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没用的八珍鸡公
    前方的八珍鸡似乎还没察觉到危险,依然埋头在一处石壁上啄食。

    那石壁也是古怪,在阳光照耀下,斑驳石面袒露的星星点点晶体竟然发出一片炫目虹光,又有一丝丝晶莹水液从石壁上渗透出来。八珍鸡啄食的是附生在石壁上,一片高不过一指,形如凤冠,却又似卷柏,如翠玉般的东西。

    “这是还魂草,只生长在地脉附近,东土人十分宝贝。等会儿你可以去采些大的,到东土人商店换灵石。但不要都采走,免得断根了。”

    大目看到公良好奇的眼神,解释道。

    公良点了点头,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这种事情哪能不清楚。

    那些八珍鸡依然埋头在石壁上啄着,公良看了一下,就叫来米谷,让她飞过去吐它们口水。

    小家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若是他们几个突然跑出去,估计会马上把那些八珍鸡惊走。

    米谷最喜欢做这些事情,听到粑粑的话,兴奋的扇着翅膀、摇着尾巴,猛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从自己胸口的纳物宝袋中拿出短矛,鬼鬼祟祟的往前看了一下,就从公良等人藏身的地方,疾速飞了出去。

    八珍鸡十分机警,听到有动静,顿时轻声“咯咯”叫了起来,就要跑。

    等看到是米谷这不起眼的小屁孩后,就又停了下来,扇着翅膀发出沉重的“咯咯”声警告,好像说这是我们的地盘,不要过来。

    八珍鸡能在大荒立足,自然有几分本事。若只是凭一身嫩肉,估计早就被人吃绝种了。

    可惜它们遇到了米谷,她可不管它们在叫什么,一过去就吐出一串口水。三只八珍鸡立马中毒,一头栽倒在地。

    偶就知道偶好厉害。米谷看到八珍鸡倒地,立即飞过去抱起最肥的一只,高兴的往粑粑那边飞去。

    “呼呜、呼呜...”

    小家伙抱着肥大的八珍鸡,摇摇晃晃的飞着。也不知道哪来的恶趣味,抱着东西的时候,她最喜欢这么飞了。

    公良他们看到八珍鸡被毒倒,就从藏身地走了出来。米谷飞过来,抱着肥大的八珍鸡得意的向公良炫耀道:“粑粑,粑粑,你看,你看,偶抓到**了。”

    “我们家米谷真棒。”公良摸着小家伙的头,夸奖道。

    嗯嗯,小家伙狂点着头,开心极了,两个小眼睛都笑成了弯月。

    巨走到倒地的八珍鸡前,抓了起来,又从米谷手上拿过那只八珍鸡,手脚麻利的用兽筋绑好,挂在肩上,看起来有点荒野猎人的味道。不像早前,感觉就是来游山玩水的。

    公良也上前采起了还魂草。

    石壁上的还魂草很多,但大的却比较少。

    采了二十片左右,他就从袋中取出天香木盒,放了进去,怕还魂草上的灵气消失,又放了几颗灵石在还魂草根部让它吸收。

    巨在旁边看了,就从纳物宝袋中取出一个灵石挖出的盒子。

    “用这个装。这种灵物若想长久保存,就要放在灵盒里,以免灵性流失。有的要求还苛刻一点,要放灵壤息壤下去,这还魂草是附着石壁而生,倒没有那么多要求。”

    公良谢过,就将还魂草放在他给的灵石盒中。

    事情完毕,他们就往隗雄和桑那边走去,走到半路,两边的人就相遇了。

    隗雄他们不知道怎么弄的,灰头灰脸,但两人手中都抓着一只晕过去的八珍鸡。

    “你们怎么了?”公良看到他们的样子问道。

    “这些八珍鸡太贼了,我们一冲出去,它们马上扇着翅膀飞走。怕射死它们味道不好吃,我们就拔腿猛追,好不容易才在树林里堵到他们,结果就成这样了。不过,你们看起来收获倒是不错。”隗雄说道。

    听到他的话,巨抓下肩膀上的三只八珍鸡,甩着向他们炫耀起来。

    隗雄没好脸的说道:“又不是你抓到的,有什么好得意?”

    “这是我和米谷抓到的,米谷你说是不是?”巨腆着脸对米谷问道。

    米谷顿时叉腰叽里呱啦的说道:“这是偶和粑粑抓的,才不是你抓的呢?”

    众人听不懂她说在什么,却能从表情中分辨出,她显然不同意巨的话。

    巨有点沮丧,众人看到他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

    笑过后,隗雄检查了下自己和巨手上的八珍鸡,就收进灵兽袋中。可等接过桑手上的八珍鸡察看后,眉头却皱了起来,“这只是公的,没用。”

    公良接过八珍鸡看了一下,感觉和刚才那几只也没什么区别,怎么就知道是公的了?

    隗雄解释道:“这八珍鸡小的时候公母差不多一样,很不好分辨,主要是凭感觉。母的羽毛摸起来比较轻柔软滑,公的就比较刚硬,不像母的那么柔滑。”

    ?“公的不一样是八珍鸡吗?怎么没用了。”公良奇怪道。

    “母八珍鸡吃东西比较挑剔,只吃大药、宝药,所以身里蕴含着大量的灵药精华,吃起来对人大有补益;公八珍鸡口味就比较杂,什么都吃,肉质比较粗糙。而且它肉性属阳,先天带着一丝燥热之气,吃起来会让人感到烦躁。不过上了年份的大公八珍鸡,却又是难得的好东西。单单那血,就能在东土人族那边的商店卖出好价钱。即便是我们自己,也能够用得上。”

    公良听了隗雄的话,心下了然,没想到一个八珍鸡还有这么多名堂。

    既然公八珍鸡没用,他们就把它放了。又往竜尕和乸鲁那边走去,看了一下,两人连一只八珍鸡也没网到,倒是有几只小鸟嫌命长,飞过来自投罗网了。

    抓完八珍鸡,天色也黑了下来,众人就决定在附近的山林里休息。

    据说,睡觉的时候,人不能呆在八珍鸡活动的地方,要不然这些机警的东西下次不会再来了。

    晚上,大家随意打了一头荒兽炙烤,又喝了点酒后就各自睡去。

    像这种集体行动,公良不想表现得太过突出,就随了大众,没有煮饭炒菜熬汤之类,只是和大家一起吃烤肉。

    时已入秋,虫蟊蛰伏,所以夜晚的树林格外寂静。

    “呜...呜...呜...”

    蓦然间,林中传出一阵诡异叫声,把公良从睡梦中惊醒。米谷也被吵醒,睁眼好奇的往远处望着。胆小的圆滚滚听到声音,直接从旁边跑到公良身边窝着,它都快吓尿了。

    小鸡晚上却是没有回来,而是站在附近一棵高大的巨树上警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