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霸气大焱
    不一会儿,大焱部新晋精英进入第二重城墙。

    城门后面,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房屋、酒楼、客栈、商铺、民居,和公良第一次来到神庙时看到的情况并无区别。

    因为大荒万部中的每个中等部落都在这边有房子,来了就有地方住,

    不像前面那些小部落和莽野部落般,来到这里还要自己找地方住,随处乱搭乱建,看起来杂乱无章,弄得一塌糊涂、邋里邋遢。

    只是,和他来时相比,这中等部落和东土人族所住的地方,人好像更多了。尤其是东土人,比他来时明显多了许多。

    通往第三重城墙的大道两旁,是一个个摆摊的荒人和东土人。荒人是想换点东西带回部落,或者换一点东西好在神庙生活下去。而东土人带着东西不远百万里而来,则是希望能从荒人身上换到值钱的东西回去。公良感慨不已,看来不管哪个时代,都不缺聪明人啊!

    他们一行人骑着坐骑,威武不凡,显非一般部落,所以经过的时候,路上行人纷纷躲避,让他们通过。但当最后公良骑着黑猛犸多吉走过时,忽然有人叫了起来。

    “上古真种。”有人惊愕道。

    听到他的话,大道两旁的人纷纷伸头来看。

    在真猛犸一族外,还有一种长毛象和它们长得很像。很多人容易将长毛象和真猛犸混淆,但其实从它们庞大的体格,以及非凡的能力,就轻易的把它们分别开来。

    “欧喔”

    黑猛犸多吉听到有人叫,也凑趣的吼了一声。

    吼声如雷,带起的猎猎风声,刮得尘土飞扬,边上的木楼都被震动了。这下顿时引起了旁边酒楼、客栈、商铺、房屋里面的人的兴趣,纷纷探出头来看。

    “奇怪,不是说真猛犸一族只有战死的猛犸,没有向人卑微屈膝低头的猛犸吗?怎么这头真猛犸给人当坐骑了?”酒楼中,一名年轻的东土人望着黑猛犸多吉诧异道。

    旁边一名儒雅男子,笑了笑道:“这要看什么情况,再说,它不一定是真猛犸族。”

    “怎么说?”年轻人奇异道。

    “在真猛犸族中,一直有头尊贵无比的圣猛犸领导着它们前进。那圣猛犸就和荒人部落的巫一样,在族中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但圣猛犸终会老去。只是它们不像我们一样,死后魂归冥府,而是会带着前世的印记转世投胎。这时,真猛犸一族就会带着圣猛犸生前留下的东西去找转世的圣猛犸。传说圣猛犸转世之后,有亿万之一的机会伴生一头黑猛犸。若说圣猛犸在真猛犸一族中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圣洁和正义的代表;那黑猛犸在真猛犸中就代表着黑暗、邪恶、魔性,是真猛犸一族除之而后快的对象。”说到这里,儒雅男子斟了杯酒,喝了一口。

    那年轻人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急问道:“那这黑猛犸怎么没死?”

    “你怎么知道它没死?”儒雅男子摇了摇杯中酒道。

    “这不是废话吗?死了它还能在这里。”

    “说不定它被人救活了?”

    “救...救活??”

    年轻人不觉瞪大双眼,但迅即想到这个可能。虽然真猛犸一族不会轻易屈服于人,但若这真猛犸快死的时候被人救活,还真的有可能因为感恩戴德而成为他人坐骑。

    “你以为那人身边只有一头真种吗?”儒雅男人又说道。

    “还有?”年轻人快傻掉了,连忙伸头往下望去。

    “自然。”儒雅男子摸了摸颌下微须,好像一切都了如指掌。其实心里早骂开,什么时候上古真种如同地摊货一般普遍,甘愿屈居人下了。

    如果他知道另一头真种是米谷的,而且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跳楼。

    米谷抱着粑粑脖子,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四处张望着。圆滚滚就比它淡定多了,懒懒的抬头瞄了四周一眼,就继续埋头睡了起来。

    过来看上古真种的人越来越多,有个不知道是什么部落的头目也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怎么回事,竟然不知死活的冲上来,在黑猛犸多吉的屁股抓了一把,欣喜莫名的叫道:“我摸到上古真种了,我摸到上古真种了,它身上的毛就像东土人族的绸缎一般,柔顺丝滑。”

    真种尊严岂容亵渎。

    这下可把多吉惹恼了,粗长的尾巴猛然一甩,直接将那人抽飞出去。

    隗雄发现后面情况,驾着坐骑走了过来,看着被抽飞的个人,望了四周人群一眼,问道:“有人知道那是哪个部落的人吗?”

    旁边有大焱附庸部落的人走出来,禀报道:“上使,那是西荒中等部落的罔两人。”

    隗雄朝那人点了点头,冷冷的说道:“罔两人身为中等部落,竟敢亵渎真种,冲撞上部。自即日起,罔两不再是中等部落,贬为下部。若不知悔改,直接流为荒族野部,从此不得再入神庙。”围观的人听到他的话,不觉心头一凛,但谁也没有说话。谁也不会认为他说的话在开玩笑。大焱部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能力,怪只怪刚才那人作死。

    中等部落,享有下等部落上贡,和收容荒族野部的资格:而成为下部,这些就全没了,每年还要向中等部落上贡。

    一中一下,虽只是换了一个字,却是天差地别。

    那人远远听到隗雄的话,登时吓得面无人色,扑过来跪地哀嚎大叫道:“上使...上使饶命啊!只怪小部有眼无珠冲撞上使,上使饶命啊!上使饶命啊!......”

    哭喊声,字字句句凄凉。

    但没人应他。既然做下这等事,那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一切咎由自取,怪不得人。

    在大荒这里,不能有太多慈悲心肠,不能一味的仁义,要不然就会被当作软弱可期,适当的亮出獠牙,才会让人畏惧、尊敬。

    就在此时,从后面跑来一群骑着紫虬朱蛤的粗壮汉子。那罔两人好像看到救星一般,连忙跑过去大喊道:“上使,救命啊!大焱上使要将我罔两部贬为下等部落,恳请上使帮忙,让我们呆在中等部落之中,好为莽牯上部继续效劳。”

    莽牯部人听到他的话,也没回应,只是对前面的隗雄说道:“你们大焱部是不是太霸道了!”

    隗雄看着那人,淡淡说道:“怎么,你们莽牯部是想扛下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