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大鱼
    看到乱糟糟的部落精英营地,公良也是无语。

    但隗雄等人却感觉理所当然,临时用地需要那么复杂干什么?随便一张兽皮裹住就可以了,反正也用不了几天。

    他们同来这些人是这么想,有的也是这么做。

    若能生活得更好,公良素来是不肯将就的人,所以就找了几棵连在一起的大树,砍去上面部分,在下面的树桩上搭起树屋。他搭树屋熟手了,搭起来很快,到天黑时候就已经全部搭好。部落精英看到他搭起的树屋,有些若有所思,有些不屑一顾。

    隗雄、巨和大目等人原本在地上随便搭了个三角小木屋,但看到公良搭的树屋,再看到自己的木屋,瞬间感觉奇矬无比,决定明天也搭一栋那样的树屋。

    今天却是没办法了,只能先将就着。

    晚上,女娘营地那边篝火熊熊,烤着喷香的鱼肉,喝着甜美的果酒,有说有笑,好不欢快。

    而部落精英这边,虽然也燃着篝火,炙烤着兽肉、鱼肉,但场面却不怎么样,三三两两一堆,围着篝火,你喝你的,我喝我的,有的还心不在焉,眼睛不时往女娘营地方面瞟去。

    公良和隗雄等人坐在一起,啃着兽肉,感觉了然无味。想了想,就决定自己明天在女娘营地旁边建个小营地住,不和这些部落精英住在一起。

    大家没在一起相处过,互相不熟悉,都不知道怎么说话,场面真的很尴尬。但公良那个刚刚搭好的木屋就可惜了。

    公良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再搭一个就是,又不是什么很复杂稀罕的东西。

    米谷想着马上要去钓鱼,兴奋了一晚上,到天快亮才睡去。公良也被她吵得没法睡觉,很晚才睡。第二天却又被隗雄等人早早叫醒,搞得都没什么精神,小家伙倒是精神十足。

    “粑粑,粑粑,偶要钓一条好大好大的鱼鱼。”米谷坐在黑猛犸多吉背上,兴奋的挥舞着鱼竿说道。

    公良连忙拿过她手中的鱼竿,将鱼钩缠在钓竿上,要不然等会儿鱼竿被她甩着甩着,甩到自己脸上那可就完蛋了。这小家伙,以前又不是没钓过鱼,至于这么兴奋吗?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河边,女娘们已经在那捞了起来。她们有的用渔网,有的用钓钩,有的用捞网,有的还用粗大的木头和坚硬的石头砸,也有的拿着长长的树干打,各种工具,千奇百怪,让人目不暇接。

    公良看得无语,这是在抓鱼吗?是来玩的吧!

    这时,阿茹娜她们女娘中,一个抓着粗大木头好像叫乌兰的女娘,举着手中木头使劲往水中砸去。好死不死,一条大鱼刚好从水中露出头来换气,刚好被她砸中,一下翻白肚浮出水面。乌兰一看,顿时欢呼雀跃起来,从旁边拿起一根二三十米的长钩勾住鱼身,把那条大鱼慢慢拖了回来。

    这群女娘真是太凶猛了。

    “咱们到远一点去吧!”竜尕在旁边小声建议道。

    有这些女娘在旁边,让他们感觉好有压力。

    隗雄等一起来的人听到他的话,连连点头,确实不能和这些女娘在一起。等会儿如果有捞到大鱼还好说,要是没捞到,或者捞到比她们小的鱼,那岂不是要被笑话死?

    于是,他们就往阿茹娜她们下游走去。

    阿茹娜在旁边看了,连忙提醒道:“你们不要太过去,要不然就去前面。那边靠近帝王鳄领地,小心它们过来咬你们。”

    隗雄等人听得眉毛一竖,感觉自己被小瞧了,区区帝王鳄而已,他们还杀过半妖雷鹫?怕什么。所以,他们就继续往下面走去。

    阿茹娜见他们不听劝,也就不再管,反正他们得了教训会自己回来。

    离开阿茹娜她们大约几百米距离,虽然还能隐隐看到影子,但已经听不到半点声音,他们就决定在这里捞鱼。一时间,一个个纷纷拿出自己带来的工具,捞网、刺枪、渔网、重锤、渔网、笼子等等,各式各样,甚至比刚才那一众女娘的捞鱼工具还丰富。

    公良也不管他们拿什么工具捞鱼,自己找了个地方,圈下地盘,开始拿出以前用过的鱼竿,在鱼钩上挂上一块腌制荒兽肉,扔了下去。

    “粑粑,还有偶,还有偶。”米谷在旁边焦急的叫道。

    忘了谁也不能忘记你这小东西,都期待了一晚上,不让她尽兴那还得了。

    公良也在她的鱼钩上挂了一小块兽肉,小家伙顿时兴奋的甩了出去,然后就从储物袋中拿出粑粑给她做的一张小椅子坐着,等鱼鱼上钩。

    忽然,公良鱼竿上的浮标动了,速度很快,势头很凶猛,一下沉了下去。

    他连忙抓住钓竿,免得被鱼拖走。只是当他手抓住鱼竿时,倏然从水下传来一阵拉扯力,差点把他拖下水去。嚓,这鱼好像很大,有点猛了。他连忙左右走动遛鱼,想等鱼疲惫后再捞上岸来。谁知遛了一会儿,水下那鱼不仅没有疲惫,反而愈发兴奋起来,不停地拖着鱼线往后拉扯。

    你爷爷的,这还得了。

    看实在是没法遛鱼,公良就想直接来硬的,把那鱼拉上来。反正这鱼线是用操蛇部龙蝰祖神的筋做成,结实得要命。

    忽然,旁边传来米谷叫声,“粑粑,粑粑,偶有鱼鱼了。”

    公良转头一看,只见小家伙举着鱼竿从椅子上站起来,使劲的往后拉,但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往前拉去,看来水中那鱼不小。

    只是他现在正对付手上的鱼,根本没时间分心,连忙对旁边看热闹的圆滚滚叫道:“圆滚滚,你先帮米谷拉一下,等我钓上来再帮你们处理。”

    圆滚滚一听,连忙上前帮米谷拉住鱼竿。但那咬钩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鱼,竟然非常有劲,连它也拉不住。

    “哎呀呀,公良,我拉不住了,你快来呀!要不然我和米谷就要被鱼拖下去了。”圆滚滚惊慌得嗷嗷叫道。

    公良还在专心对付手上咬钩的大鱼,哪里能够分心。看到大块头黑猛犸多吉在那边站着,连忙叫道:“多吉,去帮它们拉住,等会儿我再来帮忙。”

    黑猛犸多吉就上前用长鼻卷住钓竿,也没拉,直接往上一扯,一条七八米长形如鲈鳗的大鱼就被拉了上来。

    好长的鱼,公良看得感慨道。

    不过那鱼也不正经,那么长竟然跑去咬米谷那么小的钩,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手上咬钩的鱼越拉越有劲,自己竟然隐隐有点把持不住,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这么有力。有大块头黑猛犸多吉在这里,公良也懒得费力气,就叫道:“多吉,过来帮下忙,把这条大鱼也拉上来。”

    黑猛犸多吉立即上前,一个长鼻卷住,用力往后一拉。

    “啪”

    一条十米来长的大鱼顿时破水而出,摔在岸边,不停的扑腾着。

    公良看得傻眼,心道: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地方,怎么鱼都这么大。

    他这人也是,鱼大还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