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
    竜尕和乸鲁是为队伍摘龙须凫茈而来。

    公良知道后,就让黑猛犸多吉多挖了一些。这家伙有条长鼻,再加上力气有的是,挖这些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为此,公良奖励了它半片腌制荒兽肉,也算是它最近帮忙的奖励。他一般不奖励这家伙,不是吝啬,委实是他现在的存粮无法让这家伙放开了肚子吃。

    回到营地,大家已经点燃篝火,炙烤的荒兽肉逐渐熟透,一滴滴金黄的油脂不停的从荒兽肉上滴下来,一股股馋人的肉香不断的从荒兽肉上飘散出来,让人忍不住大咽口水。刚刚吃了一肚子龙须凫茈的圆滚滚,此时又开始用眼睛直盯着架上的荒兽肉,好像少看一眼,架上的肉就会跑掉似的。

    公良想起前世小时候烤过的马蹄,不知道这龙须凫茈能不能烤,就拿了一个洗干净的出来,用长矛串着,放在火上烤。

    不一会儿,龙须凫茈上就冒出一丝丝热气,一滴滴水从上面滴了下来。

    公良收起长矛,拿下龙须凫茈,剥去表皮,尝了尝,又是一股与生龙须凫茈不同的味道。

    米谷在旁边已经看得等不及,公良就切了一块给她,顺便扔了一块给小鸡,而圆滚滚,它要吃肉,才不屑吃这东西呢!

    片刻,肉好,大家拿出自带的美酒,就着炙烤的荒兽肉,大吃大喝起来。

    酒酣肉饱之后,或许是酒劲上涌,也或许是为了展示自己,吸引部落女娘的注意,一些部落精英双双两两的聚在一起摔跤。

    公良一边吃着兽肉,一边喝着万果酒,一边看他们对决,一边叫好,好不逍遥。米谷和圆滚滚、小鸡它们,也有模有样的学着他的样子,不时叫了一声,连黑猛犸多吉也跟着在后面“欧喔”叫着,都不知道它有什么好叫的。而那独角仙角角,早被公良收进果子空间里面了。

    那些精英,大部分袒露上身,露出如钢硬结的古铜色肌肤。

    大焱部那些女娘看了,不仅没有害羞,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还聚在一起叽叽喳喳,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此时,场上是巨和部落一名精英摔跤。

    巨身材魁伟高大,但那人块头也是不差。

    两人你抓我手,我抓你手,你踢我脚,我踢你脚,你拉我我扯你,一时胶着在一起,难分胜负。

    场下一名精英见了,上去将两人分开。巨和那人见无法分出胜负,就走了下去。上场那人四处望了一下,突然冲公良招招手,喝道:“上来。”

    公良举着酒坛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不是怕,是怒了,出离的愤怒。这完全是对他**、裸的蔑视。从来没人这么对待过他,没人。他一把放下酒坛,脱下上衣,走了上去。米谷也想上去,公良摆了摆手,让她在下面呆着。

    这是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只有对方低头,才能洗刷对自己的侮辱。

    “小心点,莽蝲力气很大。”隗雄在后面提醒道。

    狩猎途中,部落精英们看到他和部落女娘有说有笑,早打算找机会教训一下这个从祖地过来的族人,只是一时找不到时间,今夜倒是凑巧了。

    公良慢慢走上去,身上硬实得如同磬石般的肌肉,在走动中微微颤动。

    那铭刻了睚眦焱纹的古铜色皮肤,更是在篝火光下熠熠发亮,让人有一种充满生命力量的感觉。

    此时,深蓝色的天幕上早已繁星点点,其中一颗星光尤其璀璨,那就是睚眦的本命凶星。在肉眼看不到的情况下,一缕缕星光从极高处星空射下,被睚眦兽魂不断吸收,以至于公良背上铭刻的睚眦双眼,越来越亮,看得站在他对面的莽蝲心头为之一凛。

    从来没有人如此完整的看到公良背上的睚眦焱纹。

    看到那凶猛的纹路,大焱女娘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兴奋得眼冒金星了。

    公良站在莽蝲面前,对他刚才的轻视报以回应,勾了勾手道:“来吧!”

    莽蝲见他如此轻视自己,勃然大怒,吼叫着冲了上来。公良猛然踏步上前,左手抓住他的左肩膀,左脚踢在他的左腿上,用力往前一拉。冲上来的惯性再加上公良的拉扯,一下让莽蝲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整个人趴在沙滩上,满脸都是沙子。

    “哈哈哈哈”

    旁边女娘和部落精英看到他那滑稽的样子,不由大笑起来。

    莽蝲比公良高大很多,感觉自己不可能就这么被公良打败,感觉被他算计了,登时不服的大叫道:“你使诈不算,重来。”

    公良不介意多教训这无礼的家伙一次,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有了前车之鉴,莽蝲这次谨慎许多,没有冲上去,而是以大焱火燚拳的招式与公良打了起来。

    公良旋即见招拆招。

    不过几招,莽蝲猛然运转洞天,将一丝丝真气注入拳中,心底一声暗喝:焱火流星。倏然间,只见他拳速飞快,如繁星点点,难辨真假。公良只觉星空之上,星空之下,遍地流星。

    莽蝲往公良望去,见他眼中一片空白,以为他中了烟火流星的幻觉,顿时手上发力,加快速度往公良打去。

    只是到了近前,他却看到公良嘴角微微一动。

    错觉,一定是错觉。一时,莽蝲的心乱了。

    脩然,公良动了,只见他侧身躲过莽蝲打来的拳头,右手一记勾拳反击而去。莽蝲感觉到一股拳风袭来,连忙闪身躲过。

    只是接下来,公良一拳一拳,直拳、勾拳、冲拳、崩拳、钻拳、炮拳等等,散打加上形意,如汹涌潮水,不分彼此的连环进击。只是一瞬,就打了数百拳,看得莽蝲眼花缭乱,招架不住,连忙往后跳去,退出公良的攻击范围。

    公良眼见如此,右脚一个踏步上前,右拳从颌下钻出,如毒蛇吐信般,往莽蝲胸前打去。

    “嘭”的一声,莽蝲倒在地上,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记重锤锤击,疼得直欲窒息,挣扎了半天,也没法起来。

    这次莽蝲不敢再说公良耍诈了,后面也没人再跟公良挑事。他们是想教训一下公良,可没人愿意上去找死。这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那些女娘看着公良的眼睛都快冒出桃花了,可惜她们不是公良的菜。

    等公良走回原来的位置,米谷高兴的上前抱着粑粑的脖子亲腻的叫道:“粑粑,粑粑,粑粑。”

    公良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公良,你真厉害。”圆滚滚也屁颠屁颠的跑上来说道。

    小鸡也跑来说着,连后面黑猛犸多吉也吼了一声表示恭喜,看来他打赢莽蝲还是蛮得人心的。

    这一夜,也就在这喧闹声中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