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旋风急转,瞬间生成一道倒锥形龙卷风。

    莫桑石斧飞旋劈在空气中,发出一阵阵宛如巨兽般的咆哮。

    公良对自己发明的龙卷风,越来越是得心应手。

    渐渐地,他将自己身子放空,不在拘束于形体,转而以莫桑石斧为主,身体为辅,如同陀螺般随着莫桑石斧旋舞的惯性力量转动。

    速度越来越快,比离弦之剑还快。

    原本还可见公良灌入莫桑石斧真气散发出的一道道光芒,但随着莫桑石斧转动,那一道道光芒逐渐不见,只看到一道真气光罩罩在公良身上。

    龙卷风越旋越高,气势越来越是磅礴。

    两人的打斗,引来很多人围观。这些人被龙卷风带起的狂风刮得脸疼,但却都不怎么在意,依然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打斗。就连神庙之中也投来几道目光,但这些小儿辈间的争斗,没人愿意插手,反而非常有兴趣的欣赏着。

    疾烈剑光化成的飞鸟振翅厉鸣而至,刚好撞在莫桑石斧斧芒舞出的真气光罩之上,一下刺入其中,但迅即被旋转的力量带偏,从旁滑落。

    锦衣女子的剑随后即到,锋利的剑尖穿透光罩,直刺公良。

    但旋转的莫桑石斧瞬间而至,带着锦衣女子的利剑往边上而去。

    石斧蹭在利剑之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喑嗡”声,听得人心烦气躁,直欲呕血。

    锦衣女子见自己一剑无功,眉头一皱,猛然一跃而起,轻叱一声。刹那间,一道剑芒宛如皓月凌空,随着她宛如神女临世般的绝代风姿翩翩而下。

    那浩大剑芒,看得公良连抵抗的心都没了。当下就想落跑,要不然估计小命难保。

    米谷早就在旁虎视眈眈,只是一时没机会。这时见锦衣女子全身心都在粑粑那边,猛然在她后面吐出一口口水。

    锦衣女子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在自己背后施毒,顿时中招,身形为之一窒,猛然往下摔去,看起来好不狼狈,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如神女临世般超凡脱俗的模样。

    只是这锦衣女子似乎不大怕米谷口水。

    片刻后,就挣扎着拄剑而起,看着公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好卑鄙,竟然用毒。”

    “啊啦,”米谷见她竟然没事,不由瞪大了眼睛,再吐出一口口水。

    锦衣女子再又倒了下去,但没过多久,就又双手按剑,慢慢的挣扎站起来,怒瞪着公良,道:“你这无耻贼子,我记住你了。”

    唔...

    米谷眼睛都快凸出来了,偶都这么厉害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不怕偶的水水,感觉心好累。顿时生气了,双手叉腰,口水像不要钱般的狂吐而出,这下锦衣女子终于没再起来。

    “哼”,米谷傲娇的抬着下巴想道:偶口水还是好厉害好厉害的。

    看到锦衣女子不再动弹,公良总算松了口气。

    只是又不知道怎么处理两人,又不能不给她们解毒,要不然难道让她们一直躺在这里,那等会儿起来还不恨死自己。

    他可能没有过,现在人家已经恨死他了。

    正在为难之时,前面猛然传来一声暴喝,“谁在欺负我家孩儿。”

    我嚓,不会是传说中“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吧!

    公良环视一眼,周围人望着他的眼神非常值得玩味。看来祸事不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连忙抱起圆滚滚、小鸡,带着米谷,往东南角的大焱部驻地跑去。

    看到他那狼狈样,围观的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而地上那两个女子,旁边人是连碰都不敢碰,有的甚至挪了一下脚步,与他人互成犄角之势,将两人保护起来。

    不过片刻,就有一名妇人飞奔而至,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名女子,连声叫道:“嬿儿、婉儿,你们怎么了?”

    那两名叫嬿儿、婉儿的女子眼睛不停动着,但身体却没有半点反应。

    妇人蹲下察看了一下,狐疑道:“中毒了?谁做的?”

    两名女子根本无法开口,她就向旁边围观的人问。旁边的人也不知道公良来历,只是说那人往东南角跑去了。

    妇人一听,顿时圆睁怒目大骂道:“又是大焱部那些蠢货做的好事,看我不打死他们。嬿儿、婉儿,咱们走,娘亲给你们报仇去。”说完,妇人就抱起两女,往公良跑走的方向追去。

    大焱部在神庙的驻地很好找,房屋也是和神庙城墙一样,用金铁之英浇筑而成,通体墨黑。

    而外面大门上,则浮雕着和祖地焱部一样,熊熊燃烧的焱火图腾。

    白天时候,神庙驻地的大焱勇士一般都出外做事,只有几人留在里面值守。

    所以,公良走进去的时候,只看到几名大焱人在场地上比武,而大竜和二竜这两个憨货则在旁边走来走去,不时说几句奚落的话。

    一看到公良,大竜二竜立马气呼呼的跑上前,呀呀大叫道:“好小子,爷爷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自己跑来了,是看我大焱部没人吗?”

    旁边几个比武的大焱人听到两人对话,顿时停下,走上前去。

    公良正想开口,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如雷巨吼,“思茂你个蠢货,还不赶紧给我出来。”

    听到声音,大竜和二竜心中咯噔一下,对视一眼,回想了下,自己好像没欺负那女雀部的女娘吧!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躲为妙。两人也没工夫和公良计较先前的事,连忙往后面跑去。

    公良一看,也跟了上去。

    旁边几个大焱勇士听到那来人声音,似乎也知道是谁,纷纷四散而逃。

    不一会儿,刚才那妇人就带着女儿来到大焱驻地,看到里面没人,就大叫道:“思茂你个死货,死去哪了,还不赶紧给我出来。”

    片刻后,才从里面走出一名魁梧的中年汉子。

    他看了一下妇人,满脸无奈的说道:“英娘,这里是我大焱驻地,不是你女雀部,在这边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成什么体统?思茂,以前你抛妻弃女离家出走我就不说了,现在你女儿被人欺负成这样,你到底管不管?”英娘怒喝道。

    思茂听得脸上青筋冒现,气得大声辩驳道:“什么抛妻弃女,还不是你自己跑回女雀部去,是你自己要跑回去,关我什么事?”

    “跑回去你不会去带回来啊!你就这样放着妻女在女雀部自生自灭,让你的妻子养你的女儿,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事实证明,不管是哪个时代,什么时候,和女人吵架永远是件最费口水,最费心力,而且是最不可能有收获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