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独角仙(下)
    肆意狂笑的阿茹娜听到公良的话,看了一眼巨石大玉珀中的独角仙,说道:“确实是死的,没什么值得高兴,而且这独角仙壳又硬,肉也没什么嚼头,和废物没什么两样,可惜一头上古真种了。 .更新最快”

    说着说着,本来高兴的表情慢慢黯淡下来。

    吉雅看了,连忙说道:“怎么会没用呢?说不定它肚子里有虫卵,不就能孵出一大堆独角仙了吗?”

    阿茹娜听到她的话,感觉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顿时精神一震,眉飞色舞道:“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可能呢?”

    她连忙趴在玉珀边上察看起来,研究了一阵,终于确定里面是头母独角仙,不由狂笑道:“哈哈哈,我阿茹娜终于挖到上古真种了,而且还可能孵出一群来,哈哈,到时候我一人送你们一头。”

    一时间,阿茹娜意气风发,豪气直盖云天。

    “独角仙的卵不是产在地下吗?怎么会在腹中?”公良在旁好奇的问道。

    “呃”

    听到他的话,阿茹娜高兴的表情又慢慢消失,变得颓丧起来,喃喃自语道:“是呀!独角仙的卵又怎么会在肚子里呢?”

    旁边吉雅看到公良又把高兴的阿茹娜给弄蔫了,顿时生气道:“谁说没虫卵的,说不定它刚刚要把卵产在地下,就被关在里面了呢?看那肚子大大的,肯定有虫卵。”

    “对呀!阿茹娜,里面肯定有虫卵。”

    旁边女娘也纷纷安慰道。有的还用那铜铃巨眼恶狠狠的盯着公良,让他不要乱说话。

    公良苦笑不已,他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连在这荒莽的原始丛林中,也不能实话实说了吗?

    在众女娘的鼓励下,阿茹娜颓废的表情慢慢消失,再次振作起来,趴在巨石大的玉珀上看了看,肯定那独角仙肚子里面有虫卵,立马高兴起来,咧嘴笑道:“运气不错,总算挖到一头上古真种,就算死了也不要紧,里面有虫卵,孵不出来也可以炸了吃,到时候我请你们尝尝上古真种卵的味道,你们肯定没吃过。”

    “那到时候一定要尝尝。”

    一名新晋精英凑热闹捧场的说道。

    吉雅却不高兴了,叉腰瞪眼道:“怎么说话的,你是不是想让阿茹娜的独角仙孵不出真种来呀!你安的是什么心啊!好像不喜欢阿茹娜有上古真种似的,就知道吃,天天吃,早晚吃死你。”

    那人无辜的左右看去,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不就是说一句话而已吗?

    旁边精英连忙转头四顾,免得被他带衰,让部落女娘惦记上,可并不是件什么好事。

    “好了,吉雅,不关他的事,还不知道能不能孵出真种来,说不定最好只能炸了吃呢?”

    阿茹娜说着,就把巨石大的玉珀收了起来,然后继续埋头挖矿。

    大焱精英和女娘们看没什么事,也纷纷散去挖矿。

    刚刚公良识相,在众女娘的盯视下没有说话,要不然那位仁兄说不定就是他的下场。

    又往前挖了一段距离,巨珀终于全部露了出来。公良计算一下,单单那长度,就有一百五十多米,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长大。挖完后,一干人来到前面,看到那切开石皮里面的长毛巨脚,不由为之惊然。这到底是什么荒兽,竟然这般巨大?

    新晋部落精英和大焱女娘纷纷惊唿起来。

    溟也对无咎长老好奇问道:“长老,这到底是什么巨兽,怎么这么大?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无咎长老乜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看一对大脚就能知道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我是能预知过去未来的远古诸神吗?”

    溟被无咎长老质问,顿时喏喏,不敢再说话。

    无咎却没放过他,斥喝道:“以后问话要用脑子,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去那边开个窗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溟连忙跑去前面,拿刀切去上面石皮,然后往里面望去,勐然对上一双凶戾血眼,心魂为之所慑,吓得连连后退,不小心脚一滑,就从巨珀上掉了下来。

    无咎长老出现在他身边,一把将他抓住,仍在了巨珀上,“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溟余悸未了,咽了口口水说道:“长长老,那里面的东西有古古怪。”

    “嗯”

    无咎一听,也顾不得再训他,连忙往前走去,后面大焱精英和女娘们纷纷跟了过来。

    就近一看,只见切去的石皮露出里面晶莹透澈明亮的玉珀质地。在最中间,冻结着一尊巨大头颅,上面毛发、表情一一具象,尤其是那对双眼,竟然是金黄色泽,但金黄中又夹带着血丝,透出一股不甘、愤怒、咆哮,却又无能为力的悲哀。其中戾气毕现,直冲云天,震慑人心。若不注意,心魂便会为其目光所摄,惊、怕、惧、恐等种种不安情绪涌上心头,让人骇怕,让人心慌意乱。

    即使是一群人在一起,但旁边一众精英和大焱女娘看到那对凶戾双眼后,也不免紧张,吓得心脏怦怦直跳。

    米谷坐在粑粑脖子上好奇的往前望去,感觉里面的东西好奇怪喔。

    圆滚滚也跑来凑热闹,可惜它不像米谷会飞,身体又胖,挤了半天才挤入人群,却被前面公良挡住,连忙推着公良的身子嗷嗷叫道:“公良,你让开一点,让我出去看看。”

    公良转头没好气的说道:“你一小屁熊猫看什么,那里面是一头上古巨兽,一张嘴就能把你这块肥肉给吃了,小心它跑出来咬你。”

    圆滚滚怕怕的把头一缩,但又忍不住心中好奇,使劲的将脑袋从公良腿边钻了出去,等看到凝结在玉珀里面的东西后,它胆子顿时大了,转头对公良嗷嗷叫道:“它是死的。我才不怕呢?”

    为了证明它胆大,这憨货用力从公良身边挤出来,飞快的跑到那削去石皮的地方尿了一把,然后得意洋洋、趾高气昂的走了回来,昂首挺胸的向公良瞄了一眼,似乎在说,“看看,我不怕吧!”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众人都来不及拦它。

    或许根本没人想到,竟然有人敢跑上去尿尿,一时错愕不已。

    无咎看着玉珀中的存在,脸色古怪,要是这上古遗存知道自己竟然被一头小兽尿在脸上,也不知会有什么反映。

    可惜,终究已经死了。

    好在是死了,要不然这天地就要变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