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粑粑,偶有一个好东西
    隗雄也偷偷咽了口口水,忍不住问道:“公良,你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我以为你们比较喜欢吃烤肉,所以就没去想。 ”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是公良感觉和他们没那么熟,没必要这么麻烦。也就是这几天混熟了才拿出看家本领,要不然他估计会和他们啃烤肉到底。

    其他人听到他的话,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有这么好的东西吃,傻子才愿意去啃那干巴巴的烤兽肉,脑子又没被踢了。

    上次隗雄、巨、大目、竜尕、乸鲁等人都在公良家中吃过高丽菜饭,这时闻着香气,想着那喷香美味,口水顿时如泉般哗啦啦的狂涌出来。

    虽然高丽菜饭已经煮熟,但还要歇歇火,让饭里面的水份蒸干一点,最好是下面还粘着一层干巴巴的脆皮锅底,吃起来才喷香美味。所以,这会儿一行人只能闻着从大钢锅中不断飘出来的香气,直咽口水了。

    看公良在旁边休息,米谷就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捂着她胸前的纳物宝袋走到他身边,“粑粑,偶给你看一个好东西。”

    “什么东西?”见小家伙神神秘秘的样子,公良就捧场问道。

    “喏”

    小家伙在袋子里扒拉一下,掏出一只小鸟,向他炫耀道。

    公良看得奇怪,问道:“你哪里抓来的?”

    “山上抓的。”小家伙歪着小脑袋,得意的说道。

    公良想起她之前曾经飞出去过,估计就是那时候抓的。

    这里除了雷鹫,也没其它鸟类,那她手里这只应该是雷鹫幼鸟才对。

    雷鹫幼鸟并不老实,一被米谷放出来,就扑扇着小翅膀要离开,但双脚被米谷紧紧抓住,怎么也飞不走,就往她手啄去。小家伙不小心,一下被啄到,疼得差点松手。当下恼了,一拳打了过去。打了后,感觉还是心气难平,又是一拳。

    “叫你咬偶,叫你咬偶。”

    一拳一拳,那只绒毛未退的雷鹫幼鸟终于禁不住她的摧残,晕死过去。

    看它一动不动,软绵绵的样子,估计是活不成了。米谷毫不怜惜的扔了出去。

    虽然死了,那也不能浪费。

    公良捡起雷鹫幼鸟,剥皮去内脏,用根树枝叉着,放在三脚铜炉下还未消褪的柴火中烤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飘出一阵肉香。

    可惜没有蜂蜜,要不然就可以来个蜜汁嫩鸟,有酱油也可以。大荒就是这点不好,要不然在这里也不错。既没有前世社会的纷纷攘攘,也不用拼死拼活的挣钱生存,何其逍遥。

    米谷扔了雷鹫幼鸟,又取出一颗三四个巴掌圆,五六个巴掌长的鸟蛋,开始拿着她的小短矛在上面戳了起来。

    “米谷,你哪来的鸟蛋?”公良好奇道。

    “山上拿的,那里有好多好多,偶只拿了一点点。”

    米谷一边戳一边说,不一会儿就戳破鸟壳,一股蛋液随之流了出来。小家伙就把嘴凑上去喝了起来。

    圆滚滚闻到鲜香的蛋味,就腆着脸爬过来对米谷叫道:“米谷,我也要吃蛋。”

    米谷有时候还是很爽快的,就给了它一个。

    圆滚滚就抱着鸟蛋屁颠屁颠的跑到一边,拿了块碎石敲了起来。不一会儿蛋破,这家伙也和米谷一样,凑上去喝着。小鸡看得嘴馋,也想喝,就跑过去跟米谷啾啾叫了起来。

    米谷也不知道偷了多少鸟蛋,竟然十分慷慨,又给了它一个。

    小鸡喙嘴锋利,根本不用它们那样敲,嘴一啄,壳上就破了一个洞。

    一时间,三个小家伙抱着雷鹫蛋美滋滋的喝了起来,场面蔚为壮观。

    隗雄看着公良烤的雷鹫幼鸟和米谷、圆滚滚、小鸡吃的鸟蛋,苦笑道:“看来我们不能走了,公良烤了雷鹫幼雏,米谷它们吃了雷鹫蛋,已经和山上雷鹫结下死仇。虽然我们能走,但它们势必会追到部落。部落有祖神护佑,倒不虞有事。怕就怕这些记仇的扁毛畜生对出外的族人下手,他们有些人可挡不住这雷鹫没完没了的闪电攻击。说不得,只能下狠手灭了它们,要不然外出的族人将永无宁日。”

    公良听到他的话,看着手上快要烤熟的小鸟,惊愕道:“不...不至于吧!不就吃个小鸟、鸟蛋吗?要记仇我们在我外面杀了那么多雷鹫,早就记下了。”

    “不一样的。”

    隗雄摇摇头道:“在外面,那是敌我生死的较量,被杀只是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但吃了他们的幼雏和鸟蛋,就不一样了。那是要断了它们的血脉、传承,怎么不会和我们拼命?”

    公良无言以对,张了张口,本想说;不过是些鸟而已,应该没有这样的智慧吧!

    但想想自己来到大荒遇到的种种怪事,再看看身边小鸡、圆滚滚和那头新收的黑猛犸,一个个智力惊人,差别的只是兽体,要是人形,估计它们比人还像人。

    “你们带了符骨出来没有?”隗雄又问道。

    巨、大目、竜尕、乸鲁和桑都点了点头。

    “既然带了,那明天出去就直接用符骨吧!省得浪费时间,但要小心一点,我看山上雷鹫群很大,恐怕会有非凡的存在。若是不行,就退回来,到时候再请祖神降临就是。”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只有公良云山雾罩。

    但他总算是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明天他们要对山上那群雷鹫开杀了。

    看着手上烤熟的小鸟,和米谷、圆滚滚、小鸡吃的鸟蛋,怎么也想不透,不过是一点东西而已,至于拼命吗?

    他的眼光还是太短浅了。

    在外面和雷鹫的冲突,其实就像混江湖两个帮派之间的厮杀,谁生谁死,无非是怨自己命歹,武功不好,手段不高明而已;但吃了小鸟和鸟蛋,那就相当于江湖人的杀人儿女。

    江湖中有句老话,叫“祸不及家人。”

    既然你坏了规矩,那就要有接受人家无休止追杀的心理准备。

    隗雄前面说的话和这个有异曲同工的之处。

    何况,雷鹫并不是普通禽类,凡是有血脉天赋的鸟都不是普通禽类,它们都可以通过修炼得到非同一般的能力与智慧,有人称之为“妖”。它们有一个庞大的种群,外人称之为——妖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