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传承(二)
    公良在巨碑前站了一会儿,都看不出有什么东西,就想往下一处走去。

    忽然,他发现圆滚滚这家伙竟然十分投入的看着巨碑。

    不一会儿,就见它人立而起,手舞足蹈,也不知在干什么?

    方才圆滚滚见公良在看巨碑,就跟着瞧了起来。

    忽然,它发现巨碑上那些窟窿开始慢慢变小,最后变成小小小小的小黑点。那些小黑点又悄然连成一条直线,仿若一个举着长棍挥舞的影子在那动着。它看得有趣,就跟着比手划脚的舞动起来。

    再过一会儿,公良就见它从纳物宝袋中取出那根平时用口水恶心巴拉舔的碧玉竹挥舞起来,越舞越有劲。

    片刻后,就见漫天竹影,再也看不到它的身体。

    看着看着,公良发现它并不是杂乱无章的挥舞,而是有一定章法。仔细看,好像是一套棍法。

    难道这就是传承?公良一时傻眼。

    就这货的蠢笨脑袋,竟然也能从这满是窟窿的巨碑中获得传承?那自己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不行?

    公良不由再次往那满是窟窿的巨碑看去,但窟窿就是窟窿,怎么也无法看出棍法来。

    这一刻,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转头和米谷对视了一眼,小家伙也一脸懵然。尚好,他并不是很笨,米谷小家伙也和他一样。

    公良在圆滚滚身边等了一下,看它举着碧玉竹打得兴起,一时半会没停下来的意思,就往旁边走去。反正圆滚滚和他有心灵感应,到时自然会去寻他。况且,在这神庙之中,也不怕有人会伤害它。

    碑林中石碑无数,好像没有尽头,公良都不知从哪看起。

    想了下,他决定以圆滚滚所在的巨碑为起点,往左边看去,然后再绕回来。

    于是,公良就往左边走去。

    一路走过几面石碑,上面不是刻着图像,就是划着乱七八糟的痕迹,偶尔有一面写有荒文,却全然不知所云,只得继续往前走。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什么东西,公良就拿了些食物给米谷和小鸡吃,然后就对它们说道:“你们也不用跟着我,自己四处去逛逛,说不定也能和圆滚滚一样,得到什么传承。”

    米谷和小鸡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传承,但听他这么说,就四处逛了起来。

    神庙后面,有几双眼睛一直注视个公良。

    司图与刀勐、秋娘围着爝火而坐,跳动的火焰中不时闪现出公良在碑林中的种种。

    司图看了下,对旁边刀勐问道:“你没跟他说你们大焱部的传承都在东南角吗?”

    “没有。”

    刀勐摇了摇头道:“又何必拘泥于大焱传承,说不定他有更好的机缘?我相信他能从祖地那毫无灵气的地方出来,绝非凡人。”

    司图听到他的话,点了点头。

    秋娘望了刀勐一眼,若有所思。

    碑林之中,公良也不知走了多久,感觉有点累,就坐下来吃东西。休息一下后,正想继续往前走,倏然感觉后背一片清凉,转头就见后面原本空无一物的石碑上,非常突兀的出现两头庞然大物。

    那是一头上古真龙和一头踏月神犀。

    恍然间,公良来到一片云雾缭绕的所在,只见上古真龙和踏月神犀傲立云中,谁也不让谁。

    猛然间,双双发出一声巨吼、咆哮,直向对方冲去。

    速度之快,如流星,似闪电,又如白驹过隙。

    刹那间,两者碰撞在一起,天摇地动,恍若星球破碎,人间沉沦。

    一道炫目白光随着两者相撞迸射出来,公良被晃得睁不开眼睛。就在此时,那道白光穿入公良脑际,他感觉脑中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突然,他听到有人在脑中喊道:“龙犀十二炼,第一炼,真火炼皮。”

    脩然间,公良惊骇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而丹田中竟然莫名的出现一缕蓝紫火焰。

    当蓝紫火焰出现的时候,丹田中的真气就如飞蛾扑火一般,不停的涌入其中。

    渐渐地,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猛然窜至一层楼高,却又慢慢缩小,直到一米多才停下来,但看起来威力却更大了。

    火焰壮大到这里停止,真气不再涌入。

    此时,他丹田之中,除了在万兽血池中凝就的绿豆大真液外,就只剩下一小片凝浓的真气了。

    公良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可惜没有。那蓝紫火焰竟然从丹田窜出体外,以莫知名的方式开始灼烧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一瞬间,一股刮骨抽髓般的痛苦传来。

    这是要把自己活活烧死的节奏吗?

    公良惶恐至极,连忙以意念喝令蓝紫火焰停止灼烧皮肤,可惜那火焰根本不听他的话,依然继续烧着。此时他身体又动不了。一时之间,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古铜色的皮肤在蓝紫火焰的灼烧下,正在一点一点蜕变,从古铜变成黑炭。

    公良无语的看着自己变黑的皮肤。

    这是要从黄种人退化到黑种人吗?还是说,这是黑化人生必经的一个过程。

    不一会儿,蓝紫火焰后继无力,慢慢缩小。

    公良松了口气,谢天谢地,终于要停下来了,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顶得住这火焰的炙热灼烧。

    就在他庆幸之余,丹田内剩下的真气开始涌入缩小的蓝紫火焰当中。

    那一小片凝浓的真气还不够蓝紫火焰壮大,倏然,他在万兽血池中辛辛苦苦凝聚的绿豆大真液猛然爆开,无数凝浓的真气随之往蓝紫火焰涌去。原本缩小的蓝紫火焰瞬间壮大无数倍,又开始惨无人道的灼烧起公良的皮肤来。

    一阵阵如同刮骨抽髓般痛苦传来,皮肤一点点的变黑。

    公良悲催的发现,此时他除了眼睁睁看着蓝紫火焰灼烧自己皮肤,其他,根本无能为力。

    难道他要英年早逝了?他有点绝望的想道。

    过了片刻,看着丹田中不断流失的真气,他开始担心起来。生怕真气没了,那团火焰开始汲取体内的气血精华灼烧皮肤,那就完蛋了。

    当下,他连忙以意念沟通果子空间,取出灵石放在手心,一点点的补充消耗掉的真气。

    感觉灵石灵气还是太少,又连忙沟通睚眦兽魂,开始汲取周边灵气化为己用。

    一时间,无数灵气经过果子空间转化为精纯气体注入丹田。

    看着丹田中缓缓增长的真气,公良终于放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