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灵纹宝骨
    米谷和双头龙蝰、圆滚滚、小鸡等看到猛那边闪出一道光亮,不由好奇的探头看了过去。

    只见首领猛手中拿着一枚巴掌长,二指节粗细,氤氲着一层宝光的骨头,上面有一道道灵性的纹路如蛇游动,散发出让人心悸的气息。即使是无知无畏的米谷,也感觉到一点点怕意,更别说是圆滚滚了,这家伙已经不争气的往好朋友小鸡后面躲去。

    猛摸着手中骨头,有点眷念,有点不舍。

    这是他花费无数精力,冒着生死大险从妖兽身上取下的灵纹宝骨,即使是他也没用过几次,用在这里倒是可惜了。

    但为了大焱儿郎的未来,这点死物又算得了什么?

    猛眼中精光一闪,再次从腰间袋中取出一个水囊,将里面的妖兽精血滴在上面,然后念出一句句玄奥咒语,激发灵纹宝骨上蕴含的所有能量。

    灵纹宝骨在他的念动下,散发出一层莹莹宝光,光芒越来越盛,越来越是炽烈,逐渐充塞整个山洞。猛见了,连忙将手中灵纹宝骨扔进万兽血池当中。落入血池的时候,灵纹宝骨倏然爆发出一道强烈的灵光,涤荡在万兽血池的血波之中。

    已经浑浊的池水,在灵纹宝骨的灵光涤荡下,竟然肉眼般的澄清起来,恢复到最初的样子。

    “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来自祖地的族人。”猛看着身在血池的公良,喃喃自语道。

    公良盘坐于血池之中,有若丘山,嵬然不动。

    此时的他,已经晋入心无其心,物无其物,空无所空,无无亦无,湛然常寂的清静境界,又哪会知道外面的东西。

    外面的血池精华,被他本能的吸入体内,在刚才池水变浊的时候,他眉毛动了动,就要从极静中清醒过来,但随着猛将那枚灵纹宝骨扔入血池中,再又归于平静。

    睚眦焱纹上的精血,早在公良踏上石阶后就消耗一空。

    大家之所以这么做,据说是有可能让自身的焱纹在血池中诞生先天兽魂,但放眼大焱部,能在万兽血池中觉醒先天兽魂的又有几人?

    但此刻,公良胸前背后的睚眦焱纹,在灵纹宝骨澎湃精气的冲击下,似乎多了一丝灵性。

    蓦然,睚眦巨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岸上的猛看得吓了一跳,等看到那睚眦焱纹后,不觉瞪眼大叫道:“先天兽魂?”

    话音刚落,就见睚眦焱纹慢慢从公良身上挣扎而起,片刻后,在他肩上形成一头睚眦虚像。

    就在此时,高山之上三百六十五颗天星组成的星云之中,脩然出现一颗燃烧着火焰的星辰。这星辰一出现,就有一道如火星光往下落去,透过高山间土石的重重阻隔,加诸在刚刚出现的睚眦兽魂之上。

    睚眦兽魂吸收如火星光后,虚体渐渐转实,猛然爆出一声大吼,继而张嘴一吸,

    刚刚放入血池的灵纹宝骨精华和落下的如火星光迅速被它吸收,它的虚体也以飞快的速度转化为实体。

    猛看得苦笑不已,自己可就只剩下那点好东西,再来就没了。

    倏然,刀勐出现在他身边,问道:“怎么这么久还没好?”

    转头,他就看到站在公良肩头的睚眦兽魂,惊讶得大叫道:“先天兽魂!”

    “刚刚觉醒的,一醒来就把我放下去的灵纹宝骨精气吸走,现在我可没什么好东西了。长老,你有没有,接济一下后辈嘛。”

    刀勐却没理他,喃喃自语道:“这小东西,竟然能觉醒先天兽魂,说不定还真能像祖神说的那样,超越我。”

    声音太小,猛没听到,就好奇的问道:“长老,您说什么?”

    刀勐一听,两眼瞪道:“什么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猛有点委屈的说道:“明明有说的。”

    刀勐瞪了他一眼,猛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看着池中的公良和兽魂,刀勐从胸口掏出一个袋子,从里面取出一颗半人来高的巨蛋,“这家伙,运气真好。前几天刚好掏了个蛋,本来想留着解解馋,倒是让你遇上了,那就给你了。”

    说完,一巴掌拍碎蛋壳,将里面的蛋液一股脑全部倒进万兽血池当中。

    一股无比精粹的能量随之进入池中,池水再次变得澄清起来。

    公良和兽魂立即飞速的吸收起来,蛋液似乎对兽魂的好处很大,原本还是虚幻的身体渐渐变得凝实,然后就不再吸收,围绕在公良身边吼叫几声后,就化成一道光影,回到原来的睚眦焱纹当中。

    剩下的蛋液精华不断被公良吸入体内,被果子空间转化进入丹田之中。

    丹田气海的雾气不断积聚,从淡转薄变浓。

    当浓无可浓之时,稠浓的雾气开始蠕动起来,在后续蛋液的精粹能量不断涌入下,一滴液体从雾气中缓缓出现。

    当这滴液体出现之时,万兽血池中的所有能量精华忽然疯狂的涌入公良体内,疾速被果子空间纯化,进入液体当中。渐渐的,那滴液体露出形状,是一滴绿豆大的水滴。

    自此,万兽血池的能量精华被公良吸收殆尽,再无半丝剩余。

    外面的天空也出现一片鱼露白,他头顶的微缩星云和燃烧着火焰的星辰也消失不见,再无一丝星力落下。

    公良眼睛动了动,睁开眼来,一缕精光从他眼中暴射出来,但迅即归于平和。

    也不知过了多久,公良身体动了一下,骨骼顿时如玉般哔剥作响,只感觉全身上下力气充盈,一拳就可以打穿世界。

    正想试一下手上的力量,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喝道:“还不起来,尚要等到何时?”

    猛在上面瞪眼喝着,但心里却嘀咕道:,这小子竟然能够吸收这么多的能量精华,不愧是从那没有灵气的祖地来的。

    公良听到他的话,左右看去,发现血池中除了他,连一个人影也无,连忙从血池爬出,穿上脱下的牛犊短裤,戴上藤镯。

    双头龙蝰自动爬回到原来的手腕位置呆着。

    圆滚滚和小鸡歪着脑袋看着公良,感觉一晚上不见,他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米谷也有这样感觉,她还叽里呱啦的跟粑粑说那些人耍流氓,还有一个人踢了他,被她吐了口水的事。并且向公良请示,要不要去吐他们水水。公良说这次是例外,就不要吐了,以后若有人敢耍流氓,就吐死他们。

    嗯嗯,米谷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最听粑粑的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