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鲛人(上)
    一盏清茶,飘着淡淡馨香。

    公良捧起茶盏,轻轻掀起盏盖撇去毫末,闻了闻,浅浅的喝了一口,一股涩涩的茶的味道顿时萦绕在口中。

    过了少许,又有点回甘。

    说起来,这茶叶也算不错了。

    季寓庸看到他品茶的样子,心头微动,眼前这人完全不像他所见过的大荒人那般粗鲁、野莽,反而多了几分东土人的儒雅味道,难道是传说中的百族精英?再看看旁边长着绿色翅膀,一头金黄头发的小女孩,显然是天鸠部人。

    只是他又拿出操蛇部特有的天香果和灵蛇胎,难道是操蛇部人?

    不是说两部是死对头吗?怎么会在一起?

    季寓庸心中有太多问题,得不到解答。

    现在他开始后悔出来的时候没到藏书阁中多看看书,要不然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看他身边趴着的两头灵宠,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如果能与他多多亲近,套点交情,以后再来大荒行商时,不说多多照顾,只要能帮忙说上几句好话,自己不就能挣得盆满钵满,以后修行的灵石可不全有了?

    想了下,季寓庸就起了结交的心思。

    于是,他就说道:“既然公良大哥说一个玉贝算一枚灵石,那就一枚灵石,权当交个朋友。”

    公良点点头,问道:“那你想换多少?”

    季寓庸比了比两个手指道:“两百枚玉贝。”

    虽然说一个玉贝算一枚灵石让他心疼,但若能和公良套上交情,他感觉还是不亏。最主要的是,这些天香果回去后,若能找个炼丹师萃取精华,炼成天香丹,那价钱可是高去了,又岂是这点玉贝比得上。

    要知道,天香果平常人吃了,就会口齿生香;吃多了,更是会遍体生香,一向广受大虞国中的女人喜欢。

    若能炼成天香丹,寻常人只要吃上一粒,自身体香就会历久不散,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趋之若鹜,为之疯狂。

    女人的钱向来最好赚,到时候灵石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公良从空间取出三百颗天香果给季寓庸,从他手里换了两百枚玉贝。

    虽然说怎么算都有得赚,但想到一个玉贝竟然让自己作价一枚灵石换了东西,季寓庸就感觉心疼得厉害。

    交易完东西,公良又坐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去。季寓庸却不想让他这么快走,他想要把这段交情的基础再夯实一点,要不然两人充其量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泛泛之交,以后想要人帮忙,那简直就是笑话。所以,想了想,他就说道:“公良大哥,等会儿小弟要去鲛人族做买卖,不知道大哥有没兴趣,一起去看看。”

    鲛人族,和自己前世听说过的鲛人有关系吗?

    记得操蛇部得到的地图并没有记载,公良不由问道:“鲛人族在哪里?”

    “公良大哥不清楚?”季寓庸诧异道。

    “不知道。”公良摇了摇头。

    季寓庸暗自思忖,难道这人是刚从部落出来游历?

    疑惑的想了下,他就解释道:“鲛人族就在附近三十里外的海中,据说原来还是你们大荒诸部之一,只是其族喜欢居于水下,才慢慢从诸部中分离出去,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属于你们大荒部族还是海族。这鲛人善织,以海中诸物做成的鲛绡纱入水不侵;其族中还有鲛人泪,又名珠泪、龙眼,据说是鲛人血泪所化,可解百毒,可软玉香铜,非常难得;又有鲛人鳞,可治百病,让人延年益寿。

    另外还有鲛人油,据说一滴可燃数月,以油制灯,万年不灭,所以又叫‘万年灯’。

    只是这鲛人油乃是鲛人死后火化剩下的油脂,燃烧起来的火焰如鬼魅般幽绿,非常恐怖,是以一向只在亡人归所使用。

    小弟还是第一次出来行商,除了抱着游历的心思外,还想挣点小钱。

    这鲛人族的东西在我东土人族很受欢迎,所以小弟等会儿要去一趟,大哥若有兴趣,不妨一起去走走。据说那鲛人部的水娘,有一种迥异于东土女子与大荒女娘的风情,非常美妙,大哥不妨前去看看。”

    公良有点心动,可惜自己不会水,不由遗憾的说道:“可惜我无法下海。”

    “无妨,出来之时,我带了几颗避水珠,刚好用上。而大哥这两只灵宠,只要留在楼中不出去,就不会有事。”

    公良也想去见识一下鲛人族的模样,就点头答应了。

    不过首先得填饱肚子,他早饭还没吃,肚子饿得要命。至于那几个糕点,连垫底都不够。

    季寓庸一听他还没吃早餐,立即殷勤的去厨房拿出一些自己从东土带来的美味佳肴招待他,只是等他把东西端上去时,却是有点傻眼。刚刚那只趴在地上,黑白相间的灵宠竟然人样狗样的坐在椅子上。

    而那只大鸟,则是鸟视耽耽的盯着他手中菜肴。

    感觉自己菜似乎拿得少了,季寓庸连忙又转身去厨房切出一点东西,一连走了两趟。

    等出来一看,发现自己准备的东西竟然全被吃光了,丁点不胜。一时,欲哭无泪。

    他从大虞国都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应该会在大荒呆一段时间,所以特地买了一大堆大虞国都中久负盛名容易携带的美味菜肴出来。

    没想到公良他们一顿饭直接吃了他整整一个月的口粮,这都是些什么人嘛?以后可不能再请大荒人吃饭了。

    不过,他在心中跟自己说有付出才有收获,把这点不满给抛诸脑后了。

    公良也没亏待他,吃完后拿出一坛勒毕部人送的甘露浆出来,和他一起喝。

    季寓庸喝得心惊胆跳,这喝的可都是灵石啊!

    吃完东西休息一下,季寓庸就让巨龟往鲛人族走去。公良站在楼阁边上,只见巨龟徐徐踏波而行,不带起一丝风浪,没有一丝海水加身,走出十几里后,就往海中潜去。说也奇怪,这三层楼阁入水竟然没有被淹,里面依然如故。探头往外看,一层淡白光晕罩在楼阁之上。

    “这楼中有避水珠,所以不怕水。”季寓庸在旁边解释道。

    随着巨龟步入海中,公良抬头望去,阳光从天上照下,却被清凉明澈的海水折射成无数颗星星,在眼前不断地闪烁、耀动。

    一些五彩的鱼儿游过来,贴在光罩外面,好奇瞪着眼睛往里面看。发现里面有人,也不害怕,就这么的静静的好奇的看着。

    米谷见了,拿出长矛,吓唬着往前刺去。那些鱼儿吓得掉头飞速游走了。而她,则在那边高兴的叫着、跳着。

    这小家伙的恶趣味,公良又见了一种。

    往下走,不停的有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海底生物从楼阁边游过,有的会停下来看看,有的则是继续前行,也有的在后面跟了一阵才离去。

    这里应该是一处天然的避风港,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海洋生物,各种鱼类、蟹类、海藻类、软体类,五彩缤纷、琳琅满目。

    一切一切,透过清澈的海水,历历在目。

    海中珊瑚礁众多,有红色的、粉色的、绿色的、紫色的、黄色的。

    它们的形状千姿百态,有的似开屏的孔雀;有的像雪中红梅;有的浑圆似蘑菇,有的纤细如鹿茸;有的白如飞霜,有的绿似翡翠;有的像灵芝,种种种种,未可名状,如同一幅千姿百态、奇特壮观的天然画卷。

    成群结队的小鱼在珊瑚礁外侧捕食浮游生物。

    不远处,一个体形巨大,长相古怪得令人生畏的巨蛤猛然张开厚重双壳,将旁边一条傻鱼吞了进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