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又活了又死了
    肥臀上传来的一阵阵疼痛,不停的刺激着红鬃长牙猪的神经。

    再看到鬼鬼祟祟躲在两脚人后的黑白脸,红鬃长牙猪心中顿时暴怒发狂,猛然嚎叫一声,挺着锐利獠牙横冲直撞过去。

    林间地面被小山大的红鬃长牙猪踩出一道道深坑,一阵阵隆隆巨响随之传入耳中。

    在公良眼中,红鬃长牙猪就像一头猪型坦克般,将地面的杂草和灌木无情碾压,威猛势不可挡。眼见红鬃长牙猪就要冲过来,他连忙转头对米谷说道:“米谷吐它,不要毒死,等会儿我们还要吃肉。”

    “嗯嗯,粑粑,偶知道偶知道。”

    米谷兴奋的点着头,睁大眼睛看着红鬃长牙猪,忽然一口口水如箭飞出,正中红鬃长牙猪脸面。

    毒液随之渗入红鬃长牙猪脸面毛孔中,进入体内。

    只是瞬间,红鬃长牙猪就中毒,但身体的惯性让它再跑出一段距离后才往地上倒去。

    米谷高兴极了,她的口水还是很厉害的,一时间乐得“呀呀呀,咪咕咪咕...”的唱起了歌。

    公良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鼓励一下,就走过去,打算杀了红鬃长牙猪做饭。

    现在他早饭没吃不说,昨晚吃下去的那团诡异糊糊还像噩梦一般缠绕在他脑中,若不吃点好东西,他都不知道这噩梦还要持续多久。他决定了,回去之后不再碰射蜮部任何东西。他奶奶的,那玩意儿还是人吃的吗?

    他这嘴也是被自己养刁了,就没想过什么都没得吃的日子该怎么过?

    红鬃长牙猪离公良还有一段距离,他走出去大约两米左右。

    突然,红鬃长牙猪身上白光一闪,竟然站了起来,只是眼中血光已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惊惧之色。它不敢再朝公良他们冲去,转身就跑。

    公良和米谷惊呆了,从来还没有东西中了米谷口水的毒还自己起来的,真是难以相信。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难道这红鬃长牙猪身上蕴育了疗毒的符文真骨?

    公良清醒过来,连忙对米谷说道:“米谷,追上去吐它。”

    “嗯,”米谷严肃点头,迅速飞了出去。那头猪猪竟然中毒后又起来,这是对她的藐视,让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公良随后收起圆滚滚和小鸡,手持长矛,追了上去。红鬃长牙猪体型庞大,跑过的地方相当于犁出一条小路,十分好找。但公良不是随着踪迹而行,而是凭着与米谷心灵上的一点感应往前寻找。

    红鬃长牙猪速度非常快,只是片刻,就跑出几公里。但公良速度也不慢,如电掣雷行,迅疾无比。

    米谷扇着小翅膀,循着红鬃长牙猪的踪迹,在林间疾速飞行。

    小家伙似乎感觉速度还是不够快,一条九彩尾巴顿时如螺旋般飞转起来,速度瞬间飙高,往前飞遁而去。

    很快,米谷就追上红鬃长牙猪。

    红鬃长牙猪好像也感觉到她,倏然钻入旁边茂密的草丛中,往另一片树林跑去。

    这一切都逃不过米谷的眼睛,迅速追了上前。不一会儿,就看到跑在前面的红鬃长牙猪,不由吐了一口口水。那红鬃长牙猪好像感应到,身子猛然往旁边一闪,躲过米谷的口水攻击。

    米谷不气馁,又吐了一口,红鬃长牙猪又躲过。

    再吐一口,再被躲过。

    米谷见自己吐出的口水接二连三被红鬃长牙猪躲过,非常生气。当下立马加快速度,飞到红鬃长牙猪上空,嘴一张,吐出一股毒雨。

    这下红鬃长牙猪再也躲不过去,刹那间被毒倒在地,动也不动,只有两个拳头大的眼睛在那转来转去。

    怕它又忽然起来,米谷飞上前,再次狠狠的吐了几口口水。

    她很生气,这猪猪浪费了她很多很多口水,都不知道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

    只见她拿出粑粑给的短矛,恼怒的往红鬃长牙猪身上刺去。可是红鬃长牙猪因为长年在树上蹭痒,皮肤沾满树脂,长年累月下来,那些树脂硬结,就在身上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树脂铠甲,再加上本身皮厚,她这万锻钢精打造的短矛根本刺不进去。

    看到短矛刺不破红鬃长牙猪皮,米谷转刺它身上的薄弱部位。

    “呀”

    小家伙挺着短矛,狠狠的往红鬃长牙猪的眼睛刺去,瞬间,红鬃长牙猪的眼睛被刺破,血浆爆出,有如泉涌。

    红鬃长牙猪只是被毒倒,不能动,但还活着。

    看到眼睛生生被刺破,眼中一片惊恐。

    恐惧在心中蔓延,一颗猪心如同遇见狼的小兔般,战战兢兢,唯恐米谷再刺它另外一只眼睛。

    它猜中了。

    米谷刺破一只眼睛后气还没消,挺着短矛,又往红鬃长牙猪另外一只眼睛刺去。

    这时,红鬃长牙猪身上白光一闪,翻身站起,也顾不得眼中剧痛,就想逃得远远的。

    旁边米谷发现这猪猪竟然又能动了,顿时吐出一连串口水。于是,刚刚能动的红鬃长牙猪,就又悲哀的倒了下去。一只猪眼无语的看着苍天,它想起了那天下午夕阳下的奔跑,那是它逝去的青春啊!

    一滴悔恨的泪水从最后一只眼睛中流下,但也是最后一滴,眼睛随即被米谷刺破。

    小家伙刺破红鬃长牙猪眼睛后,又恨恨的吐了几口口水,一边吐一边嘀咕道:看你还起来,看你还浪费偶口水。

    末了,还飞到红鬃长牙猪脸上狠狠踩了几下。

    公良从远处跑来,就看到躺在地上的红鬃长牙猪。怕它再起来,公良不敢马虎,上前一矛从眼中刺入,将红鬃长牙猪的脑子搅了个稀巴烂。这下,红鬃长牙猪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粑粑,粑粑,你看偶厉害吧!这只坏猪猪,浪费了偶好多口水。”米谷屁颠屁颠的飞到粑粑面前说道。

    公良摸了摸她的脑袋,夸奖道:“我们家米谷最厉害了。”

    “嗯嗯,偶是最厉害的,不像滚滚,一看到猪猪就跑。”米谷得意的时候,不忘告圆滚滚一状。

    公良却不管她的小心思,把圆滚滚和小鸡给放了出来,让它们去捡柴火。

    自己则找了处干净的地面,清理出一块地方,取出三脚钢炉,准备做饭。他先将红鬃长牙猪扛进空间,取出心头血,放血浇灌三色稻,然后在小黑水池边劈开红鬃长牙猪,将大部分内脏扔了进去,只留下心。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