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大奉送
    公良来到外面,未语先含笑,对女雀部长老秋娘恭敬的问候道:“多日不见,长老风采更胜往昔了。”

    “不用跟我说那些无用的赞誉之词。”

    秋娘摆摆手道:“说说,为什么又用口水毒我女雀部女娘了,莫非真以为我女雀人好欺负?”

    后面跟着英娘来的一群女娘听到长老的话,重重的“哼”了一声,一对对凤眼怒瞪公良。

    公良看得不争气的把脖子缩了一下,有点顶不住这些女娘气势汹汹的眼神。米谷小家伙可一点也不怕,鼓着小脸脸看着她们,要是她们敢打粑粑,她就吐她们水水。

    圆滚滚有点怕神庙长老,躲在公良身后,悄悄的探出头来看。

    那可爱的模样,瞬间萌坏了一些女雀部小娘。

    小鸡就没那么多人喜欢了,独角仙角角也是,都没人注意到它。

    “其实都全是误会。米谷这小家伙不喜欢别人向她动手动脚,看这位女娘要捏她脸,就下意识吐了口口水。您也知道她口水有毒,完全是无意而为,所以还望长老和诸位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饶了她这次!”

    公良真诚的向女雀部等人鞠躬道歉道。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只是以后切不可让她再毒晕我女雀部女娘了。刚才幸好是在城内,若是在外面,你将她毒晕放在那里,被他人欺辱怎么办?你可想到这个后果。”

    秋娘说话不疾不徐,却透出一股凛然威严。

    公良刚才没想这些,只想到女雀部女娘的可怕,完全忘了她们本身还是个女人了,连忙诚挚的道歉道:“确实是小子的错,公良在此保证,决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就好。”

    秋娘点点头,对英娘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你就她们回去吧!”

    英娘满脸不可思议,“长老,我们就这么走了?”

    “要不然你还想怎样?”秋娘没好气的说道。

    英娘也没想怎么样,但感觉不能就这么走了,要不然来势汹汹,却这样灰溜溜回去,她这个当首领的岂不是很没面子。

    忽然,她想到了个好主意,就说道:“长老,韫瑶被这小子毒晕,理该让她赔偿才对?”

    后面一众女雀部的女娘听得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赞同这个主意,有的建议让公良把米谷赔给她们,说她被公良带歪了;有的则说应该把圆滚滚这毛毛熊赔给她们,晚上抱着睡觉肯定好玩。

    米谷听到她们的话,紧紧的抱着粑粑脖子,她才不给她们呢?

    圆滚滚更是抱着公良嗷嗷叫道:“公良,我不喜欢她们,她们好吵。”

    公良瞪了它一眼,心道:她们吵也没你这家伙吵。

    秋娘听了她们这些完全不知所谓的建议后,摇了摇头,对公良问道:“小家伙,你可有什么要赔给韫瑶的东西?”

    公良想了想,道:“小子最近得了一些帝王鳄胎,味道不错,不知这位女娘可喜欢?”

    韫瑶“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道:“谁喜欢吃那些丑陋的东西了。”

    秋娘听得笑了起来,这小子真是个榆木疙瘩。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让一个女儿家吃那种东西,摇了摇头道:“你再想想,还有什么东西,不需要贵重,只是心意就好。”

    公良又想了下,感觉有一样东西这女娘肯定喜欢。于是,他就从果子空间用一个小篮子装了十几颗天香灵果出来,“这是操蛇部的天香灵果,味道不错,吃后遍体生香,全身舒爽,不知道这位女娘可还喜欢?”

    其实不用问,只要看韫瑶那发光的眼睛就知道了。

    世间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的,何况这种吃了可以让身体变香的好东西。

    看到韫瑶喜滋滋的拿过东西,旁边一干女娘投来的羡慕眼神。

    公良想了下,就从空间中取出一堆不值钱的彩贝音阶琴、彩贝音阶手串和彩贝项链来。

    “这些都是小子在来神庙路上捡到的彩贝,闲时做成一些小玩意儿,还请诸位笑纳,权当是为我家米谷年幼无知冒犯的赔偿。”

    女孩子没有几个不喜欢五颜六色东西的,尤其是会发出声音。

    一些女孩接过公良送来的手串戴上,摇了一下,发出一声声清脆的贝音,顿时喜欢得不得了。

    公良本来还想送英娘和长老一串彩贝音阶手串,却被英娘狠狠训了一通。他也是没眼色,人家丈夫就在眼前,你让她去接受一名陌生男子的东西,那怎么可能。即使是晚辈,也是不行。

    还有女雀长老,那更是不可能。到她这种年纪,又怎么可能会随便收下一个晚辈的东西。

    不过,女雀部那些女娘却是没人都戴上了一串手串或者项链,喜欢的不得了。

    有的看着公良,更是起了点女儿心思。

    秋娘在旁看得好笑,刚刚还以为这小子是榆木疙瘩,现在看来也不全是嘛,不由对公良问道:“小家伙,你觉得我女雀部女娘如何?”

    “唔...”

    公良听到她的话,浑然不解是什么意思。但看到那些女娘瞬间变得杀气腾腾的眼神,感觉若是应对不好,说不定小命堪忧啊!

    他赶紧说道:“贵部女娘自是不凡,犹如牡丹之艳丽,玫瑰之多娇,又恰似山谷幽兰之淡雅芳香,不可多得。”

    “哦,那其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女娘呢?”秋娘再问道

    公良听得瞪大了双眼,这长老是什么意思?他偷偷瞄了瞄女雀部的女娘,没有一个面带羞涩的样子,反而一个个面带期盼的看了过来,那毫不掩饰的火辣辣眼神更是犹如正午炙热阳光般,直欲将人灼伤。

    公良咽了口口水,不敢轻易回答,想了想,就要委婉的说自己现在还没有这种想法。

    倏然,刀勐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了他身边,怒瞪着他道:“混账东西,来神庙这么久,竟然不知道去寻求传承,还不快去。”

    说完,只见他大手一挥,公良就和米谷圆滚滚它们一起,从原地消失不见。

    看到长老到来,一直提着颗心的思茂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把公良打发走后,刀勐看着女雀长老,说道:“秋娘,你又何必为难一个孩子?那可是我大焱未来的种子。”

    “怎么,娶我女雀部女娘很为难吗?”秋娘瞄了他一眼,幽幽的问道。

    “没...没有,”刀勐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有点心慌意乱起来,“我...我只是说他还是个孩子,不该将时间花在儿女私情上面。”

    “那你不是孩子,怎么不多花点时间在儿女私情上了?”秋娘忽然口气严厉道。

    “我...我...”刀勐那一张红脸,瞬间更红了。

    “唉...”秋娘叹了口气,脩然不见。

    “长老,您没事吧!”思茂过来问道。

    刀勐恼羞成怒,瞪眼厉喝道:“你这混账东西,每次都要让我来帮你收拾烂摊子。”刀勐气极,抓起他直接扔了出去,然后消失不见。

    思茂被扔离出去,狠狠撞在地上,好在身强体壮,并没什么事。英娘在旁看了,连忙跑过去将他扶起,心疼的说道:“刀长老也是,自己心头不顺,就把气撒你头上。”

    “不要这么说长老,只要你以后不要再带人过来胡闹就好了。”思茂拍了拍衣服道。

    英娘听得大怒,“我什么时候胡闹了,哪次不是有事情啊!”

    思茂不想和她争辩,转身走回屋内。

    英娘想吵架没对手,想发泄没对象,气恼的带人离开了大焱部驻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