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传承 (六)
    圆滚滚往后飞了一阵,就没入黑暗不见。

    公良也不知道它怎样了,心中焦急万分,就要上前追去。

    忽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放心吧!这家伙没事,出去后自然会见到。”

    是刀勐长老的声音。

    有长老出面,圆滚滚肯定没事。公良感应了下,确定圆滚滚没事后,才放下心来。

    虽然他老是喜欢欺负这傻头傻脑蠢萌蠢萌的家伙,但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加上他前世对国宝熊猫的喜欢。这份感情其实已经转化成了一种血脉亲情,这种亲情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无法抹煞的。

    “哎呀呀,公良救命啊!公良救命啊!”

    圆滚滚一边尿着,一边手舞足蹈的叫着往后飞去。

    忽然,旁边一阵风来,将它接应而去。

    等缓过神来,圆滚滚发现自己身在一处宽广的殿堂之中,中间一团爝火熊熊,旁边坐着几个老头。

    其中有三个见过,一个是战长老、一个是女雀部的秋娘,一个是黄眉毛红脸的刀勐长老。

    公良他们好像都很怕战长老,女雀部的人不好惹,刀勐长老带过它和公良,人还不错。圆滚滚没有公良想的那么蠢,其实它很聪明,分析了一下情况后,就屁颠屁颠的往刀勐跑去,讨好的蹭了一下,就缩头缩脑乖巧的趴在边上。

    司图长老看到它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摸着下巴胡子说道:“要是圣者看到他的子孙是这个样子,我相信他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战长老一听,也微微笑了起来。

    刀勐和秋娘对视一眼,看了看乖巧的趴在地上的圆滚滚,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有时候和这些人在一起就是这点不好,说的话都听不懂,有代沟,忽然感觉心好累。

    感应到圆滚滚没事,公良就继续往前走去。

    旁边石碑,刀刻划痕、荒古文字、苍劲图文、玄奥纹路,各种各样,也不知是他没有天赋,还是那些石碑上的东西太过深奥,他竟然一样也没看懂。每经过一块石碑,他都会在前面逗留一下,发现没什么收获后,才往下面而去。

    走了一会儿,他发现无尽的石碑丛林中,有其他人在。

    他还以为,这悄无声息寂静的地方只有他一个个。

    当他看到石碑前有人的时候,并没有前去打扰,只是在石碑前站了一会儿,看到没什么收获后,就往下一块石碑走去。

    事关传承,要是被他惊动,断了传承,那人还不找他拼命,所以还是小心点好。

    碑林很大,公良来回走了一趟,也不知花了多少时间,都没有半点收获,感觉有点无趣,就想去找米谷和小鸡,感应了下,却发现两个家伙自己往这边飞来了。

    于是,他就在原地等候。过了片刻,就见米谷和小鸡飞了过来。

    米谷飞过来看到粑粑,顿时扇着小翅膀、甩着九彩尾巴,兴奋的指着额头显摆道:“粑粑,粑粑,你看看,偶上面有个眼眼。”

    公良仔细看去,发现以前在她两眉之间、阙庭上,那如同眼睛的玄奥纹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真实的竖眼。

    这不成三目杨戬了吗?公良在心里嘀咕道。

    米谷却不知他在嘀咕什么,只是飞着让粑粑看她的眼睛,最后还怕他看得不清楚,就躺在他怀里,让他仔细的瞧。

    这时候,公良不能不夸奖一下,要不然小家伙会不开心。所以,他就说道:“我们家米谷真厉害,都有三个眼睛,比粑粑还厉害。”

    “嗯嗯,”米谷高兴极了,喜滋滋的想着,偶是最厉害的,比粑粑还厉害...嗯...就厉害一点点吧!米谷偷偷的看了粑粑一眼,感觉不能厉害太多,要不然粑粑会生气。

    “啾啾啾啾”

    小鸡也在旁边开心的扇着翅膀啾啾叫了起来,跟妈妈说它也变得厉害了。为了让公良相信,它立即展翅飞了起来。估计知道这边禁止飞行,它飞的不是很高,但却在空中做出诸般动作,这是它以前所不会的东西。看来它得到的传承不错,填补上了它这个弱点。

    神庙之中的几位长老注意到了它们,看到小鸡的飞行,司图感慨道:“可惜血脉太过驳杂,要不然它应该会得到一门更加强大的禽类飞行法门才对。”

    “也是不错了。倒是那天鸠部的小家伙让人意外,竟然能得到三目神猿的三目神通,那可是门了不得的传承。”战长老说道。

    “当年蚉莨大巫也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从死去的三目神猿身上以秘法剥离出这门传承放在神庙之中。可惜一直没人学会,如今倒是成全了这小家伙。可惜血脉比那小东西更是驳杂,也不知将来如何。”蚉莨(读:文亮)

    “能身兼三种上古血脉,又岂是凡物?”战长老淡淡说道。

    “说的也是。”

    司图自嘲的笑了笑,转头对刀勐说道:“我看他们的机缘也仅限于此,你去把他们带来,那宝珠也该给他们了。”

    刀勐点了点头,随即消失,刹那间出现在公良和米谷、小鸡面前,不待公良出声问候,一把抓起他们,隐入黑暗之中。

    等再次出现,公良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处宽广的殿堂之中,几名长老围着爝火而坐。战长老、刀勐长老、秋娘长老他都认识,只有中间那位不认得。当他出现,圆滚滚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到他身边躲了起来。接连几次被刀勐抓来抓去,让公良感觉很没面子,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等将来自己强大,一定也要他尝尝这样被人抓来抓去的感觉。

    只是,此时此刻,在殿堂之中,在这么多长老面前,这小心思可不能轻易流露出来。

    他连忙上前恭敬的问候道:“小子公良,见过诸位长老。”

    “不用多礼。”

    司图摆了摆手,从怀中取出一颗宝珠道:“昔日天鸩部祖神六翅毒鸩残忍吞噬所庇护的天鸩部人,而被诸部围杀。有鉴于天鸩部尚有人在,所以我等就将六翅毒鸩尸体封印,说不定天鸩部人有秘法从六翅毒鸩身上得到一脉传承。这天鸩部的女娃还小,封印六翅毒鸩尸体的宝珠就先交与你保管了。”

    “是。”

    公良连忙上前,恭敬的接过封印了六翅毒鸩尸体的宝珠。

    米谷抱着粑粑的脖子躲在后面,好奇的望着封印在珠子里面的六翅毒鸩,冥冥中有一股血脉之间的气息吸引,让它想要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