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大焱祖神
    英娘看到思茂没事,顿时恼上心头,疾速掐动指印,就要再次使出法决。

    “放肆。”

    突然,虚空传来一声暴喝,一股浩大威压降临,竟然让她把持不住手上指印,让逐渐酝酿的法决散去。

    然后,就见一名黄眉红脸的老者从天而降,正是驻于神庙的大焱长老刀勐。

    看到思茂,刀勐横眉怒喝道:“混账东西,连自己家事都管不好,我大焱勇士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

    思茂心底委屈,心道:这也要好管教才行,要不然谁来也没辙。

    “自己敢做不敢当,有什么脸说这种话?”

    一道声音很突兀的出现在大焱驻地中,接着就见场中多了一名曼妙风韵的妇人。

    刀勐看到来人,心里一紧,不敢再乱说话,对思茂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思茂连忙上前跟他禀报公良的事。

    刀勐听了,大怒道:“你个混账东西,祖地来人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赶紧告诉我,反而在这里与你婆娘动手动脚?”

    思茂看了看英娘,张了张嘴,想辩解一下,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干脆住口不说。

    刀勐其实早在之前司图查找天鸩部后人的影像中见过公良,只是没想到他是自己族人,要不然早就把他带到神庙了。此时听到思茂这么说,连忙走到公良身边,伸手在他身上拍了一下。

    公良只觉一道气体入体,但迅又消失不见。

    刀勐收回手,点头道:“不错,确实是我大焱血脉,而且根基深厚,应该可以筑基洞天了。最近万兽血池开启,你正好赶上最后一拨,走,随我回大焱去。”

    刀勐手一动,就将旁边圆滚滚和小鸡收起来,带着公良和米谷破空而去。

    英娘看到刀勐带着公良离去,不由着急道:“长老,那小子是祖地焱部血脉,您怎么不把他留下来和我部孩儿生孩子呢?”

    女雀部长老看着他们离去的影子,幽幽说道:“有大志者又岂会眷念这点儿女之情,再者说了,这可是大焱精英种子。当年大焱部能够为了祖地族人怒而屠尽碧落海族,未必不会为了他与我女雀部决裂。”

    “不会吧!我们与大焱部不是一体的吗?”英娘惊讶道。

    “事关部落传承,即使亲如一体又如何?”

    女雀部长老又说道:“以前你们能够轻易抓到大焱男子,是因为那些人将来成就不大,所以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你们胡作非为,要不然你们以为真的那么容易从大焱部中抓到大焱男子回去?”

    “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娶我部女娘,不是说大焱男子与我部女娘结合,修行速度会加快吗?”英娘不解道。

    “那只是初期,后面就不行了。而且男子泄了元阳后,精元受到女子阴气感染,就会变得驳杂不堪,以后修炼起来事倍功半,成就终究有限。你看那些精英子弟,有哪个是有家室的?”

    “原来这样。”

    英娘听到长老的话,瞄了两个女儿一眼,心里想着到底是让女儿早点找个人家好,还是先留着,说不定以后能找到好一点的大焱精英子弟。

    公良被刀勐带着破空而行,身前好像有一层透明光罩挡着,竟然感觉不到丝毫风声,只有无尽的静。往下看去,山峦、丛林、湖泊,各色景物一一从眼底掠过,如同坐飞机一般,十分新奇。

    米谷紧紧抱着粑粑,不时好奇的看向那个古怪的老头,黄眉红脸的,感觉好可怕喔。

    大约盏茶时间,公良眼前忽然出现一座气势雄浑的险峻高山,巍峨挺立在群山之中,山势起伏,好像四蹄腾空的骏马。嫩绿、鹅黄、青黛的秀色,错综变幻,交织一片,宛如一幅秀美的山水画卷。

    高山山顶,雾气缭绕,似群龙吞云吐雾,阳光掠过,群山展颜,蔚为壮观。

    而高山间,却是峰峦叠翠,景色清秀,古树巨木居多。

    当微风吹拂的时候,山顶的雾霭轻轻泛起,如同乳白轻纱把群山间疏疏密密地隔起来,只剩下青色峰尖。但过一会儿,雾又散了,那裸露的岩壁、峭石,被霞光染得赤红,渐渐又变成古铜色,与绿的树、红的花互为映衬,显得分外壮美。

    刀勐带着公良来到高山脚下一座刻有“祖神殿”三个大字的高大殿宇前面。

    殿前竖立着一排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血红巨柱,中间有座大门,大门前有两头血红巨兽雕像,旁边几名大焱勇士持矛傲立,看到有人来,眼中立即射出一道凛然神光。

    当看到是刀勐后,那些人又恢复原样。

    刀勐来到此地,就把圆滚滚和小鸡放出来。圆滚滚一出来,立马抱着公良的大腿哀嚎起来。刚才它突然被带到一个乌漆吗黑的地方,差点吓尿了,幸好还有好朋友小鸡陪伴,要不然太可怕了。

    公良摸着小家伙蠢萌蠢萌的头,安慰着它受伤的心灵。

    小鸡却没有它那么娇气,只是在旁边啾啾叫着。

    刀勐等他们聊过后,就带着他们往祖神殿中走去。

    殿中一切,和焱部祖神殿一模一样,左右两边各雕刻着焱火降世,族人猎兽祭拜的场面,只是更加高大宽广,气势磅礴。大殿中间是一副比祖地焱部更加高大的焱火浮雕,那熊熊燃烧的焱火,好像是真的一样,让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炙热。

    公良抬头望去,殿宇竟是高大无比,十分宽广,好比前世的体育馆。

    巨大的焱火浮雕前有一处凹陷的地面,是一个几十平方的池子,里面翻滚着地火岩浆,而在地火岩浆上面,则漂浮着一团炽白焱火。

    虽只是一团,但公良却感觉它充盈了整个世界,宽广无比,让人心生敬畏。

    地火岩浆池子两边,有两座高台,上面坐着两名老者。看到刀勐带着公良他们进来,瞄了一眼,随即又闭上。

    刀勐来到漂浮在地火岩浆的炽白焱火前跪下,虔诚说道:“刀勐拜见祖神,今有焱部后人公良自祖地而来,尚请祖神恩准,进入万兽血池之中。”

    听到他的话,原本闭眼的两名老者眼中猛然射出一道精光,往公良看去。

    那团焱火听到刀勐的话,剧烈的跳动起来。只是瞬间,就从一团小儿拳头大小飞涨到几层楼高。

    公良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这祖神焱火就像是人一样,在注视着它。

    蓦然间,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上扫过,自己所有的一切好像都被察知得一清二楚,完全没有秘密一样。

    眉心空间之中,那团幽蓝火焰好像察觉到什么,猛然摇曳起来。倏然间,一股凛然威严降落于此,将它全身上下扫了一遍,然后消失离去。不过片刻后,却有一团不大的炽白焱火从外进入空间,融入到幽蓝火焰之中。

    幽蓝火焰猛然炙热燃烧起来,只是片刻,就粗壮了不少。

    “去吧!好好照顾这名族人,或许,以后成就不在你之下。”

    经历了弥久岁月,焱火祖神已经能从冥冥之中的未知察觉到一些东西。

    听到祖神传来的话语,刀勐猛然瞪眼往旁边一无所知、莫名其妙的公良看去。他怎么看也看不出这傻小子以后会有什么成就。

    地火岩浆上的焱火说完话后,就慢慢缩小,逐渐回到原来模样。

    刀勐见了,连忙带着公良恭敬的退了下去。

    这次,他带公良过来见祖神,可不只是为了得到允许进入万兽血池,还为了请祖神验证公良焱部血脉的身份。若非焱部血脉,此时公良已然化成灰灰。

    公良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从鬼门关兜了一圈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