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战长老
    米谷悄悄从粑粑背后探出头来,瞄了下训斥粑粑他们的战长老,随即把头缩回去,感觉好可怕喔。

    “回去后,给我拿出一半妖鱼上祭祖神,然后去首领那边领罚,不得再出部落一步,知道没有?”

    “是,长老。”大焱部众人连忙应着。

    战长老说完,就从树上消失不见,场中气氛才慢慢回缓下来。

    “阿茹娜,刚才那位长老是谁,怎么那么可怕?”一位不认识长老的女娘出声问道。

    阿茹娜鬼鬼祟祟的左右上下探了探,发现战长老真的走了,才说道:“那是战长老,一向不怎么呆在部落,所以你们没见过也正常。听我阿耶说,战长老年轻时可是威猛无双,凌霸五荒。据说当年有真种巴蛇在南荒肆虐,一夜之间吞噬十几个小部落,两个中等部落。战长老知道这事后,连夜追上巴蛇,化为擎天巨人,与巴蛇战于出云之巅。

    据说那一战日月无光,山林尽毁,溪河断流,周围百里之野,尽然夷为平地。

    那巴蛇最终不敌长老,被长老剥皮抽骨,将胃囊炼为纳物宝袋。

    战长老也是我大荒唯一一个有最大纳物宝袋而没有任何重量的人。

    那附近原本有个奉巴蛇为祖神,名为巴部的部落,从此易名为倭,她们部的女人以能侍奉长老为荣,最喜欢嫁到咱们大焱部来。

    可惜那部落人长得有点奇怪,没人喜欢。

    战长老的名声也是从那一战打下基础,一夜之间变得无人不知。听我阿耶说,小时候战长老还曾教过他们武技,一不听话,就一脚踹去,把人都直接踹出去好远好远,从此再也没人敢不听战长老的话。阿耶说,他们那代人,就是被长老这么打过来的,非常的惨。”

    阿茹娜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公良直想笑。

    但旁边人却听的心神凛然,没人笑得出来。

    看到大家这么认真听,阿茹娜的八卦之魂开始熊熊燃烧起来,兴致勃勃的继续说道:“我跟你们说,战长老现在还没有娶女娘。听说长老以前曾去东土游历过,期间遇到一名东土女娘。那女娘长得美若天仙,听说是什么‘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

    这是东土人的诗,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就是很美很美的意思。”

    “阿茹娜姐姐,你好厉害喔,连东土人的东西都会。”旁边一小女娘崇拜得眼中都冒小星星了。

    “那是当然,我也看过很多东土人典籍的。”阿茹娜甩了一下头发,傲娇的说道。

    “你们别打岔,阿茹娜,战长老和东土女娘后来怎样了?”吉雅焦急的问道。

    “后来啊...”

    阿茹娜卖了下关子,继续说道:“战长老看那东土女娘那么美,一下就对人家动心了。就好像那癞喇看到飞鹄想吃肉般,口水哗哗直流,恨不得马上把她娶回大荒。”

    “咳咳”

    听到这里,隗雄终于忍不住说道:“阿茹娜,这样形容战长老有点不好吧!”

    (癞喇是大荒地面上长得最恶心的癞蛤蟆;飞鹄就是最圣洁雪白的天鹅。这癞喇最喜欢吃飞鹄,一看到就口涎直流。)

    阿茹娜闻言瞪眼道:“战长老当然不可能是那癞喇,我说的是情景一样。”

    “隗雄你不要打岔,让阿茹娜说完。”吉雅恼怒的对隗雄喝道。正说到精彩的时候,怎么老有人打岔,真烦。

    阿茹娜就继续说道:“刚好神庙司图大长老也在中土游历,不知怎么回事也看上了那名女娘,两人为了争夺那女娘大打出手。据说打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可惜人家女娘谁也没看上,去东土宗门修行了。司图长老和战长老伤心之下就回了大荒,后来才成了长老。唉,说起来两位长老都好可怜,也好傻。我大荒之中,什么样的女娘没有,偏偏喜欢东土女娘,听说那东...”

    “嗯嗯...”

    吉雅忽然看到旁边出现一道人影,连忙重重的发出声音,冲阿茹娜眨着眼睛。

    阿茹娜正想发表一下感言,见她打岔,不觉奇怪道:“吉雅,你眼睛是不是进沙子了,怎么眨个不停?”

    这时,那人影慢慢走到众人身边。大焱等人看得心头一凛,连忙恭敬叫道:“战长老。”

    阿茹娜听到他们的喊声,差点吓死,连忙将身子往人群中躲,生怕被长老看到。

    刚刚那些故事她也不知掺了多少水分,要是被战长老知道,她阿茹娜绝对会死的。

    战长老瞄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们,下游抓鱼的人出了点事,你们收拾完这里赶紧过去帮忙,省得他们一看无法对敌,又请祖神降临。你们这些人,还真把祖神当成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灵宠了。”

    “不敢。”大焱众人连忙说道。

    “不敢就快点,磨磨蹭蹭做什么?”战长老猛然大喝道。

    大焱众人被他的喝声吓得一跳,连忙快速跑去收拾妖鱼,然后一窝蜂跑出了树林。

    战长老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冷冷的说道:“一群混账东西,不教训一下,都不知道轻重。”

    阿茹娜等女娘和隗雄他们一行男精英跑出树林,来到河岸平原,回头望了一眼树林,都不觉松了口气。

    “刚才真是吓死了,吉雅,你看到战长老过来的时候,怎么也不提前说一下?”阿茹娜对好朋友吉雅抱怨道。

    “你还嫌我没跟你说?我可是冲你又叫又眨眼睛,你还说我是眼睛进了沙子呢?”吉雅不满的大叫道。

    “你那眼睛每时每刻都眨来眨去,谁知道你在干什么,以后长老来的时候你要直接跟我说名字,这样我才能清楚。”阿茹娜正色道。

    吉雅听得差点晕了过去。

    说实话,公良刚才也被战长老突如而来的大喝吓了一跳。没想到战长老竟然这么威严,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米谷小家伙刚才也被吓坏了,一直猫在他怀里,不敢出来。

    众人聊了几句,生怕长老再来,连忙驾着坐骑往下游而去。途中,公良把圆滚滚放了出来。这家伙刚才没羞没耻的吓尿了,被放出来后,发现已是另外一副场景,才轻松下来,继续没心没肺的趴在黑猛犸多吉背上睡着。

    驾着坐骑走了半天功夫,众人再次来到先前抓鱼的河段。

    此时,众人看到的已经不是离去时候,各个部落的人站满河岸的景象。

    只见各个部落的人聚在一起,大焱人在前,长耳人在后,其他部落在更后面呆着,个个手持刀矛棍棒等武器,凝神以待。

    而在他们前面,是一大波气势汹汹的帝王鳄。

    因为来河边抓鱼的人越来越多,河岸挤不下,越来越多的人往下游走去。一些不怕死的人走到下面,终于惊动帝王鳄。起先只有一两只帝王鳄过来查探,那些人一见不强,直接杀了。

    没想到帝王鳄的血腥味吸引来了盘踞在附近的大群帝王鳄,那些人一见不妙,连忙往上面跑。

    大焱部作为附近唯一上等部落,年年接受其他部落贡物,庇佑周围中等部落、下等部落,遇到这种事当然要出手护佑这些部落的安全。

    阿茹娜带着众女娘和部落精英来到自己部落的人群中,看到他们只是在那边射箭,就问道:“你们怎么不拿出符文真骨来攻击?”

    “这些家伙皮糙肉厚,用符文真骨也没什么用。况且已经用了几次,大家暂时停下来休息一下。”部落中有精英说道。

    其实是他们感觉用符文真骨有点不值,毕竟使用符文真骨十分耗费真气,使用过当还会对符文真骨造成损伤,所以大都不想用,感觉若打不过,大不了就跑,要不然请祖神护佑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