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矿洞 神木
    矿洞之中,乌黑一片,如同重雾遮住的暗夜。

    但仔细看,却又不像,因为在乌黑之中,竟然还有点点星光绽放。

    靠近瞧了瞧,哪是什么星光,分明是破碎的玉珀边角里面露出的一丝莹亮。但并不是很亮,只有在火把照不到的地方,才能看到它闪烁的微光。

    矿洞里面的通道很大,至少有二十米左右高宽,宛如一个地下洞穴般。

    米谷被粑粑抱在怀里,睁着大眼好奇的四处看着。忽然,她指着旁边叫道:“粑粑,那里有宝贝。”

    “哪里?”公良见怪不怪的问道。

    “那里。”米谷指着旁边矿壁上出光亮的玉珀说道。

    公良走过去,从上面挖下一块巴掌大的玉珀给她。小家伙兴奋得抱着粑粑的脖子,亲腻的蹭着,粑粑对她最好了,她最喜欢粑粑了。然后,她就高兴的拿着手中的玉珀仔细看了起来。特别是那能出光亮的一角,更是拿着靠近火把照着。

    也不知道这是她现的第几个宝贝了,公良相当无语,但他又宠溺米谷,不忍心拒绝。反正只是废点力气而已,能看到小家伙开心的模样,他就心满意足了。

    相对于米谷现的那些不靠谱宝贝,圆滚滚找到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宝贝。

    这家伙精明得要命,不是好东西绝对不要。哪像米谷,什么破树枝、烂石头全都是宝贝,让她扔掉她还瘪着小嘴,眼汪汪的看着你,满脸不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委屈。

    公良等新晋精英和大焱女娘在溟他们的带领下往矿洞里面走去,越走越深,越深越冷,一股阴寒透心入骨,让人不觉打了个冷颤。

    溟看到他们的样子,连忙喝道:“气运全身,阻止外邪入侵。”

    说完,他往公良看了一眼,却现他并没什么异常,好像一点也不感到冷。难道从没有半点灵气地方出来的人,体质都这么彪悍?

    昨天晚上,他特点去请教了一下长老。怎么自己一个晋级多年的部落精英,气力竟然输给一个新晋精英了。兽魂还好说,毕竟他的兽魂是后天人为成就,而公良是先天自然觉醒的兽魂。虽然字眼上只是先后之分,但却有天渊之别。

    结果才知道,原来祖地没有丝毫灵气也并非全无好处。

    因为没有灵气,所以在祖地的族人只能通过打熬身体,压榨潜力,来提升自己的修为,要不然如何在莽莽丛林中生存,如何和庞大的凶兽群厮杀搏斗。

    也是如此,祖地出来的人身体都非常强悍,若再有一丝际遇,就会一飞冲天。

    像几百年前从祖地出来的族人,一到大焱,经过万兽血池洗礼,就晋入精英,没几年就到蜕凡境。

    可惜年纪太大,成就终究有限。但即使如此,若是不被碧落海族坏了性命,那成就也是非凡。也是因为这样,大焱人才会在族人被海族杀死后,举族之力,联合大荒百部,灭了碧落海海族,将那些海族的尸骸铸成京观,永镇碧落海口,不如此无法表达大焱人心中的愤怒。

    也是从此后,再也没有一名海族敢靠近碧落海,在那里兴风作浪。大焱人也算是为大荒百部和在碧落海来往的人做了一件好事。

    公良不像那位族人,竟然能以十六未到之龄,只身一人从凶兽遍野的祖地来到大荒,这样的人说将来成就有限,估计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

    溟想想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就汗颜不止,从此不敢再提自己为什么气体不如公良的事。

    再往前走一段距离,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宽广洞窟,其实也是矿洞。

    只是这矿洞和前面那段截然不同,里面已经有一堆大焱人站在那里,洞顶更是高挂着一颗光芒四射的火珠,把矿洞照得有如白昼。

    新晋的部落精英和大焱女娘们现,昨天他们见过的无咎长老,竟然也在这里。

    透过火珠的光芒,公良现,前面竟然有一块完整的巨石,那巨石高宽约四五十米,只是露出一个表面,里面部分还没有挖出来。

    看到他们到来,无咎长老说道:“叫你们过来,主要是挖这块巨珀,里面可能是一头上古真种,所以挖的时候,大家务必小心一点。”

    无咎说完,就让溟带他们去挖巨珀。

    大焱在焦侥部驻扎了一名长老和一大批部落精英,绝对不仅仅只是为了守护焦侥部和外面那些玉珀,更重要的是为了埋在玉珀矿中的种种上古之物,这些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从里面挖出的东西,有上古遗存之物的,全部被大焱人留下了,但难免有些疏漏被带到外面。

    这些有的被识货的东土人买走,迅被各个宗门秘藏起来,再也不见踪影。

    公良等人被安排在巨珀左边挖周围的玉珀。

    看着奇大无比的巨珀,公良不由对旁边隗雄说道:“听说玉珀是树脂一类东西埋入地下亿万年所化,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树,才能滴落这么大一颗树脂来。”

    “谁知道,上古时代奇奇怪怪的东西太多,不是我们所能理解。”

    隗雄摇了摇头,又说道:“但据说上古之时,有神木名建,生于天地之中,灵丘之上,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其高不可计,蓬盖入天,根须钻地,贯通天地人三界,凡人多经此上天。后来天界神主不胜其扰,就将神木砍断,从此天人隔绝,不再有路。或许,这样神木滴下的树脂有这么大吧!”

    “没想到还有这种树,是真的吗?”公良好奇的问道。

    “都是人族典籍上记载的事,谁能清楚。而且神木不只如此,还有一种神木名寻,生于无界河边,竦枝千里,上干云天,垂阴四极,下盖虞渊。又有神木扶桑,生于汤谷之中,日月所出之地,柱三百里,大二千余围。”

    隗雄说的事,公良是闻所未闻。

    虽然不知真假,但想想那些神木,就让人为之惊叹。

    他也见过青桑部的祖神三桑树,你说现在都还有那么高大的巨树,上古时期怎么可能没有,只是估计不适合现在的气候,绝种了而已。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挖矿。

    旁边有人过来专门鉴定挖出来的矿石,内有上古之物的就留下,没有的直接让剑颚蚁背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