点利润都没有。

    公良转身就走。他也不是非得做成这笔生意,留着自己吃也不错。

    “大哥别走。”季寓庸连忙上前拉住道:“做生意无非就是讨价还价,哪有像您这样转身就走。这样,今天我就吃亏一点,做个赔本买卖,四颗天香果换一颗下品灵石,不能再少了。”

    “其实你完全可以去操蛇部,他们那边天香树漫山遍野,说不定到了那里,你一颗灵石就能换一百颗天香果。”公良建议道。

    季寓庸他倒是想,可是不敢啊!

    大荒之中到处都是凶猛荒兽,谁知道路上会出现什么情况。

    来的时候老龟就吩咐过,他们这次过来决不能进丛林,在水里它还能跑,到了丛林,到处都是参天巨树,想跑都跑不了。再说那操蛇部到处都是毒蛇,祖神更是一条龙蝰,据说就曾有东土游商打过去操蛇部交易天香果的主意,结果还没到,半路就被荒兽吃了,连点渣都没剩。

    看公良不上当,季寓庸再次说道:“三颗,三颗天香果换一枚下品灵石。大哥,真的不能再少,我已经是倾家荡产在和您做这笔买卖了。”

    公良想了想,说道:“看在你这么心诚的份上,我也不欺你,三颗天香果换两颗灵石。你若感觉可以,咱们就换。”

    季寓庸看他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只好说道:“那好,就三颗天香果换两颗灵石。只不过现在我手头没那么多灵石,正好我刚手了一些玉贝。这玉贝若拿到我们东土,一个最少可以换十枚灵石。今天我就吃亏一点,换你八颗灵石。也就是说,你给我十二颗天香果,我给你一块玉贝,你看怎么样?”

    公良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做生意还真溜,完全是稳挣嘛。

    不由摇了摇头,道:“昨天我挖了一些玉贝,口袋都快装不下了,根本不想再要。不过,你要用玉贝换也可以,但一个玉贝只能算一颗灵石。”

    季寓庸立马跳脚大叫道:“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公良笑了笑,转身离去。

    季寓庸急忙又将他拉住,道:“大哥您别急着走,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走,咱们到楼上尝尝我从我们大虞国带来美味糕点清茶。”

    公良自是无所谓,就随他往楼上走去。

    楼上风光不错,坐在楼阁窗前,尝着糕点,品着金黄色的绿茶,望着外面无垠大海,倒颇有几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味道。

    “怎么样,我带来的糕点和清茶的味道不错吧!”季寓庸问道。

    公良点了点头,但其实说起来,这东西对比他前世吃过的美味,只能用“粗糙”两个字来形容,那所谓的清茶和他喝过的武夷岩茶以及安溪铁观音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是当主人的面,这种话却是不能说。

    米谷这小家伙倒是很喜欢吃糕点,一坐下来,也不管他们说话,就胡吃海塞起来。

    至于圆滚滚和小鸡,因为不是人型,在这里不能放肆,只能趴在公良身边,猛吞口水。

    季寓庸又给公良倒了杯茶,忽然拍了一下额头道:“哎呀,不好意思,我都忘记介绍一下,小弟叫季寓庸,是东土大虞国青阳学宫的儒生,不知大哥怎么称呼。”

    儒生?

    没想到这里也有儒家,看来那大虞国应该是和前世古代的国家一样。

    公良一边想,一边回道:“我是焱部人,你就叫我公良好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