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房子落成
    很快,公良就用昨天取来的石料打好地基。

    地基打好,上面就要放上一层隔层板,好盖地面建筑部分。

    公良就去旁边树林砍了一些三抱粗细的巨木回来,结果被那熔炼铁汁的老者看到,直接带他到十公里外的一座山峰后面,让他砍前面那些巨树。

    那些巨树苍翠挺拔,树干黝黑,身有点点硬刺。微风轻吹,沙沙的树叶响声,带着一丝淡淡清香扑面而来。

    老者让他砍这种树,自然有他的用意,公良依言而行,走到一棵三人合抱的巨树下,取出莫桑石斧砍了起来。

    “嘭”

    “嗯”

    一斧砍在巨树上,依照莫桑石斧的刚硬与锋利,应该是一斧而断,没想到却只是砍破了一层皮而已。可想而知,这树材质的坚硬程度。

    公良往老者瞄了一眼,见他站在山坡上,神色自得的样子,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唐突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连忙走过去,恭敬问道:“老人家,不知如何称呼?”

    “我叫朗鉴,你就叫我朗老吧!”

    朗鉴年轻时曾去过东土,就在那边取了个东土名字。

    “朗老,这是什么树,怎么这么硬?”

    “铁棘树,在以前,我们部落就用这种树做武器。现在不用了,不过有时还是会用树心做箭。你要盖房子,最好是取这种树做隔层,刀砍不伤,火烧不坏,放个千年百年都没问题。”

    想到铁棘木的坚硬程度,公良深以为然。

    所以,他就开始砍起了铁棘木。

    铁棘木若是用寻常方法劈砍,要砍很久才能砍倒一棵。但若用真气驱动莫桑石斧劈砍,可谓一切而过,十分顺手,但消耗真气非常严重。

    不过为了早点砍完,公良也是拼了。

    足足砍了三天,他才砍下所需要的铁棘木。砍好后事情还没完,必须将铁棘木布满硬刺的表皮削下来,劈成方形,才好摆放。这一忙,又忙了两天,有些部落精英的石屋已经盖好了。

    期间,隗雄、竜尕、乸鲁、巨、大目,他们也都来看过他盖的房子。

    但感觉太折腾,就没有照他的样子去做,只是规规矩矩的盖一栋像部落石屋般的房子而已。

    处理好铁棘木,公良就准备安放。

    朗鉴让手下在隔层石料上浇上铁汁,再让公良将铁棘木放下去。

    铁棘木一头并没有直接露出外面,而是空着一些距离,旁边用一块半凹石头盖在上面,从外面看就像完全没有隔层一样。

    放好隔层,等铁汁凝固后,公良上去走了一趟,感觉就像踩在实地般,非常结实。

    隔层放好,公良就继续去石场取石料盖上面的楼层,这次全部取了回来,省得来来回回跑。花费了十几天,终于让他盖成一栋,形如长城烽火台,地下一层,地面两层的城堡。

    地下一层的地面,也用铁汁浇地,铺上一层半米厚,一米长宽的石板做地板。

    而城堡每一层铁棘木隔层上,也是用铁汁浇就,然后放上一层和地下室一样,半米厚一米长宽的石板。

    盖好后,公良上上下下察看了一遍,心中估计,照这房子的坚硬程度,估计十几级的地震都未必能够震出,哪怕是一丝裂缝。

    原本他还想在房子里面盖个厨房和厕所,但这地方又没抽油烟机,也没有抽水机可以把水抽到二层楼上,想想就放弃了,转而在城堡前的左右两边各盖了一栋屋子,用来做厕所、浴室和厨房。

    做好这些,房子并不能算真正盖好。

    他又去取来石料,把自己圈的十亩地全部给围了起来,然后将房子前后二十米以内的高大巨树全部砍掉。

    其它地方也砍掉一些,免得挡住阳光,城堡里面一片阴冷。

    接着,他又去山上找来青草皮种在屋前屋后空旷的地面,再用碎石头铺上一条通往外面的小路。盖好的城堡,整体看起来就像一栋山林别墅般,非常的别致。

    到了这里,他的房子总算是落成了。

    但屋子里面还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他就用砍下了的树木做了一些桌椅床柜之类的家具摆在里面,免得家里看起来空空荡荡。而这时候,部落精英们的石屋早已经盖好,只剩下他的。所以这些日子,没事的时候他们就喜欢跑来这边参观一下。

    盖好房子,按照公良前世家乡的规矩,要请客热闹一翻。

    于是,他就去猎了几头荒兽,做了一顿可口饭菜招待帮忙的铸造师朗鉴他们,还有隗雄等一些部落精英。

    为此,他用新长成的一抱大的高丽菜和三色稻、蚝干、兽肉等东西做了一大锅他前世家乡出名的高丽菜饭,还熬煮了一大锅兽骨汤,拿出了大量的万果酒、天香果、黄猄蚁卵等东西出来招待客人。

    有别于大焱部的风味美食,让所有人吃得欢快无比。

    一席欢宴,持续到月挂高空,大家才尽情而去。

    这些人来的时候,也不是空手而来。

    这个不是带着一些兽皮,就是拿了一堆兽肉,要不然就是拿些果物之类的东西。算下来,公良请客还收获了一大堆东西,感觉还蛮有赚头。

    当然,请客是为了热闹,让新盖的屋子多点生气,说亏赚就俗了。

    不过,在公良前世的乡村里,这亏赚确实是要计较一下。

    像这种搬家请客,来的大多是亲朋好友,多是带了红包。这些红包并不是说就是你的,而是暂时放在你的口袋里,这是人情,以后还要还回去。

    有些人觉得繁琐,而且也实在挣不了几个钱,所以干脆就不请客了。

    当然,你要是不想还回去也可以。但后果很严重,轻的让人鄙视,当面人家或许不会说,但背后指指戳戳是肯定的。后续还会引来一系列的信任危机,以后若是家里有什么事,人家也不会去帮忙。

    到时候你孤家寡人一个,真的是彻底没脸没皮了。

    今夜请客,不像那天部落的庆祝盛宴,大家喝起来都很有分寸,虽会起哄,但不会强灌。所以最后公良脑袋虽然有点晕,但基本上没什么事。

    将所有东西收拾一下,公良就回到屋子里,抱着米谷沉沉睡去。

    米谷皱着鼻子,有点嫌弃粑粑,全身臭臭的,很不好闻。但是粑粑,米谷只好勉为其难的忍了,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圆滚滚今天也是累得要命,又是端菜又是洗盘子,非常勤快。但端菜的时候却是小动作不断,不停的偷拿东西吃,所以它对这个活非常满意。

    小鸡也有帮忙,公良炒菜的时候不停的帮忙添柴烧火,它没有圆滚滚那么多心眼,还会偷拿东西吃,只是一味的帮忙。若不是最后还有饭吃,它都要饿死了。

    米谷就没人知道她在干什么了,反正就是扇着小翅膀到处飞来飞去,飞来飞去,好像很忙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反正她小,也没人说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