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大荒景象(下)
    本来趴在公良身边的圆滚滚,吓得都猫到公良怀中去了。

    米谷气愤它挤了自己空间,一双小脚踩在它软软的圆滚滚身上,用力将它往外顶。

    无奈圆滚滚就像块烂泥,粘在公良身上,死活不走。

    小鸡有点傻大胆,虽然看到巨型虎蛟吞吃玄纹巨禽一幕,但仍然睁大双眼看着。黑猛犸多吉看到巨型虎蛟,却是眼中精光一闪,但随即又埋头吃起了箭鳍乌鳢。

    公良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实难想象,这湖中竟然有这么大的鱼类。昨天晚上阿茹娜还敢把营地建在湖边,真是胆大,要是那些虎蛟上岸,他们这些人都不够人家当点心吃。他不由转头对阿茹娜问道:“你就不怕那虎蛟吗?”

    “它又不吃我们,怕什么?”

    阿茹娜理所当然的说道:“放心,那些大家伙一年只吃几顿,对我们这种小不点不感兴趣。”

    公良听到这话,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仰或者是无奈!

    刚刚发生的一切,活生生的演绎了一场大荒丛林弱者淘汰、强者生存的**裸的丛林守则。这就是大荒景象。往昔的平静,妖娆的美景,不过是敷在外表的美丽虚言而已,真正的,是眼前残酷一幕。

    湖边血腥味还在弥漫,林中荒兽远未散去,一股躁动不安、狂暴的情绪渐渐在林中发酵,随时有可能引爆。

    阿茹娜感觉这地方不能再待下去,连忙带着部落精英和众女娘一起离开此地。

    刚好黑猛犸多吉也吃完东西,公良就带着米谷它们坐上去,跟在队伍后面离去。

    实难想象,一头四五十米的箭鳍乌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黑猛犸多吉吃掉,幸好不是自己养,要不然公良估计自己倾家荡产也没法养活这大家伙。

    从湖边离开,他们没有特意再去采摘什么灵物,只是恰好遇上才顺手去摘。遇到荒兽倒是围猎了一下,一人猎了一些回去当口粮,顺便跟部落换些东西。

    再走几天时间,逐渐接近部落,一路骑着黑猛犸,虽然下面有长毛垫着,但公良还是感觉屁股累得慌。可惜丛林树多,有时狭窄处连黑猛犸多吉都无法通过,要不然公良还真想再做个以前放在星纹象龟背上那种座椅,既可以睡也可以坐,多舒服。

    在那样的椅上躺着,半睁半闭之间,聆听林风阵阵,眼见白云飘飘,多么惬意。

    可惜不能。

    又往前走了一阵,众人忽然发现远处一条岔道出现一行人影。

    “嗬,是石部的人,该不会是来部落提亲的吧?”一名部落精英惊叫道。

    “啪”

    旁边一人拍了他一下,道:“提什么亲,我们部落没这规矩。”

    岔道上那行人也发现了这边队伍,他们那边有名壮汉看到阿茹娜她们,眼前顿时一亮,摇手大叫道:“阿茹娜,阿茹娜。”

    公良这方的部落精英听到那人叫声,脸色古怪起来。

    阿茹娜“哼”了一声,却是没应。

    那人见阿茹娜没应,以为她听不见,连忙驱赶着坐下三角犀跑了过来。来到近前,那人兴奋的对阿茹娜说道:“阿茹娜,你们去哪里了。我刚刚叫你,你怎么没回应?”

    “没听到。”阿茹娜表情恹恹的说道。

    公良在后面看得稀奇,他还是第一次发现阿茹娜这种表情,可是接下来他就明白为什么了。

    那人仿佛没看到阿茹娜的样子,继续说道:“阿茹娜,你看看我这三角犀怎么样?是我自己孵化的,我也成部落精英了,明年我一定可以去参加祭典。”

    “你哥没有和你一起来吗?”阿茹娜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

    “没有,我哥不喜欢他那头三角犀了,打算去找一头上古真种当坐骑。原本是打算找一头真猛犸,可是最近那些真猛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回了它们圣地,找不到,只得另外找一头比较大的剑犀了。”那人说到他哥,表情一脸骄傲。

    “石猛,你说的真猛犸是后面那种吗?”旁边吉雅不耐烦听他唠叨,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石猛听到她的话,往队伍后面看去,眼睛顿时瞪得巨大,不敢相信道:“真...猛...犸。”

    愣了一会儿,这家伙立即转头跑回去,在队伍中比手划脚的狂说起来。

    不一会儿,两支队伍走到一起。

    石部队伍的人就驱赶着坐骑走近后面的黑猛犸,好奇的看着。

    真种坐骑啊!尤其是真猛犸,谁也没见过,谁不感到稀奇。

    黑猛犸被他们看得不耐烦,猛然发出一声巨吼,两支队伍中的坐骑差点吓得全部匍匐在地,有的直接吓得拉尿拉屎起来。

    “上古真种尊严不容亵渎,不要再看了。”石部队伍中一名老者对围观队伍摆摆手,然后冲坐在黑猛犸背上的公良点了点头,道:“这一位想来就是从祖地出来的族人吧!石腊说过你,我们大焱再见。”说完,老者就带石部众人往前走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公良疑惑道:石腊,石部,是祖地被灭那个石部出来的吗?

    想了半天,不得其解,也就没再去想。

    阿茹娜就带着队伍跟在石部人后面,往部落而去。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部落。

    大焱部落寨门之外,男男女女排列,前面一排粗壮的大焱勇士裸露上身,举着一把粗长号角,吹出最洪烈的声音;后面一排儿郎,手拿长矛撞击地面,发出一阵阵清脆响声;最后一排部落女娘敲打着双面鼓,发出一声声轻喝。

    不同的声音揉杂在一起,发出最粗犷最原始最热烈的声音迎接尊贵的客人。

    公良他们自然不会以为部落这么隆重的场面是为了欢迎他们归来,肯定是为了石部的人。

    果然,一名长老从寨中出来,走过迎接的队伍来到石部长老面前,将他们迎进了部落。

    等他们进去后,敲鼓的那些部落女娘纷纷向阿茹娜她们围了过来。

    “阿茹娜,你们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久,你不在都不好玩。”

    “阿茹娜,我家的独角仙长大了,昨天还拉了一泡屎。”

    “阿茹娜,我前几日去神庙,找到了一种非常好吃的灵物,等会儿拿给你吃。”

    一众女娘叽叽喳喳,可以想像,阿茹娜在部落女娘中,有多么的受欢迎。

    阿茹娜见她们都把寨门堵住了,就带着她们一起往部落里面走去。到了这里,不用人说,队伍直接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公良也骑着黑猛犸多吉,回了自家的石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