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灵盐木
    独眼悬羊之所以把自己挂在灵盐木上,一来是因为闻着灵盐木的味道才能让它们容易入眠,二来是它们睡着的时候还在吃灵盐子。

    有人统计,一头独眼悬羊一晚上多的话能吃掉五十斤灵盐子。

    差不多有独眼悬羊在的地方,就有灵盐木。因为没有灵盐木伴着入睡,独眼悬羊的脾气会变得非十分暴躁。而没有灵盐子吃的话,独眼悬羊的体力就会降低,身子会慢慢变肥起来。这对于擅长奔跑的独眼悬羊来说,无疑是最致命的伤害。

    一般而言,独眼悬羊不会出现在离灵盐木太远的地方。

    于是,一行人就分头去找。

    不一会儿,东南边就传来一名部落精英的叫声,正在寻找灵盐木的人纷纷往呼声传来的地方聚去。

    当众人走到地方,就见一座小山脚下,长着几棵三四人合抱的灵盐木,旁边还有些小的。大的灵盐木粗大的身子上,藤枝四处蔓延,如同一张织就的大网,盖在周边巨树上空。

    现在正是灵盐子成熟季节,垂挂在藤网上的一串串灵盐子上,挂着一层如霜灵盐。一名精英跳着摘下一串舔了一下,一脸陶醉。

    都不用任何吩咐,大家纷纷上前采摘灵盐子,公良自然也不例外。

    在这群人中,要数公良这边人手最多,有米谷、有圆滚滚、还有小鸡。本来小鸡是在天上飞,被他叫下来帮忙了。这么好的东西不多收一点,简直是没天理了。值得一说的是,虽然米谷的新宠物独角仙角角只有巴掌大小,但看到米谷在摘灵盐子,竟然也知道上前帮忙,非常乖巧。

    可惜黑猛犸多吉块头太大了,要不然它也可以帮忙。

    不过它比较高,站在上面刚刚可以够得上垂下来的一串串灵盐子。

    圆滚滚那胖墩一样的身材,即使站在上面也够不着,只好坐在黑猛犸的鼻子上摘。

    不过似乎感觉很好玩,让它坐得都忘了要摘灵盐子的事情了。

    并不是所有人的坐骑都有黑猛犸这么高,灵盐子离地又远,这些人不得不跳来跳去的摘,有的跳得实在不耐烦了,就爬到灵盐木藤网上去摘。只是灵盐子一般都长在下面,上面就少了。

    米谷带着自己的储物小袋子,如蜜蜂般辛勤的四处摘着灵盐子,后面紧紧跟着她的新宠物——小跟屁虫独角仙角角。这里就数她摘灵盐子最方便,小小的个子,能在藤网中不停的来回飞行,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大堆。小家伙一边摘,还一边拿着灵盐子往嘴里塞,也不知道这种咸咸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只是公良看圆滚滚和小鸡,连黑猛犸也在吃,自己也摘了一颗塞入嘴中。

    顿时,他发现自己错了。

    这灵盐子并不纯粹只有盐的咸味,而且不是很咸,咸过后还有一股果味的清甜,又带着一丝灵气。他能感觉到吃了灵盐子后,体内真气在些微的增长。他前世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感觉真是不错。

    所以,他就还挖了几棵灵盐木种在果子空间中。

    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也不能错过。

    灵盐木虽然只有几棵,但伸展出来的藤条却占了足足上百亩地。

    他们一行人摘完后,已经是红日满天。这时大家才想起中午都忘了吃东西,本来是想用灵盐子烤肉,没想到变成摘灵盐子了,而有些人则是直接用灵盐子填报了肚子。

    公良可没那么傻,就算他傻,卖力干活的米谷、圆滚滚和小鸡它们也不会答应。早在中午的时候,这些家伙就吵吵嚷嚷着肚子饿要吃东西。大家都在忙,他也不可能单独给它们煮饭,只好拿出早上出门准备的,用荒兽肉、野菜、三色稻饭等东西做的美味饭团来。

    饭团的味道不错,小家伙和圆滚滚、小鸡都吃得很开心。

    吃完后,公良还从空间取了些赤红山藤汁给它们喝,高兴得米谷小家伙手舞足蹈起来。

    当然,黑猛犸多吉他也没有忘记。

    只是这家伙体型太大,他根本不可能拿饭喂饱它。幸好这家伙不难养,直接放一袋三色稻米让它自己嚼就可以。公良还给它配了一些腌制荒兽肉,还有一大桶富含灵气的水,待遇倒也不错。

    不过,这种待遇只是在遇到了今天这种紧急情况而已,要是天天这么做,公良还真没法伺候这大家伙。一般情况下,他都是让它自己去找吃食。

    以它粗厚的皮,高大的身子,和强壮的身体,以及遇到半妖雷鹫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武力,根本不用担心它会怎样,反而要担心林子里面的荒兽别都被它全部祸害了。

    晚上,他们就在灵盐木边上清理出一片空地,点燃篝火,烤起独眼悬羊来。

    独角悬羊很多,差不多一人两头,用粗大的树枝穿着身子,抹上灵盐子,架在火上烤。不一会儿,香味就飘了出来。

    本来烤独眼悬羊要用新鲜灵盐子果实的汁液涂在身上味道才好,但现在时节不对,用灵盐木叶子又起不到效果,所以只能用熟透的灵盐子。虽然味道差了一点,但也是不错。

    随着架在火堆上炙烤的独眼悬羊颜色从鲜红变成金黄,一滴滴肉油慢慢从成熟的独眼悬羊身上滴下,落在通红的柴火上,发出“嗤嗤”声响。一股股喷香的美味随之传来,让人馋得口水直流。圆滚滚表示,它已经水流成河了。

    它快馋死了,人立着身子,将双掌按在公良肩膀上,在他耳边呱噪的嗷嗷叫道:“公良,肉熟了没有,我肚子快饿死了。”

    公良瞄了它一眼,拍落它按在自己肩头的熊猫爪子,理也不理。

    米谷小家伙也受不了了,猛吞着口水,愁眉苦脸的对粑粑问道:“粑粑,肉肉好了没有?”

    公良对米谷的态度可不像圆滚滚那样,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道:“再等一会儿,很快就好。”

    “要快一点噢,偶肚肚饿了。”米谷郑重的嘱咐道。

    “知道了。”

    这小家伙,公良摇了摇头,继续侍弄起架在火上炙烤的独眼悬羊来。

    再过一阵,独眼悬羊终于烤好。公良将一头独眼悬羊五分,其中一条大后腿给自己,一条大后腿给圆滚滚,一条前腿给米谷,一条给小鸡,剩下的全部给黑猛犸多吉尝香了。用这东西是没法喂饱它那大肚子的,所以也只能是尝尝香而已。

    圆滚滚似乎是真的饿了,接过大后腿咬了一口后,就胡吃海塞起来,没一会儿就吃完。

    而公良才堪堪咬了一口而已,凭良心说,这用灵盐子烤的独眼悬羊肉味道确实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