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你怎么又吐口水
    大竜和二竜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走着,时不时从路边卖东西的摊位里拿东西往嘴里塞,一点也不怕人家有意见。当然,也没人会为了一两个果子跟他们有意见。估计在他们心里以为,有那闲心跟两个傻愣子计较,还不如考虑中午要吃什么美味兽肉吧!

    忽然,两人看到前面走来一个头上坐着娇小女娃的傻小子,旁边还有一头黑黑白白古里古怪的小兽和一只小鸟,就走了过去。

    “哎,小子,你是哪个部落的?”大竜挺着伟岸的胸膛,不可一世的对傻小子问道。

    傻小子就是公良,听到他的问话,瞄了一眼,没理他。又不认识,再加上这家伙口气很冲,好像吃死他一样。所以干脆假装没听见,转头四顾。

    “小子,大竜问你呢?”二竜看公良不应话,瞪眼大喝道。

    公良懒得理两人,往前走去。

    “嗬,小子,有脾气啊!”大竜一步上前,伸手往他肩膀抓去,喝道:“给我站住。”

    “米谷,吐他。”

    米谷很听话,马上往大竜脸上吐去一口口水,口水沁入皮肤,瞬间融入身体的血液之中。大竜顿时“嘭”的一声,一头栽倒下去。

    二竜看到大竜倒下,猛然厉喝道:“小子,你竟敢...”

    “噗”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米谷吐了一口口水,跟大竜一样倒了下去。

    大竜和二竜躺在地上,除了身体无法动弹,但思想和眼睛却还能动,可以看出两人眼中尽是惊骇之色。

    公良只是想教训一下两人,并不想为难他们。所以让他们躺了一会儿后,就打算让米谷给他们解毒。谁知圆滚滚这家伙也不知发了哪门神经,竟然屁颠屁颠的跑到两人身边,往他们脸上撒了一泡熊猫尿。

    “圆滚滚你干嘛?”公良惊愕道。

    “我要在他们身上做个记号。”圆滚滚嗷嗷叫道。

    公良无语,这记号也太别致了。

    大竜和二竜的眼中,出现了悲痛欲绝的神色。

    “米谷,给他们解毒吧!”

    “嗯”

    米谷就听粑粑的话,吐口水给他们解毒。二竜一起来,就要找那长得乱七八糟,不讲卫生乱撒尿的小兽算账,却被大竜一把拉住。

    “大竜,我要教训它你干嘛拉我,你是不是被尿糊涂了?”二竜瓮声瓮气的问道。

    大竜一巴掌往他傻脑袋拍去,道:“你看看那小子头上坐的女娃是不是天鸩部的人?”

    二竜听到他的话,仔细看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片惊骇之色,和大竜对视一眼,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大竜,天鸩部人不是全死光了吗?”

    “据说还剩下一个小孩。”

    “那就是她喽!”

    “应该是。”

    “那天鸩部的人可不能惹,他们全身都是毒。”

    “快走。”

    二人又齐齐往后退了几步,才转身跑走。看到两人这样,公良是哭笑不得,真是两个二愣子。摇了摇头,就想继续往前走,忽然前面跑来一名气势汹汹的火红女子。

    这女子一边跑,一边东张西望,也不知在寻找什么。

    嬿儿在仔细的寻找刚才那两憨货,但那两个家伙就好像消失一样,怎么也找不到。蓦然看见前面有个傻小子,就上前问道:“哎,你有没有看到两个高高的、大大的、傻傻的憨货?”

    公良不用想,也知道她问的是刚才那两个二愣子,就想回答,却见火红女子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惊声尖叫起来。

    “哇,好可爱的小女孩,来让姐姐捏捏你的脸。”

    公良就见火红女子伸手往米谷脸上捏去,刚想提醒她,却已来不及。米谷已经吐出了一口口水。

    火红女子一下中毒倒地,那姿势太过妖艳,让人不忍去看。

    他连忙对米谷吩咐道:“快帮她解毒。”

    米谷有点不满,刚才她还想捏偶脸脸呢!偶脸脸可只有粑粑才能捏。不过,她还是依着粑粑的话吐了一口口水给火红女子解毒。

    嬿儿一下从地上跃起,也不恼她喷自己口水,反而双手捧心,欢喜的叫道:“好可爱啊!还会喷毒,是天鸩部的小家伙吧!姐姐好喜欢你喔!来,让姐姐抱抱。”

    说完,也不理公良这个人,也不理米谷同不同意,就伸手往米谷抱去。但想法是好,结局是一样的。她又被米谷吐了一口口水毒倒在地。

    公良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米谷,你怎么又吐她口水了?”

    “她要抱偶,偶才不让她抱呢?只有粑粑才能抱偶。”米谷好傲娇的说。

    “快给她解毒。”

    “喔,”米谷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就要喷口水解毒。

    忽然,后面传来一声大叫,“贼子,你在做甚?”

    公良听到声音,往后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绣就各种飞禽图纹的火红锦衣女子由远处走来。等看到地上躺着的火红女子时,锦衣女子怒声大喝道:“贼子,竟敢害我妹妹,去死吧!”

    倏然间,锦衣女子手中出现一把长剑,直向公良刺去。

    剑面在日光下,闪过一道冷傲冰霜,但冰霜中却又带着一丝焚尽一切的紫蓝冷焰。

    尚未及身,公良就感觉寒毛悚立,连忙取出莫桑石斧,挥扫出去。

    长剑被石斧扫中,锦衣女子受到长剑上传来的巨大力量,往后退去。

    “你竟然还敢反抗,受死吧!”

    锦衣女子气得柳眉直竖,将长剑收回,抱在身前,怒而发出涛天剑气。豁然间,无数剑影在锦衣女子身边缭绕开来,宛如翩跹蝶翼,在日照下,现出艳魅彩光。

    公良看得心中一凛,连忙让米谷飞到一边去,伺机喷吐口水。

    米谷好鬼,点头表示知道,悄悄绕圈往锦衣女子后面飞去。

    圆滚滚和小鸡看到事情不对头,连忙远远的躲开了。

    无数剑影映就的艳魅彩光越来越是强盛,越来越是炽烈。蓦然间,所有剑影归于一处,一道疾烈剑光从剑影隐没处,以排山倒海之势迸射出来。

    其速如光、如电,如暗夜惊雷,如绝地狂风。

    公良分明看到那剑光化形,成一头飞鸟厉鸣而来。

    以这剑势,他感觉自己绝对不可能挡住。

    当下连忙燃烧睚眦焱纹,手持莫桑石斧,疯狂的注入真气,使出自创的“龙卷风”。这不是普通的龙卷风,而是以斧芒为底,舞出的真气旋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