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玄蛇
    杀好红鬃长牙猪后,公良也不急着带出去,而是在红鬃长牙猪的骨头间寻找起来。

    刚刚看红鬃长牙猪身上发出白光,体内应该是蕴育出符文真骨才对。

    红鬃长牙猪身上到处都是嫣红血迹,很是难找。但符文真骨注定是与众不同的东西。因为蕴含了充沛灵气,所以符文真骨本身已经从原本的骨质玉化,通体晶莹剔透,如脂细腻润泽。即使是碰到血迹,也是点滴不沾。

    很快,公良就在红鬃长牙猪身上靠近心脏间的肋骨位置,找到一枚四十厘米左右,玉化的符文真骨。

    真骨上,不知名的纹路缭绕,如龙、如蛇、如虫,又如凤、如云、如电,飘渺得不可捉摸。

    来到大荒后,公良也收集了不少符文真骨,但都记着巫的话,不敢乱动。

    只是这枚符文真骨有点奇怪,竟然可以疗毒,要知道中了米谷口水毒后,能安然无事跑掉的动物可是从来没有过。

    那天岐舌部人之所以不怕毒液,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剧毒,但红鬃长牙猪显然不同,没想到身上竟然蕴育出这么一枚古怪的符文真骨。不知道除了疗毒还能干什么,若是能疗伤就好了,以后受伤只要催发就万事无忧。可惜依自己现在的力量,估计连催发都难。

    看了下,公良就将红鬃长牙猪身上的符文真骨和以前得到的一起收起来,等以后找个明白人问清楚再用。

    这东西可不能乱来,是关乎生死的问题。

    带着杀好的红鬃长牙猪来到外面,圆滚滚和小鸡已经捡了一堆干枯柴火。

    米谷在外面无聊,也跑去捡了一些,发现粑粑出来,就飞过来炫耀道:“粑粑,粑粑,你看,你看,偶捡了好多好多柴。”

    公良瞄了一眼她捡来的一小堆柴火,看到她夸张的手势,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得鼓励了一下,要不然会打击她的积极性。

    红鬃长牙猪很大,一顿根本吃不完。公良先从空间里砍了一条大腿出来,将里面贴肉的大骨放进三脚钢炉里面熬煮,然后就把剩下的肉放在火上炙烤,又取出一口大锅煮了一锅三色稻米饭。

    上次在鬼方国的时候,槐义临走时送了一袋种子给他。

    也不知放了多久,里面种籽几乎全都死光,只剩下一种菜籽发了芽,如今已然长得很大。

    公良看那菜,如高丽菜(又叫椰菜、包菜、包心菜、甘蓝)般,里面叶子层层叠叠卷起,不过苗株却比他前世见过的高丽菜大,有半米高,都不知道最后会长出什么妖怪来。他倒是希望能长出高丽菜一样的东西,以后就可以做高丽菜饭了。这可是他前世最喜欢吃的美食之一。

    现在菜还没熟,不能吃,公良就从空间采了一些野菜洗干净,拿出来放进熬煮的肉汤中煮。

    吃肉有时候会腻,吃点菜荤素搭配有营养。

    可惜米谷、圆滚滚和小鸡它们几个小东西却不是这样,每天无肉不欢,都不喜欢吃菜。

    空间里的野菜种了很久,菜身上的野性去除了一大半,吃起来没有外面野菜那种浓重的野味,比较鲜嫩、清甜,所以公良一般都是采空间里的野菜吃。

    不一会儿,红鬃长牙猪身上的肉就烤熟了。

    公良取出桌椅,给它们分了肉,就坐在林间享用起美食来。

    他忽然想起了孪生双芝兄妹,虽然它们不一定要吃东西,但也不能忘了它们。于是,就把它们带了出来。

    两个家伙一出来看着一桌吃的,还有米谷,高兴得“咿呀呀、咿呀呀”,又崩又跳的叫着、嚷着。

    米谷看到两个好朋友,就叽里呱啦兴奋的跟它们说起今天的事情,还有昨天的事情,还有前天的事情,她有好多好多话跟她的好朋友们说。

    喷香的兽肉、凝浓鲜美的肉汤、色彩鲜丽的米饭,吃进去,化成一股股精华落入肚中,比昨晚在射蜮部吃的那堆糊糊不知好了多少。现在想想,公良感觉昨天晚上吃的东西就像一坨新拉下的玩意儿,都不知道昨天晚上自己是怎么吃进去的。

    一想及此,公良连忙驱走脑中的念头,吃饭时候想这些东西,恶不恶心。

    吃完东西,抱着肚子躺在椅子上靠着,公良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一次。

    倏然,两头龙蝰竖起头来,朝东面“呱”的叫了一声。

    “嗯”

    两头龙蝰无事不会乱叫,难道有荒兽来了。通过心灵沟通,公良才知道,原来它感觉到东面有危险的东西过来。

    在大荒林中,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公良连忙把锅碗瓢盆桌椅等东西收起来,带着诸小,就打算跑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好。

    就在这时,一条玄蛇突兀的出现在林中,无声无息,好像它原本就在那里一样。

    玄蛇不是很大,腰约小桶粗细,长约十米左右,全身漆黑如墨,只是额间缭绕着一片赤金纹路。那眼眸,冰雪无情,望着孪生双芝兄妹,流露出一股**裸的贪欲。

    公良看得咯噔一下,孪生双芝兄妹是灵芝成精,对人大补,对荒兽何尝不是。

    但孪生双芝兄妹却是懵然无知,还好奇的看着玄蛇。

    两头龙蝰和米谷如临大敌,圆滚滚、小鸡已经不争气的躲到了公良后面。

    米谷有食蛇鸠血脉,对蛇类有天生的血脉压迫,但这东西是相对的,血脉上的压迫是对弱小者而言,对强大者产生的效果很微弱。说不定她还是强大者欲除之而后快的目标,毕竟谁也不想幼小的天敌成长起来对付自己。

    公良一看不妙,连忙将孪生双芝兄妹和圆滚滚、小鸡它们收了起来。

    玄蛇看到孪生双芝脩然不见,眸中冷光一闪,尾巴一动,往公良飞速扫去。

    公良只来得及看见一道残影,就感觉自己被一辆卡车撞上,往后飞去,重重撞在后面大树上。

    还好,他还顶得住。站起来,取出巨骨,准备应敌。玄蛇在他取出巨骨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米谷看到粑粑被玄蛇撞飞,非常生气,张嘴就吐出一连串的口水。

    玄蛇尾巴一扫,一道疾风涌现,顿时将一连串口水吹落在地,地上的青草瞬间枯萎,连油黑的土地都变得枯黄。

    米谷看到口水被他挡住,顿时怒了,张嘴喷出一股毒雨。

    玄蛇嘴一张,将毒雨全部吸走,看着米谷,眼中一片嘲笑之色。

    米谷感觉心好累,怎么有这么多东西不怕自己的水水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