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灵珀 独角悬羊
    灵珀,顾名思义,自然是有灵性,氤氲生机的东西。

    据说,在上古时代,当生灵尚未出现,茂密的丛林早已经覆盖在了天地的每个角落。

    那时,人类的祖先都还没出现,天地中除了浓密的丛林,就是一些化生的兽类、禽类,以及各种虫蝥。

    这些东西从丛林中飞过的时候,就会被树上分泌出散发着迷人香气的汁液粘在树上,或夹在树皮中,或沿树皮向下滑落,或不堪重负滴到地表,更有的随树枝被风刮到地上。

    当天地发生变化的时候,这些树脂就会埋入地底,或流入江河海洋,再经过地热地压温度的陡变,历尽弥久岁月后,就会成为化石。

    如果是在公良前世,科学家还能通过这些东西中的新鲜血液或者dna克隆出远古物种。

    但在大荒根本不可能,可却有更神奇的事,那就是竟然能让里面的东西恢复生机,比如阿茹娜的虫卵,那真真是不可思议。

    如果依照这个情况,其实想想,当生灵经过树下,被从天而降的树脂终结一切的时候。

    虽然这些生灵的生命极其短暂,但玉珀却使它们从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永生。

    虽然这种永生有点残酷,但其实也是很多物种生灵终其一身孜孜以求的东西。

    不过,那只是玉珀,不管包裹了任何东西,那都是玉珀。灵珀并不是其中任何一种。

    灵珀是太古时期的异种灵株,抑或者是神树身上凝结生机的精华树液埋藏在地底无数岁月所化,可炼药、可治器、可疗伤,妙用无穷,价值不菲。

    所以,公良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知道灵珀的妙用后,公良就把所有从矿洞中捡来的灵珀收藏起来,不明白它的真正用处后,决不轻用。

    过得几日,阿茹娜感觉自家独角仙养得不错,就召集人手进丛林打猎,公良因为有先前的话在,所以也很光荣的成了他们队伍中的一员。

    一行部落精英骑着鹰嘴犀、白狮、猲狙、驳马、岩兕等种种坐骑,走在前面。公良则和米谷它们坐在黑猛犸多吉背上,悠哉悠哉的跟着,而小鸡在天上探路。这小东西越飞越是熟练,越飞越是胆大。若非还太年幼,恐怕已是一方霸主。

    阿茹娜除了送米谷一头独角仙外,还送了她好姐妹与几名部落精英一些独角仙。

    今天都带了出来,一头头精神十足,个头也长了一点,都趴在主人肩上,好奇的四处看着。

    看来阿茹娜将公良传授的经验交给了他们,都养得不错。

    能从上古流传下来的真种血脉都有可贵之处,况且独角仙以虫蝥一族跻身于真种之中,可见实力的强悍。独角仙一族一向以一身坚硬铠甲著称,而且还会飞,一向是大荒百部精英最喜欢的坐骑。

    只是独角仙一族十分彪悍,非常难驯服,所以极其难得。没想到阿茹娜运气这么好,竟然一下从独角仙尸体上得到了那么多活者的虫卵。

    公良看到队伍中那么多独角仙,就对米谷说道:“米谷,你要给你的独角仙取个名字,要不然人家也有独角仙,到时候你怎么叫?”

    “嗯...”

    米谷看着坐在身边的独角仙,感觉粑粑说的好有道理,但她可不会取名字,就说道:“粑粑,你帮它取个名字。”

    “名字要自己取才好,你看喜欢什么,就随便给它取一个。”

    “喔”

    见粑粑不帮忙,米谷有的不开森了,取名字好麻烦的。小嘴不由瘪了起来,转头看着独角仙,顿时一脚踹了过去,这家伙好麻烦。独角仙被她踹得一脸懵呆,抬头睁着小眼睛看着她。

    米谷脑子忽然一亮,有了名字。

    “粑粑,粑粑,偶想到名字了。”米谷手舞足蹈的叫道。

    “哦,叫什么?”公良期待道。

    “叫角角。”米谷得意的看着公良,两只耳朵兴奋得红红的,不停的扇着翅膀,摇着尾巴,好像在说:粑粑,看吧!偶好棒好棒的,快来夸偶吧!

    对于这种没有营养、没有内涵、没有底蕴的名字,公良也是醉了。

    不过看在小家伙这么高兴的份上,就摸了摸她的脑袋,夸奖道:“我们家米谷真棒。”

    米谷尾巴摇得更厉害了,她就知道自己好棒好棒的,粑粑都这么说。

    他们一行二十几人的队伍穿越重重树林,即使看到荒兽也是放过。这次队伍是阿茹娜召集来的,为了是去采一些灵物回来喂独角仙。这些灵物不只是喂独角仙,平时拿来吃也可以增长洞天真气,所以被叫道的都很积极。

    况且,还能和女娘们在一起,若是不小心被女娘看上,那可不就是打发了,所以被叫到的人没一个不积极的。

    走了半天,队伍来到一处河谷。两边都是高大的巨树,中间是一段十米宽的河流,边上都是巨块的灰黑岩石,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可以看到石头从下面露出来。

    到了这里,阿茹娜就想停下来休息。

    忽然看到河谷边上有一群独眼悬羊从林边上走出来喝水,连忙让众人停下。

    有人跃跃欲试,想去猎几头独眼悬羊回来当午餐。

    阿茹娜正色道:“这独眼悬羊虽然不是很高级的荒兽,也为孕育符文真骨,却又血脉传承下来的一只厉害独眼,只要看着人的时候,人就会被它魅惑,再加上速度疾快,一不小心就会被刺死。如有进化的,那只独眼更厉害,只是看一眼,就能让人昏迷,甚至死亡。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为好。”

    “那独角悬羊味道好吃吗?”

    “味道确实不错,但不能过去打。”

    “那就不过去,我们就在这边。”

    阿茹娜看着公良,一脸不信,他们隔着独眼悬羊有一段距离,怎么可能打得到。

    公良也没解释,从纳物宝袋中取出巨骨,然后拿出一些彩石。最近他练习用巨骨打东西打出了心得,只要不要太用蛮力作用在采石上,一般不会立即粉碎。其实他有心拿金属锭出来打。

    只是看到上次那焦侥部族长的反映,想想还是算了。

    打一次已经损失一块,在还没清楚那些东西的价值时,他是不打算再失去第二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