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鲛人事了
    “没事你可以走了,从右门出去,穿过两重大殿边墙有条长廊,一直往前,走一阵就能到庙前。长廊内有些先辈开辟大荒留下的足迹,你不妨看看,瞻仰一下我等先辈开辟这苍莽大荒的伟力与荣光。”

    刀勐等司图说完,就让公良自行离去,懒得花力气送。

    公良想起一事,连忙说道:“长老,我还有事。”

    “什么事?”

    “之前我从焱部来神庙的路上,途经勒毕部边上海域,遇到被巨蟹海族迫害的鲛人族。因路途遥远,所以那鲛人族长柏妮丝特地请我带来上书贝策,想请神庙允准她们重归荒神的怀抱,沐浴神恩。”

    公良取出一直收着的东西,上前递给刀勐长老。

    刀勐长老吹胡子瞪眼的说道:“你给我干什么,拿去给司图大长老。”

    “哦”

    公良转而上呈司图,“司图大长老,这是贝策,这是传音法螺。那鲛人族长说了,只要神庙同意她们重归荒神怀抱,就吹动法螺,到时她自会率领族人北上,前来神庙祭拜荒神。”

    司图看了下贝策,交给旁边战长老,说道:“这支鲛人,应该是当年从鲛人主脉分出的那一支吧!”

    “应该是。”战长老瞄了几眼,就扔给旁边刀勐。

    “如今碧落海已为鲛人部与长人等部共治,她一旁系支脉回去,恐会生出是非。”

    “也未必要回碧落海中,若是处置得好,说不定还能繁衍壮大,成为一方霸主。”

    公良听得傻傻的,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见他不解,司图也没解释的**,摆了摆手道:“此事我们自会安排,你下去吧!”

    “是。”

    反正东西已经送出,他的任务也算完成,所以接下来如何就不关他的事了。

    公良按照刀勐长老的指示走出大殿,穿过两重高旷殿堂的外墙,眼前霍然出现一条宽长走廊。走廊一边靠墙,上面彩绘着祖地先辈开辟大荒的情景,上面飞禽走兽怪物无数,但无一不被先辈们斩杀。

    越往前看,彩绘中的图像愈发鲜明,好像动了起来。

    恍然间,公良只见彩绘中的先辈一手擎天,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劈天”,然后以盖世之力劈破重云,将一头翱翔在天际的巨大飞禽劈为两半。

    再往前,另一幅彩绘中,先辈遇到了一条长蛇封路,只见先辈竖手成刀,口叱一声:“斩地”,然后就见那长蛇被斩为两断,血肉纷飞。

    不一刻,先辈来到一条宽广大江。江水滔滔,鼋鼍凶猛,先辈一手伸入江中,提起一头巨鼋,暴喝一声:“翻江。”倏然间,只见他双手如轮飞转,只是瞬间,那巨鼋就被磨成齑粉。

    一头鼍龙凶猛咬来,先辈怒目直瞪,口喝:“蹈海。”

    随即一脚重重踏下,刹那间水浪冲天,泥浆翻涌,那鼍龙立被先辈踩得尸骨无存。

    一幅幅图画,透露出一股大荒的苍茫原始气息。

    看起来倒不像是在记载先辈开辟大荒的足迹,而是先辈猎杀荒兽的个人表演。

    猛然间,公良发现,彩绘中的先辈反反复复的用着“劈天、斩地、翻江、蹈海”几招,非常简单。

    看了几遍,他就将这些招式牢记在心。

    过了一会儿,感觉招式不错,就跟着比划起来。开始不熟,肢体僵硬,但过一会儿,就熟练起来,竟然有了彩绘图像的几分神韵。

    神庙之中,司图看到公良的比划动作,摸了摸胡子说道:“孺子可教。”

    战长老哼了一声,道:“那些人,只顾庙中传承,却不知瞻仰先辈荣光,活该学不到。”

    “这几式也不是什么传承,纯以自身之力血战厮杀,需要强大的肉身之力,配上他得到的法决刚刚好。”

    “确实如此。”

    刀勐和秋娘两人对视一眼,悲催的发现,在两位面前,他们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份。

    反反复复,公良也不知道比划了多少遍彩绘中的招式,忽然若有所悟,顿时大喝一声,“劈天”。

    脩然,只见他一手擎天,往上劈去。霎那间,一阵如雷轰响,惶惶然,若天顷般,天色为之一暗,空间跌荡,手未至,一股无形的威势就压得神庙走廊上的巨木重梁咯吱作响,好像随时要塌下来般。

    “混账东西,竟敢毁坏神庙之物。”

    刀勐立即从座位消失,下一秒出现在公良身后。

    也不管他此刻正处在感悟招法之中,一脚就往他屁股踹去,然后手一扫,将米谷和圆滚滚、小鸡等,纷纷扫得不见踪影。

    “嘭...”

    “哎呀喂...”

    片刻,公良身影就出现神庙外,胸口落地,整个人如蛤蟆般趴在地上,摔得哎哎大叫。

    刚想爬起,圆滚滚随后飞来,“哎呀呀、哎呀呀”双手双脚乱舞乱叫着往他背后落去,将他刚刚要爬起的身子压得一沉,又趴了下去。

    接着,小鸡也飞了出来,摔趴在圆滚滚背上。最后米谷小家伙也被扫飞出来,趴在小鸡背上。

    两人一兽一禽叠在一起,看起来相当滑稽。

    缓过神来,圆滚滚发现自己竟然没事,不由开心的嗷嗷叫道:“公良,我没事。”

    小鸡也跟着“啾啾啾啾”叫道:“妈妈,我也没事。”

    米谷也说道:“粑粑,偶也没事。”

    “我有事。”公良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们一个个给我起来,趴在上面很舒服吗?”

    “不舒服,不舒服。”米谷连忙从小鸡背上飞下来,认真的跟粑粑说道:“偶不喜欢趴在小鸡背上,偶最喜欢和粑粑在一起了。”

    现在谁跟她讨论这些呀!公良翻了个白眼。

    小鸡也赶紧从圆滚滚背上下来,最后圆滚滚才慢吞吞的爬了起来。说老实话,它感觉趴在公良身上还蛮舒服的。公良翻身坐起,一把抓住圆滚滚的大肥脸揉捏起来,一边捏,一边说道:“你这小屁熊猫该减肥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吃那么多,小心我收拾你。”

    圆滚滚才不想理他呢!

    回去时候,还是该吃吃,该睡睡,不吃不睡还是熊猫吗??

    狠狠的收拾了圆滚滚一顿,公良才开始打量自己所在的地方。

    发现还是在神庙,只不过是在神庙右边的墙角,看了看,就往前面广场的荒神像走去,打算去拜拜,感谢一下荒神的庇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