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六脉神剑发威
    湛蓝长空,倏然掠过一道黑色闪电。

    巍巍然,冷冽刺骨。

    三足鸱再次飞到小鸡背后,抓在它已经被撕去一层皮的血肉上,狠狠一扯,顿时拉起一条带着血水的赤红肉条。

    小鸡疼得大叫,扇着翅膀更加快的往下逃去。

    公良看得心疼不已,手中紧紧抓着短矛,怎奈三足鸱还没进入短矛射程。近了,近了,终于近了。公良猛然掷出手中蓄势已久的短矛。倏然间,只见一道光影破空,撕裂出阵阵风声,空气中带起一条白色云气。

    速度太快,让三足鸱都来不及反应,一下被短矛刺在大腿上,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不停的从**传到神经。

    短矛上带有米谷的口水,但似乎毒性已经随着鲜血流出,竟然看不到三足鸱有半点中毒的症状。

    三足鸱唳声大叫,一嘴咬出刺在大腿的短矛扔飞出去,看着掷出短矛的公良,眼中一片厉色。

    倏然,羽上玄纹冒出一道暗芒,双翅一震,飞行速度顿时加快数倍。一道残影闪过,就见它飞到公良近前,喷出一口火焰。

    公良早知不妙,已经收起圆滚滚、米谷和受伤归来的小鸡,一脚把黍漓踹飞。

    火焰喷来,他就往旁边地面跳去,那放在星纹象龟背上的座榻一下被火点燃,烧了起来。星纹象龟一看苗头不对,连忙把头缩到壳里面避难去了。

    公良跳到地面,再次拿出一根短矛往三足鸱掷去。

    这次三足鸱有所准备,翅膀一闪,飞到短矛上方,用爪子抓起来扔飞出去。

    公良一看三足鸱这么厉害,连忙取出射蜮弓射了起来。瞬间,一**箭矢如雨般往三足鸱射去。三足鸱嘴一张,一股火焰喷射出来,将那些射来的箭矢烧得一干二净,连灰都没剩下。

    看到公良诸般手段使尽,依然对自己无能为力,三足鸱眼中带着一丝愚弄,一丝嘲笑。双翅猛然一扇,伸着利爪往公良抓去。

    庞大的身子很快就来到公良上空,宛如浮云遮空,声势浩大。

    公良两眼微眯,收起射蜮弓,拿出莫桑石斧,燃烧睚眦焱纹,一股股澎湃的真气注入其间。

    不过片刻,莫桑石斧上就缭绕起一层光芒,无数真气在上面流动。

    动物的天性,让三足鸱感觉他手上的武器很危险,能够对自己造成伤害,连忙扇着翅膀往后退去。

    此时此刻,公良哪会让它离开。不说小鸡被它害得不浅,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做成的座榻被它烧毁,这笔帐就该好好算算。

    “哈啊”

    公良一声大叫,双脚在地一踏,腾空而起。瞬间,莫桑石斧动,在空中舞出一弯月轮,一道莹黄光芒从斧上亮起,随着莫桑石斧,往三足鸱劈去。

    三足鸱看得寒毛竖起,双翅一抖,羽毛如波浪般翻涌,背上玄纹浮动出一个个玄奥文字,身子再次加速,往空中飞去。

    它飞得快,斧芒堪堪从它身边掠过,劈落一堆羽毛。

    刹那间,空中片片毛羽飘飞,宛如在演绎一场奠行的哀剧。

    三足鸱受惊,以更快的速度往后飞去。

    眼看三足鸱就要飞走,公良不顾身上真气已快耗尽,强行运使最后一丝真气进入经脉,位于右手大拇指的少商剑随之刺出。少商剑主肺主气,剑路雄劲,一经刺出,犹如石破天惊。

    三足鸱扇着翅膀飞退,胸前空门大露,少商剑一下正中前胸。

    “噗”的一声。

    少商剑在上面刺出一洞伤口,血水如泉般狂涌出来。

    三足鸱受此一击,飞行动作微微一窒,往下掉去。

    公良看到三足鸱受伤,连忙从空间中带出米谷,让她去吐三足鸱口水。

    米谷看到好朋友小鸡受伤,早已经非常生气,听到粑粑的话,就飞过去,吐出一连串口水。原本三足鸱还在挣扎着扇着翅膀飞上去,但中了米谷的口水后,就再也无法动弹,一头往下栽去。

    “嘭”的一声,在地面砸出无数飞尘。

    公良也跟着落在地上,看三足鸱已经死去,就将圆滚滚和小鸡放了出来。

    小鸡身上鲜血淋漓,伤势严重,一出来就倒在地上“啾啾”哀鸣,让人不忍以视。

    圆滚滚看到伤害自己好朋友的三足鸱倒在地上,顿时嗷嗷叫着跑过去,爬到它身上狠狠的踩着。

    也不知道三足鸱是肌肉反映,还是抗毒怎么的。在圆滚滚踩踏下,又悠悠的挣扎着站了起来。圆滚滚一下从三足鸱背上滚下去,屁滚尿流的嗷嗷叫着跑回公良身边了。

    一边的米谷看到三足鸱竟然还想起来,再次往三足鸱身上吐去一连串口水。

    三足鸱就又倒了下去。

    公良怕三足鸱不死,连忙跑过去,拿起莫桑石斧往三足鸱脖子砍去。

    “铿”一声,宛如砍在金铁之上。

    即使是锋利如莫桑石斧,也只是砍进去一点,并没有完全砍断三足鸱的脖子。公良再次砍了几下,才把三足鸱脖子砍断。然后就取了精血,收进果子空间中,放血浇灌三色稻了。

    到这时候,他已经筋疲力尽,身上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他连忙让米谷在身边警戒,自己则拿起两颗补血丸放入口中,一手拿着一枚灵石补充消耗的真气。

    过一会儿,真气恢复,气血充沛。

    公良睁开眼来,就看到黍漓畏畏缩缩的躲在一旁。米谷两只眼睛狠狠的盯着他,仿佛他只要一过来,就要对他不客气似的。

    黍漓刚才也看到了米谷的妖孽,所以尽量不要惹她。

    小鸡还倒在地上,流出来的鲜血已经染红地面。公良也不知道自己吃的补血丸是不是适合小鸡,但看它血流这么多,不补充一下怎么行?没办法,只得喂了它一颗,然后就取出符文真骨,开始治疗它身上的伤口。

    在符文真骨的帮助下,小鸡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

    过一会儿,就伤势恢复,连去皮的地方也长出皮来,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绒毛从新生皮的毛孔中长了出来。

    公良不由得感叹这符文真骨的厉害。

    但厉害是厉害,消耗的真气却比之前治疗伤口多了几倍,自己要不是有灵石补充,都差点应付不过来。

    小鸡扇了扇翅膀,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伸着头到妈妈怀里,亲昵的蹭着,感谢妈妈。

    公良摸着它的头,教训道:“以后看到比你厉害的就要赶紧跑,不要傻傻的冲过去。这次要不是运气好,估计你早就成了那三足鸱的口中肉了。”

    小鸡啾啾叫着,表示明白,估计有了这次的惨痛教训,它也不敢傻大胆的去挑战一些自己仰望的存在了。

    路上一场小风波,就这么过去了。不幸的是,公良辛辛苦苦做的座榻被三足鸱喷的火焰给烧没了。

    离神庙已经不远,公良也懒得再重新做一张,直接坐在星纹象龟上,往神庙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