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棒球果然还是有用的
    在阿茹娜和众女娘一脸完全不信的表情下,公良找了几个位置,想运用打棒球的技法打彩石,撞击打死独眼悬羊。只可惜重重树林遮挡,一时竟然没能找到最佳位置。

    四处看了一下,他发现河谷中心一处露出水面的灰黑岩石视野良好。

    他们距离独眼悬羊还有一段距离,想来在那边打,应该不会惊扰到才对。

    于是,他就跳到河中岩石上,目测一下距离,举起巨骨,扭着屁股,示意黑猛犸多吉抛彩石。

    部落精英和女娘们都在岸边看着,米谷在粑粑的叮嘱下没有飞过去,而是坐在黑猛犸多吉背上和滚滚一起给粑粑加油。

    黑猛犸用长长的鼻子吸起一块彩石,然后举起,往公良喷去。

    公良眼睛盯着彩石,一动不动,就在彩石从上往下,将落之时,他猛的举起巨骨,往彩石打去。

    “嘭”的一声,彩石带着一溜彩光,如飞而逝。

    独眼悬羊头羊正在河边舔水,忽然听到一阵疾烈风声。蓦然抬首,只见一道彩光如电飞来,仔细看哪是什么彩光,而是一块光彩艳丽的石头。眨眼间,石头夹带着无匹威势,凛然重力,直击而来。眼看就要砸在身上,头羊独眼猛然迸射出一道炽烈白光。

    彩石刚刚来到羊群上空,被白光射中,猛然炸开,四碎的石块落入水中,发出一声声噗通声响,一些胆小的独眼悬羊吓得纷纷躲入林中。

    独眼悬羊头羊和一些比较强壮的倒是无所畏惧。

    不仅无所畏惧,头羊更是往彩石飞来的地方望去,想要找出彩石来源。

    公良早有所料,看到头羊那么厉害,连忙跳回岸上躲了起来。

    “阿茹娜,那头独眼悬羊怎么那么厉害?”公良不解的问道。

    阿茹娜远远的看着独眼悬羊道:“那应该是一头进阶的独眼悬羊。独眼悬羊独眼第一阶段,是与生俱来就有天生的迷惑能力,要想进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没想到这头独眼悬羊竟然进阶。那就厉害了,这独眼除了迷惑以外,还多了一种分金裂石的能力,很厉害。基本上有这个能力后,就可以与一般高级荒兽媲美。若不小心,高级荒兽也不一定能赢得了它。”

    “这么厉害?”

    公良摸着下巴想了想,也不知道那独眼的能力能不能把空间里的金属锭射炸,或者在自己燃烧焱纹精血和真气的双重叠加下,这东西是否还能看到金属锭。

    想了想,感觉可以试一下,不过得注意下金属锭,不要被别人拿去了。

    独眼悬羊头羊左右观察了一下,发现没人后,才继续低头喝水,惊慌入林的独眼悬羊们也重新出来喝水。

    公良看到独眼悬羊不再往这边看来,才又从林中跳到河中岩石上,拿出一块金属锭,往上抛去。

    金属锭奇重,迅速往下降来。

    公良连忙拿起巨骨,燃烧焱纹精血,意想真气入手。只是瞬间,双手身体的力气就叠加了无数倍。这时,金属锭堪堪落在眼前,公良暗喝一声,使尽全力举起巨骨往金属锭打去。金属锭应棒而飞,“咻”的一声,撕裂空间,在空气中摩擦出嘶嘶怪响,以无匹的速度飞快接近独眼悬羊头羊。

    头羊若有所感,从水中抬起头来,就见远处一道黑影急速而至,瞬间来到眼前。

    “嘭”的一声,从独眼穿过,砸在后面两三头独眼悬羊身上,再砸穿四五棵三人合围的巨树后,才在后面一棵巨树上停住。

    眼见头羊死去,剩下的独眼悬羊吓得慌乱四散。

    阿茹娜看了,连忙叫道:“快,追上去。”

    众女娘和部落精英一听,连忙驱使坐骑往前追去。

    公良也从河中跳过来,坐上黑猛犸多吉追了上去,不过不是去猎杀独眼悬羊,而是去找金属锭。那东西也不知道具体价钱如何,但既然无法被小黑水池融解,又被焦侥部族长看中,想来应该是价值不菲,不能轻易丢了。

    慌乱逃走的独眼悬羊根本没有心思施展迷惑能力,所以被阿茹娜等人杀了一批,更多的是逃走了。

    独眼悬羊个体不是很大,钻入林中一下不见,很难找得到,不过收获也是不错了。

    公良也找回了金属锭,没想到在焱纹精血和真气的注入下,金属锭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不仅穿透几头独眼悬羊,还穿过几棵巨树,而且还没有什么变化,看来以后用作秘密武器大有可为。

    “公良,没想到这么远距离,你竟然还能打到独眼悬羊。你这个叫什么,我怎么从来没见过。”阿茹娜抓着两头独眼悬羊,高兴的问道。

    “我把这个叫棒球,意思就是用棒打球,很简单。只要拿一根棒击打石头什么的就可以。但被击打的东西越硬越好,在远距离打,棒球的力量要比弓箭有力道,所以比较能打死荒兽。但是凭着自身的力量,也打不了几次,相对来说,弓箭要轻松一点。”

    “那也不错,我感觉挺好,回去教教我,还有上次长老说的拳法,也一起教给我们,要不然你无法去长老那边拿到奖励。”

    阿茹娜不说,公良都快忘了这事。

    连忙说道:“回去后,想学的都去我那里。我都教给你们,很简单的东西。”

    “嗯,”

    阿茹娜点点头,又说道:“把东西带上,我们去找灵盐木,独眼悬羊肉要配着灵盐子烤味道才好吃。”

    这时候,公良才想起部落兽皮卷上好像有记载这事。

    独眼悬羊性情很怪,每次晚上睡觉,必然会把头挂在一种叫灵盐木的藤上。

    灵盐木,似木非木,似藤非藤。说它是木质,但却是藤的身体;说是藤,却又如树高大、粗壮,但上面却又没有树枝,而是凌乱飞舞的藤蔓。

    这种灵盐木上会长一种小指粗细的灵盐子果实,这种果实成熟干涸后,会在表面凝结出一层如霜雪白的盐末,和寻常的盐并没什么区别,但却富含灵气。但没成熟时候,虽然也有点盐的咸味,但更多的是带着灵盐木本身的气味,味道非常古怪。

    更古怪的是,将这种怪味果子的汁液涂在独眼悬羊的肉上,不仅能去除独眼悬羊身上的肉骚味,还能使肉更加鲜嫩美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