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龙须凫茈
    已近仲秋的山林,愈发的清冷。

    林中的树木,有些落叶萧瑟,但更多的是一片苍绿。

    林中青草上,还挂着一颗颗露珠;林中的野花,还把花房缩在一起,只等阳光来临,再展露出最美容颜。

    天边一缕红光慢慢露出山头,青草上的露珠瞬间闪出一丝带着彩光的晶莹光泽,那紧锁花房的野花,蓦然绽放,展露出最婀娜妖艳的身姿。

    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一切都是这么的宁静,它们与世共存,与世无争。但不久后,这份宁静却被一阵蹄声震破。

    纳仁尔湖,位于大焱部落西北面,基本上从西、北两面回来的大焱部人都会经过这里,在湖边休息。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阿茹娜带着众女娘和一干部落精英来到这里。

    夕阳西下,无限的美好黄昏,总是让人有无数的感慨和遐想。远远望去,将要沉落山巅的夕阳就如同一块红盘,将周围的云彩映成嫣红。而下面,天水一色,浩瀚无边,犹如明镜的纳仁尔湖像被泼了无数红色染料般,变得红艳起来。

    一行人在离湖边远处,靠近山林的位置宿营,所有的坐骑都放在外面围成圆圈,而人则住在中间。

    在这大荒的原始丛林,没有一处是无害的地方。

    比如眼前这块湖泊,乍看,湖水如一潭诱人的陈酒,静静的,清盈盈的;细看,又宛如一块无瑕的翡翠,透亮、晶莹、明澈。

    却不知道,这湖中的水兽却是吃人不眨眼的存在。这是无数来此饮水的猛兽和大焱历代先辈总结出的血的经验。

    不只是这块湖泊,还有后面林中的猛兽,以及明日早晨和晚上过来喝水的兽群。若不小心,就会成为它们的盘中餐、口中食。

    在这种地方宿营,绝不可能搭帐篷什么的,因为要随时防止兽群来袭,所以大家都是一张兽皮铺地,一张兽皮蒙面。况且,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帐篷。

    来的路上,他们顺便猎杀了几头荒兽,一些人为了在部落女娘面前献殷勤,十分勤快的跑去宰杀、剥皮、取肉,架在火上炙烤;有的为了表示自己的彪悍武勇,直接跑去林中拖出一棵粗大的枯木,在湖边劈了起来。

    公良看没自己什么事,就带着诸小在湖边晃悠,黑猛犸多吉也慢慢的跟在了后面。

    纳仁尔湖面在轻风吹抚下,荡起阵阵涟漪。

    在夕阳照耀下,像鱼鳞,又像碎金,非常美丽。

    风一阵一阵,涟漪变成波浪,在风的吹动下,一排一排的向岸边冲来,然后又往后退去,周而复始,永不疲倦。

    此情此景,让公良想起了前世的一首歌《外婆的澎湖湾》,虽然意境不对,但情景却有几分相似之处。

    米谷坐在粑粑脖子上,抱着粑粑的头,惬意的吹着风,踢踏着粉嫩双腿,扇着小翅膀,摇着九彩尾巴,好不开心。她的新宠物角角看到她坐到公良脖子上,本来也想爬上去,但用它那不大的脑袋想了想,最终没敢,只是在旁边飞着。

    这苦命的家伙。

    圆滚滚一边在沙滩上跑,一边“啦啦啦”唱着不知名的歌,一边还不忘跑到旁边撒一泡尿,都不知道它为什么总是那么多尿。

    公良一边走,一边贪婪的呼吸着湖边的清风。这风与林风不同,带着一丝水润,是那么的清新,让他想起了故乡的水,故乡的云,故乡的人。

    人,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动物。

    明明是时时刻刻出现在身边的东西,却不懂得珍惜。当失去后,才发现——那份爱,其实已经镌刻在骨子里,铭记在魂海深处。

    “唔...”

    忽然,公良发现湖边水草的样子好像有点熟悉,走过去看了看,就让米谷下来,自己伸手往水草根部挖去,顿时抓出一颗圆形的根茎。洗了一下,发现根茎外皮看起来一片栗红,直径约有鹅蛋长。再观察一下,确实很像前世见过的马蹄,也就是荸荠。

    “你没见过龙须凫茈吗?”

    公良听到声音,转过头去,发现是乸鲁和竜尕。

    竜尕见他不回话,以为他不知道,就去挖了一颗洗干净,切去表皮,喀嚓喀嚓吃了起来。

    吃完后,抹了抹嘴说道:“这是龙须凫茈,据说是龙须所化,可以吃,只是不顶饿。”说完,他和乸鲁就走下湖去,挖了起来。

    公良分明看到龙须凫茈里面那肉如水晶般透亮,和前世见过的马蹄截然不同,估计是不同的品种。

    米谷在旁边看竜尕吃,有点嘴馋,就对粑粑说道:“粑粑,偶也要吃。”

    “公良,我也要吃。”圆滚滚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嗷嗷叫道。

    这都是一些吃货。公良无语的瞄了它们一些,拿出大狗腿,将手中的龙须凫茈削去表皮,切成四块。自己一个,米谷、小鸡、圆滚滚各一个。尝了一下,感觉这龙须凫茈的味道,鲜嫩、清甜、爽脆,吃后有一股清凉直沁心肺,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黑猛犸块头大,没得吃,况且那一点连让它尝尝味道都不够。尚好,它习惯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见那东西可以吃,它就伸长鼻子往湖中一挖,顿时捞出一堆龙须凫茈,然后用鼻子卷着龙须凫茈的尾部须根在水中洗了洗,就全部扔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

    看它一脸享受的样子,估计味道不错。

    公良吃完龙须凫茈也感觉味道很好,就打算在果子空间的湖里种一些。见黑猛犸这么能干,就让它多挖一些。

    小鸡吃完东西,看到黑猛犸挖龙须凫茈的样子,自己也跑到湖中去,往长着龙须凫茈的地方一抓,瞬间抓起一颗龙须凫茈来,洗了洗,在湖边啄吃起来。

    圆滚滚吃完东西后,意犹未尽,但全身是毛,可没办法去湖里挖龙须凫茈。

    不过,它也有自己的办法。等黑大个把龙须凫茈挖出来的时候,它就迅速跑过去拿了几颗,自己在水边洗干净,坐在那边一口一口的咬着,神情好不惬意。

    米谷看到黑猛犸和小鸡都会挖龙须凫茈,感觉自己也可以。只是小胳膊小腿,可没法到湖中去,但它有翅膀。

    于是,她就飞到龙须凫茈飘在湖面的龙须上面,伸手抓住,扇着翅膀用力往后一拔,“咿呀”,瞬间拔起一颗。然后,好骄傲的抓着拔起的龙须凫茈飞去向粑粑显摆道:“粑粑,粑粑,你看,你看,偶也会拔,偶好厉害的!”

    “嗯,我们家米谷最厉害了。”公良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小家伙开心得小脸桃红。

    夕阳下沉,最后一抹殷红照在公良脸上,看起来是那么满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