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对帝王鳄群
    阿茹娜听到那部落精英的话,冷哼道:“没用的东西,连一群帝王鳄都对付不了,看看我们打的妖鱼。”

    说完,她就从纳物宝袋中取出一条四、五十米长的横公鱼来。

    这边的部落精英看得又羡慕又惭愧。羡慕的是妖鱼全身是宝,若得一点血肉骨头,不管是吃肉喝汤,对修为都很有帮助;惭愧是他们一干新晋精英和一众大小女娘就能猎杀妖鱼,而他们这些晋入部落精英多年的人,却连一点帝王鳄都解决不了,实在让人汗颜。

    阿茹娜显摆一下,就把妖鱼收起,傲然道:“接下来全听我的,包你们有帝王鳄吃。”

    其实这些部落精英也不是没有本事,只是一干人都有自己想法,没有人领头,也没有动力做事,所以才这样僵持着。

    这时见他们猎杀了妖鱼,不得不打起一点精神,免得被女娘们看扁,到时候想娶个部落女娘都难。

    阿茹娜扫了一圈,见没人有意见,就吩咐道:“现在,有兽魂都放出兽魂,没有兽魂的拿出符文真骨站在前面,会射箭的站在左右两边,剩下的人等帝王鳄被杀得差不多再上去。”

    “喏,”众人齐声应和,一时气势昂扬。

    公良没想到阿茹娜竟然还有这等本事,瞬间把这些杂牌军给整合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天生有首领气场,还是大焱女娘有这种魅力。不一会,等众人听阿茹娜的话整齐站立,才发现他们摆出的阵势竟然是箭矢阵,不由得又对平时大大咧咧的阿茹娜高看了一眼。

    看来她也不像表面那般,一副傻呼呼的模样。

    前面帝王鳄群见这边许久没动静,开始爬过来,阿茹娜立即喝道:“符文真骨攻击。”

    众人连忙催发符文真骨,霎那间,符光闪烁,一道道如箭、如矛、如球、如电的气芒疾射而出。前面帝王鳄纷纷中招,有些不是很强的帝王鳄直接被气芒从头到尾射穿;有的从中间切断;有的皮甲厚实,只是被犁出一道道伤口。

    米谷在粑粑怀里看了,也飞上空去,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些大虫虫。

    阿茹娜连忙叫道:“米谷,不要毒死他们,咱们还要吃肉。”

    “嗯嗯,”米谷点头应了一下,表示知道,就飞到帝王鳄群上面,张嘴吐去。

    有些帝王鳄发现这是那天的偷蛋贼,顿时发狂的爆发出一声震天怒吼。驻守巢穴的帝王鳄听到声音,纷纷往这边爬来。

    一时间,鳄影重重,令人生畏。

    米谷可不管它们有多少,这些大虫虫上次竟然敢吐她水水,她也要吐她们水水,于是就张嘴喷出一口口水雨。

    并不是所有帝王鳄都能如先前米谷遇到的那头帝王鳄般,可以规避她的口水。她的口水中带有小黑水池水的腐蚀性,那些比较弱小的帝王鳄被口水雨淋中,毒口水顿时从鳞甲间的缝隙流去,腐蚀掉上面柔软一层,钻入体内。

    片刻间,就有一些帝王鳄被毒倒。

    有些帝王鳄发现是上空飞舞的小家伙在搞鬼,立即张口喷出一股水箭。

    瞬间水箭横空,如万箭齐发。米谷一看不妙,咻的一下飞走了。

    米谷的出现,宛如捅了马蜂窝般,帝王鳄狂怒咆哮起来,见她飞到大焱部的人群中,顿时张嘴吐出水箭。

    “符文真骨攻击,射箭。”阿茹娜连忙喝道。

    瞬时间,无数气芒与利箭凌空飞起,往帝王鳄群飞去。有些帝王鳄要吐的水箭立即被攻击而来的气芒和利箭被打断,有的没受干扰,喷吐出去。焱部精英看到水箭射来,纷纷拿出大盾抵挡,水箭喷在大盾上,撞击出无数水花,有些人比较弱的精英,顿时被粗大的水箭喷得飞离了出去。

    矛、盾、甲、符文真骨是大焱部精英的标配,是每人出门必带的物品。

    一道水箭朝公良射来,他连忙取出星纹象龟盾挡住。水箭撞击在上面,顿时飞溅出无数水花。

    米谷看到这些虫虫竟然敢吐粑粑,气得嘴巴鼓鼓的,忽然眼睛一动,想起了一个鬼主意,就后面坐在黑猛犸背上的圆滚滚飞去。

    “滚滚,把你的袋袋给偶。”

    “你要干什么?”圆滚滚问道。

    “偶要去拿蛋蛋。”

    圆滚滚一听米谷又要去偷蛋,立即麻利的把脖子上的纳物宝袋取下来给它。

    米谷拿到它的纳物宝袋,就飞速往帝王鳄巢穴飞去。

    帝王鳄现在都往人群聚集的这边爬来,浑然没发现偷蛋小贼又去了自家地盘。米谷偷偷摸摸的潜入帝王鳄巢穴中,鬼鬼祟祟的趴在地上,飞速往前爬进,发现里面没什么虫虫,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加快速度往其中一处放满了蛋蛋的窝里爬去。

    这次她可一点也没客气,凡是看到有蛋的窝,全部把里面的蛋蛋收光,谁叫它们吐粑粑水水了。

    河岸边上,阿茹娜指挥着部落精英进攻,一头头帝王鳄死去,终于引出帝王鳄群中的王者。

    那是一条几十米长的帝王巨鳄,一上来就喷吐出一股粗大水箭。

    大焱精英们连忙竖起大盾,但这帝王巨鳄的水箭威力显然要比其它帝王鳄大。众精英只觉一股无匹巨力冲击而来,大盾瞬间被水箭射得四分五裂,水箭威力不减,直射在手持大盾的部落精英身上。

    一时间,被击中的精英胸骨尽碎,鲜血狂流,旁边同伴连忙掏出伤药止血。

    看到部落精英受伤,阿茹娜眉头一皱,猛然喝道:“放出兽魂。”

    瞬间,一直站在原地等候主人命令的兽魂飞扑出去,帝王巨鳄看到兽魂,吓得掉头就跑。但无济于事,没过多久,那些兽魂就追上帝王巨鳄,撕咬啃噬起来,却不见有任何伤口,就见一道道血气从帝王巨鳄身上抽离,进入那些兽魂口中。

    帝王巨鳄痛苦得嘶吼、咆哮起来,实在不堪忍受这种折磨,就往河中钻去,再也不见踪影。

    但片刻后,就见它翻白肚浮出水面,那些追去的兽魂也纷纷回到主人身上。

    剩下那些帝王鳄见王死了,连忙转头往自己巢穴爬去。

    阿茹娜他们也停下攻击,任剩下的帝王鳄群离去。

    虽然这是弱肉强食的大荒,但万物生存自然有它的道理,如非必要,荒人从来不将狩猎的对象赶尽杀绝。保留一丝火种,让它繁衍生息,来年也能收获更多的猎物。

    这其实就是公良前世说得老掉牙的食物链,或者说是生物链,但在大荒,这是一种极其浅显、朴实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