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圆滚滚的审美观
    巨蟹山丘之中,蟹路纵横交错,空空荡荡,连头巨蟹也无,似乎全跑光了。

    公良看里面没有巨蟹,就四处逛了起来,打算找下巨蟹收藏东西的地方,看看里面有什么宝贝没有。结果却被柏妮丝告知,巨蟹族根本不会收藏东西,它们一向在外掠食,吃饱了才回洞中休息产籽。

    他却不信这个邪,这么大一座山丘怎么可能没半点有用的东西?

    所以,和众人来到外面,将外面斩杀的巨蟹收起来后,他就回三层楼阁带圆滚滚出来。

    这家伙对好东西向来有非同一般的感觉,相信应该能找到不少宝贝。

    圆滚滚却不想出去,在里面有吃有喝,为什么要去外面泡水,它才没那么傻呢?

    见它不听话,公良直接把米谷身上避水珠绑在它脖子上,将它抱了出去。

    这次米谷没再缠着要跟出去,外面都是水,又不能飞,又没好好吃的东西,她才不喜欢出去呢!

    “嗷嗷嗷嗷”

    圆滚滚拼命的挣扎叫着,但来到外面后,却发现身边的水竟然被挡在一层光罩外面,一点也不能靠近自己,顿时好奇起来。往前面跑去,忽然脚下一软,双脚陷入泥中,但那些泥也无法靠近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分到旁边一样。

    察觉到这个现象,圆滚滚好像发现什么了不得的新玩具般,竟然在那边踩脚抬脚,抬脚踩脚,玩得不亦乐乎。

    好像感觉不过瘾,这家伙干脆抱着头,蜷着身子,在遍布海底泥的地方滚了起来。

    地上柔柔的软软的,滚起来好舒服,好玩极了。

    公良在旁边看得不耐烦了,一脚往它屁股踢去,叫道:“还要玩多久,快去找宝贝。”

    本来玩得开心的圆滚滚忽然被打断,瞬间炸毛了,恼怒的对公良“嗷嗷”吼道,公良,你再敢踢我屁股,信不信我咬死你。

    公良翻了个白眼,就这傻样子,他一巴掌就能拍扁。但现在显然不是跟这小屁熊猫计较的时候,连忙好言好语安慰道:“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快点去找宝贝,找到后我给你两枚灵蛇胎吃。”

    一听到有吃的,圆滚滚顿时来了精神,却又讨价还价道:“要三枚,还有三枚天香果,上次米谷就比我多了一枚灵蛇胎。”

    公良都不懂它这是什么逻辑,上次事情能和这次扯上什么关系,而且,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讨价还价了?他怎么不知道。

    只是当前还是找东西要紧,公良就勉为其难的应了它。

    圆滚滚听到他答应,高兴得“嗷嗷”叫着往前冲,公良连忙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就被它找到一个宝贝。不是在巨蟹山丘里面,而是在宛如巨蟹形状山丘的屁股后面,是一块黑黝黝、坑坑洼洼的石头。

    公良看着石头,很难相信这东西是宝贝,质疑道:“你真的觉得这东西是宝贝?”

    嗯,这就是宝贝。圆滚滚肯定的“嗷嗷”叫道。

    公良不大相信,不过最后还是相信了圆滚滚。毕竟在找东西方面,它还从来没让他失望过。于是,他就抱起坑坑洼洼、黑黝黝的石头,打算收入果子空间。没想到石头却非常的重,他一不小心,打了个踉跄,差点往前栽去。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公良不相信自己搬不起这块丑陋的石头,当下马步一蹲,燃烧睚眦焱纹上的精血,脚抓海地,使出全身力气,“哈啊”的一声大叫,全身青筋如虬龙暴起,血气上涌,整个脸红得如火一般。

    费了无数力气,才把石头收进果子空间之中。

    但身上的力气还有精神却也全部消耗一空,一阵阵无力感、疲惫感涌上身来。

    他连忙吃了一粒补血丸,盘腿而坐,片刻后,才稍微恢复过来。他也没停下,继续带着圆滚滚去找东西。

    可惜却什么也找不到。

    公良就不相信了,这么大的地方竟然只有一块丑陋石头算是宝贝,但圆滚滚说没有他也没办法。可鲛人族那边不还有一座海中杂物堆成的高山吗?

    于是,当众人回去的时候,他就带着圆滚滚在高山上继续寻找宝贝。

    结果没有。

    公良听得眉头一跳,这么大一座山怎么可能没有宝贝?

    难道米谷找到的那颗蓝珍珠不是宝贝,那些粗大的血红珊瑚不是宝贝,那些房间大的巨蟹不是宝贝?

    这时,公良突然想起,圆滚滚找到的宝贝似乎都是那般的与众不同,比如刚才那坨坑坑洼洼、黑黝黝的石头;还有以前在彩石滩找到的那块破破烂烂的形如石头的东西;还有在祖地时候找到的巨骨;还有嗜血蝙蝠洞屎堆中发现的那一粒粒东西,怎么感觉它认为的宝贝都那么奇葩?

    这时候,公良开始怀疑起圆滚滚的审美观了。

    胜利归来,鲛人族族长柏妮丝在族中大开宴席,热情招待公良和季寓庸,还有得胜而归的族人。

    一时间,鲛人族陷入一片欢乐的海洋。

    季寓庸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了鲛人水娘,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旁边殷勤侍奉的鲛人水娘,都快转不出来了。

    公良在旁边看得想笑,忽然,旁边水娘拉了拉他的衣袖,道:“恩人,我们族长有请。”

    这时,他才发现鲛人族长已经不在厅中,就起身跟着鲛人水娘走去。不过一边走,心里却一边嘀咕着鲛人族族长找他到底有什么事,又不免胡思乱想起来,难道这族长真的要来“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的套路?

    片刻后,鲛人水娘就带他来到一处血红珊瑚挖成的洞穴,然后转身离去。

    公良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去,就见柏妮丝迎上来,当面拜下,“还请恩人救救我族。”

    唔...

    公良眉毛一挑,这情况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他连忙上前挽起柏妮丝,“族长不要如此,小子万万不敢当此大礼,有事还请说,只要是我能帮忙的一定尽力。”

    柏妮丝在公良的劝说下起身,才说道:“恩人也是知道,我鲛人族原也是大荒部落之一,只是离开大荒土地日久,也不知神庙还知不知道我鲛人族的存在。所以想请恩人回到大焱之时,请大焱部落的长老在神庙面前美言一二。看能不能让我鲛人一族重归荒神的怀抱,沐浴神恩。”

    “这事我不能做主。虽然我会回大焱,但还不知道是不是能在部落长老面前说得上话,族长还是另找别人帮忙为好。”

    “我鲛人离神庙遥远,又和诸部不熟,哪里找人。只希望恩人可怜我鲛人一族,能够帮忙美言,我鲛人上下必然感激不尽。”

    柏妮丝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水做的,公良都被哭得有点心塞,想了下,就说道:“我确实还不知道能不能帮忙,但若是回到部落能够帮忙的我一定帮忙。只是路途那么远,即使神庙同意你们回归大荒,你们又怎么能够知道?”

    听到公良的话,柏妮丝擦了擦泪水道:“恩人请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法螺,只要有消息,就请恩人吹响法螺,我就会带领族人南上,前往神庙祭拜荒神。”

    “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又怎么能够拒绝。不过你还要把你鲛人族的事情写封信给我,到时我才好跟大焱部的长老说话。”

    “这是自然。”

    柏妮丝就把准备好向神庙上书的贝策和传音法螺给他,还送了一些鲛人族的特产和宝物。

    公良这次可谓是收获满满,季寓庸也不例外,得到了柏妮丝的无数馈赠。

    季寓庸算了算,只在鲛人族的收获,不仅可以还清老龟借贷,甚至还有些盈余。

    ?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